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轰动,闲言碎语 3/10求全订
    

    “走吧,去爸妈家看一下。”

    “嗯嗯!”焦慧雪连忙点头。

    她说这几天憨皮怎么神神秘秘的,原来是给自己做了一辆这个架子车。

    上面已经铺好了被子,憨皮扶着焦慧雪上去,然后把被子给她盖好,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着凉,要不然会很麻烦。

    把焦慧雪安顿好以后,憨皮就坐在前面,开始赶车。

    其实憨皮是想做个有棚子的车,不过缺少一些材料,等有时间把材料弄齐再说,现在只能这样。

    焦慧雪娘家在帝都西部,这里是帝都北部,听着感觉到挺远,其实里的并不远,又不需要绕到帝都,斜着过去就可以,刚好这里有一条路可以通过去。

    如果饶到帝都,估计吃完中午饭都到不了,而走这条路,用不了两个小时,这也是因为牛车比较慢,如果是骑自行车的话,估计一个小时就差不多。

    “媳妇,怎么样?这车坐着舒服吧?”

    “嗯!你怎么做到的,这比汽车还好,没有感觉到一点颠簸。”

    焦慧雪的眼里现在都是小星星,因为她感觉到憨皮简直是太棒了,竟然能做这样的车,当然,估计也只有焦慧雪会这样想,如果让陈晓,就绝对不会这么想。

    没办法啊,焦慧雪没有什么学问,很多原理都不是很明白,如果让陈晓看一眼估计就知道怎么回事。

    当然,就算不是憨皮做的,憨皮在焦慧雪眼里也是做棒的,最好的,这件事情人眼里出西施。

    “哈哈哈,其实很简单,就是用了几个弹簧,这样就可以起到减震的效果,所以你才没有感觉到颠簸,如果没有这些弹簧,没错车轮压地的时候,车子就和车轮一起颠簸。”

    “原来是这样啊,这就是我们,哦,毛纺厂机器上的弹簧?”

    焦慧雪本来是想说我们厂,可是还没有说出来,就想到她现在已经不是毛纺厂的人了,所以又该了口。

    “对,就是那些弹簧。”

    “那些弹簧我知道,不过他们怎么给你了,这些弹簧可是很宝贝的。”

    没错,这些弹簧是宝贝,可是你也要看是谁去要啊,如果是别人肯定不行,但是憨皮就可以,而且憨皮要的这些弹簧还都是新的,一次都没有用过的。

    因为憨皮是直接从后勤科要回来的,这些他当然不能和焦慧雪说,要不然又让焦慧雪数落一顿。

    说句不好听的,憨皮就是毛纺厂一个祸害,可是谁拿他也没有办法,如果说以前,整个毛纺厂还有焦慧雪这个能制止他的人,现在连一个都没有。

    再说了,憨皮现在已经离开帝都,等他回去的时候,毛纺厂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呢,他还管得了那么多,在这个时候,憨皮没有趁火打劫就已经不错了。

    当然,憨皮这次去毛纺厂也不是白去的,因为他知道要在豆各庄这边待一段时间,所以随便也弄了一些布出来,这些布虽然不多,绝对够他们这一大家子用两年。

    过了两年以后,那时候就不需要这些东西,憨皮只要有钱,什么样的买不到啊,想买什么买什么,只要有钱,憨皮就算是把百货大楼搬空也没有人管他。

    两个小时后,两个人就到了焦慧雪娘家这边,当然,只是到了村子外面,还没有进村。

    这个村叫焦家村,整个村子里基本上都是姓焦,两个人还没有进村,已经引起轰动,不得不轰动啊,这个年代赶牛车走亲戚,绝对是头一份。

    牛多金贵啊,就像他们焦家村,一个村就一头牛和两头驴,就算是生产队要干活,需要用牛,还要和村支书说一声,然后提前就要给牛加料,把牛养好。

    憨皮他们可好,在他们村当宝贝一样的东西,憨皮竟然用来走亲戚,这能不引起轰动,可是轰动归轰动,和他们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人家愿意用牛车走亲戚,牛又不是你们村的,你管的着吗。

    当然,这轰动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有本事,没错,就是有本事,能把村里的牛牵村里走亲戚,这不是光有本事就可以办到的,这还要有能力。

    如果没有能力,就算是村支书答应,村民也不答应啊,这可是集体的财产,并不是你村支书一个人的,只有所有人都同意了,这牛才可以用。

    “啊!那好像是慧雪。”

    “慧雪,不会吧。”

    “怎么不会,听说慧雪又嫁人了,而且还嫁给了一个比她小的人。”

    “对对对,我也听说了,而且好像还是一个开饭店的,家里从来就没有断过肉。”

    “净瞎说!还从来没有断过肉,连主*席他老人家都不能这么说。”

    “爱信不信,反正别人就是那么说的。”

    “长的好看就是好啊,都这个年龄了还能嫁出去。”

    当然,这些话都是一路上看到他们两个人的那些妇女说的,憨皮就当没有听见,别人爱这么说这么说,至于焦慧雪就更不用说了,她更不会和这些人计较什么,再说了,人家说的也是事实。

    憨皮已经来过几次,可以说是轻车熟路,牛车直接停在焦慧雪娘家门口,憨皮还没有把焦慧雪扶下来,焦慧雪的父亲和母亲就从院子里跑了出来,后面还跟着焦慧雪的大哥。

    “憨皮,慧雪,你们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妈,这个我也不知道,都是憨皮准备好以后我从知道。”

    憨皮正在扶焦慧雪下来,可是没有时间说话。

    “哎呀,慢一点。”焦慧雪的母亲连忙也过来帮忙。

    等把焦慧雪扶下来,憨皮才有时间说话,连忙喊道:“爸,妈,大哥。”

    “哎!”

    “哎!”

    看到憨皮这个女婿,不但是焦慧雪的母亲,就是焦慧雪的父亲也是一样,那可是满脸笑容啊,他们一直都认识憨皮,知道憨皮是个什么样的人。

    至于焦慧雪的母亲那就更不用说了,憨皮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当年她生病的时候,如果不是憨皮拿出来那么多钱给她做手术,估计她现在……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