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是还是不是 7/10
    如果不能解决这个运输问题,这些菜很可能因为运输不及时老在地里或者是烂在地里,这个问题必须要解决,而且越快越好。

    想到这里,憨皮就回去了,到家没有看到焦慧雪,估计是带着小丫头出去玩去了吧。

    憨皮也没有再管,骑上一辆自行车就走了,他要去一趟城里,看看能不能找一下刘主任,再给自己弄几辆车过来,现在运动已经过去,那么多车停在革委会大院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给自己用。

    一个多小时后,憨皮进了城,直接就去了区革委会,四*帮虽然被打倒,可是现在还是按照以前在运行,不过没有了那些迫害而已,革委会还是革委会。

    “咚咚咚。”

    “进来。”

    “主任,有一位叫憨皮的同志找您。”一名年轻人推开门进来。

    现在的刘主任可不是以前的刘主任了,不管是谁来找他,都要经过人通知,只有刘主任同意要见,才可以见到,要不然根本就不让你进去。

    “憨皮,快请他进来。”

    “好的主任。”

    年轻人退出去之后,拍了拍胸口,心想,还好没有得罪刚才那个嚣张的年轻人,听听主任说什么,快请他进来,是请,不是让他进来,这区别就大了。

    年轻人一路小跑来到外面,看着那个年轻人说道:“同志您好,我们主任请您进去。”

    “行,我知道了,刚才就说不用通知,你还不相信。”

    不过憨皮也不会给一个办事员计较,毕竟这是人家的工作,憨皮可不会因为这个就怪人家,再说了,说不定以后还能用得上。

    憨皮这家伙就是这样,不管什么时候,都想着对自己有利的一面,而且他考虑的也是利益,别的基本上不管。

    来到刘主任办公室门口,憨皮推门就进去了,还是和之前一样,看到憨皮这个动作,把年轻办事员吓了一跳,可是接下来的事情让他怀疑自己看错了。

    刘主任不但没有生气,还出办公桌里面站起来,然后走了出来笑着说道:“哈哈哈,憨皮,你小子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看到这个情况,年轻办事员还能说什么,连忙给两个人把茶泡好,人就出去了,因为他知道,这个年轻人估计是有事情找刘主任,自己在这里不方便。

    “我过来找你当然是有事情,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就这样,无事不登三宝殿。”

    “你小子又想干嘛?”

    “给我弄几辆车吧,我现在菜太多,一辆车根本就不够运的,如果没有车,我的那些菜很可能就要烂在地里。”

    听到憨皮只是要车,刘主任松了一口气,现在大院里停了好几十辆车,全部都是那种老解放,反正也没有什么用,放在那里还占地方,这个倒是没有问题。

    “你小子,还真是什么事都敢干,你知不知道,就你这个事情,我压了多少次。”

    “什么意思?”

    憨皮不明白刘主任怎么忽然说这个话,什么就你这个事情我压了多少次,什么事,这个憨皮都不知道。

    “还什么意思?你小子简直是胡闹,把一个村的土地都用来种菜,这可是严重的资本主义。”

    “我说刘主任,这件事是你压的啊?”

    “废话,不是我压着,这件事早就捅到上面去了。”

    “我说刘主任,你是不是闲的蛋疼?你压这事干什么玩意儿?”

    “呃!”

    这下轮到刘主任不明白了,自己这是在帮他,怎么看着憨皮好像还不是很高兴,这事怎么回事。

    憨皮当然不高兴,现在都一九七七年了,他就是准备让上面的人知道,现在正在洗牌,他这样做就是大力支持改革,可是没想到让刘主任给压了下来。

    不过想想也是,憨皮早就应该想到,因为憨皮所在的地方,就是刘主任管辖,刘主任能不给压着,别的事情压就算了,这个事情绝对不能压。

    特别是不能现在这个时候压,现在上面有两派,一派是改革派,一派是保守派,憨皮辛辛苦苦搞这么大动静,就是要让上面知道。

    现在可好,让刘主任给压下了,别的事情你压,这事情压什么啊,憨皮简直是哭笑不得。

    “憨皮,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老刘,你这脑子是干什么吃的,我问问你,你什么时候见我干过不靠谱的事情?”

    “呃!”

    说起这个老刘不得不佩服憨皮,这么多年憨皮干的那些事,就老刘知道,枪毙他一百遍都不为过,可是这些事情是憨皮故意让他知道的,如果憨皮不想让他知道,他根本就不可能知道。

    从这一点来说,憨皮可是很会保护自己的,可是这次为什么大张旗鼓的干了起来,而且就是在城外,如果有心人想知道,根本就不需要去打听,过来看一下就知道。

    难道憨皮有什么用意。刘主任不得不怎么想,想到这,刘主任看着憨皮说道:“你小子是不是知道什么?”

    “老刘,就你这觉悟,估计这辈子也就现在的位置到头了。”

    “憨皮,你什么意思,快点给我说说。”

    “那车的问题……”

    “车就不是问题,需要多少你自己过来开,如果院子里不够,我给下面的革委会说一声,让他们把车都送过来。”

    憨皮知道的事情,可是比那些车重要的多了,一堆废铁而已,刘主任根本不在乎,他在乎的是憨皮知道什么,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快点啊你小子,快给我说说。”

    “那个有点喝了。”

    “来来来,您喝水。”刘主任亲自把茶杯端起来递给憨皮。

    憨皮把茶杯接过来,喝了一口又放下,说道:“我问你,上面现在是不是在争议是改革还是保守?”

    “你,你怎么知道?”

    这下子刘主任吃惊了,他也是从一位老首长那里才知道,以他现在的级别都不够资格知道,憨皮就更不可能知道了,可是憨皮现在就是知道。

    “你不要管我怎么知道的,你就说是还是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