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农村合作社 7/10求全订
    

    “好,既然大家都到齐了,下面就让憨皮给大家说一下,咱们村接下来怎么发展。”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听到憨皮要说话,下面就噼里啪啦的鼓起掌。

    “静一静。”憨皮站起来压了压手说道:“大家等一会再鼓掌,都先坐好听我说。”

    等大家安静下来以后,憨皮接着说道:“下一步村里还是集体治。”

    “啊!还集体啊。”

    “是啊,是啊,怎么还集体,不是说发展吗,这还不是和以前一样。”

    “没错,这算什么发展。”

    “安静。”憨皮拍了一下桌子。

    看到憨皮拍桌子,大家这才静下来,他们这个时候才想到,上面可是憨皮在说话,不是老支书。

    “我希望大家有什么问题,或者是要发言的时候请举手,我不希望我再讲话的时候,再碰到这样的情况。”

    憨皮刚说完,一名村民把手举了起来。

    “请说。”憨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想问一下,老支书不是说有新的发展吗?还集体,这不是和以前一样。”这名村民站起来把这些话说完又坐了下来。

    “这位大叔说的不错,下面我要说的就是这个问题,咱们这个集体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集体大家是吃大锅饭,不管你干的好还是不好,一天都是这么多公分,干一年也就分点粮食和分点钱,剩下的都交上去了。”

    说到这憨皮停了一下,看到大家都看着自己,才进行说道:“咱们这个集体就不一样了,大家都是主人,不管你是大人小孩还是老人,每个人都有一份。”

    憨皮这话刚说完,又一名村民把手举了起来。

    “请说。”憨皮抬了抬手。

    “你的意思,是说,就算是不干活,也有钱分,也有粮食?”

    “没错!”憨皮点了点头。

    “那谁还干啊,大家都在家里睡觉了。”

    听到这位村民这么说,憨皮笑了笑说道:“可以啊,如果你想这样也可以,不过那就没有工资了,只能分红。”

    “啊!还有工资?”

    “当然!”憨皮笑了笑接着说道:“虽然这是个集体,就算是你不干活也有分红,可是如果你干活,那么你就有工资,这个工资从什么地方来,当然是从这个集体出,也就是说,你不干活你就要给干活的人开工资。”

    这时候又一名村民把手举了起来。

    憨皮抬了一下手,这位村民说道:“那老人和孩子不能干活那怎么办?”

    “你这问的还是我刚才说的话,不能干就给别人开工资,要不然大家都不干,那谁来种地,没有人种地,那那来的收入。”

    “这倒也是啊。”这名村民说完坐了下来。

    “好了,下面我给大家说个比较简单的比喻吧,比如说咱们村有十亩地,村里有三个人,我这是比喻啊。”

    “那么一个人就是三分之一的股份,这十亩地如果收入一千块钱,可是干活的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不干,或者说是干不了,那这一千块钱怎么分呢?”

    憨皮说到这的时候,故意停了一下,让大家想一想,然后来提问。

    果然,大家就开始想了,看到大家开始想,憨皮也没有说话,就坐在老支书身边,然后把老支书的茶杯端过来喝了一口。

    想了有一会,一名村民举起手问道:“那怎么分?”

    “那就要看给这两个干活的开多少工资了,如果每个人开二百块钱的工资,那么还剩下六百,然后三个人分这六百块钱。”

    “啊!那合着不干活的人才分二百啊,那我干。”

    “对,没错,这只是一个比喻,不过就是这个道理,所以说这和以前不一样,大家都是主人,到时候村里的收入,会除去工资,按照股份,也就是人头分下去。”

    憨皮现在说的只是一个大概,后面还有很多的事情,比如公司成立,憨皮占多少股份,村民占多少股份,这个还需要很详细的计算。

    村民不花一分钱,以土地入股,花钱的事情全部是憨皮出,说实话,在这一点,憨皮很吃亏,可是也不吃亏,有时候吃亏就是占便宜,憨皮现在就是占便宜。

    他那四千五百亩地怎么来的,如果不是在豆各庄,他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地,如果不是在豆各庄,谁去帮他开荒这些地,所以说,有时候什么事不能太较真。

    “好了,憨皮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老支书这个时候说话了。

    听到老支书这么问,大家没有一个人说话,好像都在考虑憨皮说的那种集体,说什么集体,憨皮只不过是把后世的农村合作社的方式拿出来用了而已。

    和合作社不一样的是,合作社是租地,而憨皮是给大家合作,就是股份制,这才是真正的合作社,憨皮把四十年以后的政策拿到现在用,这可是比分田到户要强的多。

    “怎么,大家都不说话,那行,那就投票决定,同样的就投赞成票,不同意的就投反对票。”

    投票决定是憨皮和老支书商量好的,他就是怕有人不同意,还不敢说话,所以就想到了用这个办法,不记名投票,这样谁也没有压力。

    对于村民有很多不识字,这个憨皮也想到了,同样就打勾,不同意就打叉,这样不管你识不识字,都没有问题。

    纸是憨皮毁了孩子的一本作业本,至于笔,就这玩意多,憨皮可是给孩子们买了不少,可以说用几年都用不完。

    老支书把笔和纸分给大家,让大家写,写完以后自己叠起来,然后走出来放到老支书和憨皮面前的桌子上,一个个很快就写好了,然后拿到前面,放在桌子上。

    和纸一起交上来的当然还有笔,一会就放了一大堆,等最后一个放完,老支书就从下面叫上来两个人唱票。

    “同意!”这位村民唱了一票。

    老支书那边就在一个板子上划了一下。

    “同意!”

    “同意!”

    唱着唱着,憨皮和老支书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因为唱的全部都是同意,老支书也不划了,和憨皮几乎是同时来到桌子边,把那些票全部打开,果然,全部是勾。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