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五章 神经
    “我说憨皮你可以啊?”李雨熙看到憨皮以后,就没有给憨皮好脸色。

    “你你怎么来了?”

    憨皮当然知道李雨熙为什么生气,不就是生气自己没有告诉她行踪吗?可是这个憨皮是真不能告诉她,要不然以李雨熙的性格,估计早就找过来了。

    “你说我怎么来了?如果不是老人家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就在食品厂。”

    “老人家怎么说的?”

    “咦,你好像知道老人家要来?”

    李雨熙惊讶了一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憨皮就厉害了,以前都说憨皮看的比较远,可是自己一直不明白憨皮怎么看的远了。

    可是这次如果憨皮真的早就知道老人家要过来,那就说明憨皮真的看的远,也就是说,憨皮在做任何事之前,后面都已经想好了。

    “我不知道啊,这不是你说的吗?”憨皮眨了眨眼睛。

    “可是你一点也不惊讶?”

    “我干嘛要惊讶,老人家来就对了,不来才怪。”

    “你”

    憨皮这么说,不就是承认他知道老人家要过来吗。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你告诉我老人家怎么说的?”

    “老人家说就算是看在陈老的面子上,也不能太计较,老人家还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这是老人家说的?”

    “对,一个字不差。”

    “行,我知道了,这样,你回去吧,如果再有人过来,你就告诉他们,两天,两天后我会放人。”

    “我说你这人,干嘛要再等两天,你现在把人放了不就行了。”

    “不行,不给他们一个终身难忘的记忆,怎么可能就把人放了。”憨皮摇了摇头。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是不是要说老人家已经保证了,我告诉你,没用,而且老人家也没有说让我现在就放人吧。”

    憨皮这话说的没错,其实老人家让李雨熙过来,就是确定一下人有没有死,只要人没有死,别的都无所谓。

    而且老人家也知道憨皮的性格,绝对不会逼着憨皮把人交出来,再说了,如果论关系,憨皮在老人家心里的地位绝对不比去世的陈老差,甚至还高出不少。

    确切的说,就目前,没有人比憨皮在老人家心里的地位高,包括任何人,这样的话,老人家怎么可能逼憨皮交人,他之所以跑一趟,那也不过是念及陈老而已。

    “那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

    “嗯!回去吧,两天后我就回去。”

    把陈洁南他们又折磨了两天,憨皮看到已经差不多,就安排人把陈洁南他们开车丢到一家医院门口。

    没办法,如果不能得到治疗,估计他们就完了,憨皮从开始就没有打算要他们的命,就是要折磨他们,所以当然不能让他们死。

    这一次的折磨,估计让陈洁南和他那些狗腿子一辈子都能记住憨皮这个名字,而且每次听到都会浑身发抖,这就是憨皮想要的结果。

    看来效果还不错,不管然后时候,憨皮只要一进库房,陈洁南他们就开始发抖,这绝对不是装的,因为装的绝对不会这么像。

    特别是看到憨皮以后那瞳孔放大,这根本就装不出来。

    把陈洁南他们丢到医院门口,憨皮就直接回家了,接下来几天很平静,没有一个人过来打扰憨皮,就连老人家也没有打一个电话过来。

    本来憨皮还以为老人家会打个电话过来骂他一顿,毕竟他把陈洁南收拾的太狠了,可是没有,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老人家并没有怪他。

    也是,本来错就不在憨皮,是你陈洁南先绑架别人的,如果说错,那也是你陈洁南的错,最重要的是,你还想占人家的产业。

    憨皮的产业是你陈洁南可以占的吗,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如果憨皮的产业那么好占,还等着你一个过气的家族。

    虽然没有人打电话过来,不过憨皮还是从别处知道了陈洁南他们现在的情况。

    听说人差不多已经神经了,只要稍微有点动静,人就吓的发抖,躲在被窝里不敢出来,而且还不能看到陌生人,看到陌生人就大喊大叫。

    这个症状可不止陈洁南,还有他那些狗腿子,甚至有一个狗腿子已经神经,已经送到精神病院去了。

    憨皮知道了,李雨熙同样知道,特别是小玉,毕竟小玉的消息要比憨皮灵通,别忘了小玉俱乐部是什么地方,去的都是什么人。

    这天晚上,小玉下班回来,看到憨皮在沙发上坐着,换了拖鞋跑过去,从沙发后面抱着憨皮的脖子说道:“爸,谢谢您。”

    “你这丫头是怎么了?”憨皮听到声音就知道是小玉,拍了拍小玉的脑袋问着。

    “没什么,就是要谢谢您。”

    “行了行了,都过去了,而且以后我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没错,从小玉被绑架以后,憨皮就暗中安排了一些人保护她,只不过小玉不知道而已,这些人不会露面,只是暗中保护,最重要的是,这些人憨皮比较放心,因为都是他的那些老兄弟。

    “嗯!”小玉点了点头。

    “对了爸,我可以去看看小弟吗?”小玉口中的小弟,当然是陈泽。

    “不行。”

    “为什么?爸,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我看差不多就行啦,要不然让小弟回来吧?”

    “什么这么长时间了,才几天,我告诉你,最起码还要一两年,而且还是看情况。”

    “啊!不是吧老爸,您真的舍得让小弟在外面一两年?”

    “为什么不舍得?行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以后谁也不要再提,最重要的是,不管是你还是小琴,都不准去看他。”

    憨皮舍得让儿子一个人在外面受苦受累吗?说实话他真的不舍得,毕竟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可是没办法,为了锻炼儿子,他不得不这样。

    俗话说富不过三代,憨皮不可能把这么大一份家业交到一个败家子手里,别忘了这么大一份家业要养活多少人。

    这不光是自己家的事,那些员工,那些员工的家人,都要靠着这一份家业养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