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时时刻刻吹牛逼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现在是下午三点多左右,他打算去把医院的那个兼职给辞了。

    有了系统,以后他也没什么时间去上班。

    因为刘冲跟李薇薇的关系,中海市几家大医院他都没能进去,只能去第四医院实习。

    想他堂堂一个学医的,最后只能去当男护。

    男护士的待遇不错,就是干的活儿很累。

    有一些生活难以自理的病人,女护士的力气不够,就需要男护士去做了,虽然很苦,但他为了活下去,这些都是没办法的事情。

    他还欠科室副主任刘大姐五百块钱,他打算顺带过去还了,做人不能忘本。

    除了父母以外,在这个冷漠的世界里,刘大姐对他很好。

    但这个善良的女人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而是惨遭小人陷害,最后沦为下岗工人,被别人指指点点。

    既然他现在能够预测到那件事情的发生,说什么他也会去阻止。

    想到这儿,陈高急急忙忙的赶去公交车站台。

    可是走着走着,陈高就觉得不对劲,妈卖批!还等什么公交啊!老子要打的士。

    以前是为了节约钱,养成了习惯,现在不行了。

    现在他怎么也算得上是个月入百万的大咖了,出门还不能做个出租车?

    他又想到系统的忠告,要霸道,要嚣张,要浮夸,要无耻。

    想到这儿,他露出了一个很猥琐的笑容。

    一双眼睛像老鼠一样贼溜溜的四处乱瞟,专挑女性的胸部和屁股看。

    那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嚣张霸道的人,倒是和岛国爱情动作片的男主有一比,傻逼的很。

    ……

    站在路边,陈高拦下来一辆出租车就坐上了去。

    “小伙子,去哪儿啊!”司机问道。

    “第四医院。”

    司机是个三十多岁的人,挺热情的,上来就自来熟。

    “哟!小兄弟,你在第四医院上班啊!这年头,医生这个职业不错。”

    陈高心里一直在默念着,老子要吹牛逼,吹牛逼。

    于是就回答道:“医生那职业好啥啊!我这一分钟几百万上下的人,你让我去当医生?你这不是杀鸡用牛刀吗?”

    司机撇了撇嘴,心说,兄弟你这有点装大了吧!

    你这浑身上下的地摊货,加起来不到100块,你给我说说,你一分钟几百万上下是指的啥?冥币吗?

    对于这逗比系统,陈高现在已经无力吐槽了。

    但他非常的疑惑,刚刚吹个逼不是加50点的吗?怎么现在只加10点了,陈高想不通。

    系统这么一说,陈高算是明白了,刚刚加的50经验值,应该是有五个人对他产生了崇拜之类的因素.才会加那么多……

    很快车子就来到了医院门口。

    陈高递给了司机一百块钱就下了车,司机赶紧喊道:“小伙子,还没给你找钱啊!”

    “找找找!找什么找!看不起人不是?我这种身份的人会跟你在乎那几十块钱?”

    司机点头笑笑,“谢了!”然后就开车走了。

    嘟嘟!手机响了,陈高赶紧掏出来一看,你有一条未读信息:

    ‘你的银行卡在07年6月3日下午15点52分收入人民币200元.活期余额509元。’

    陈高笑笑,然后就迈步走进医院。

    刚来到大厅,陈高就看到了黄德义,是他的科室主任,快四十岁的样子吧,平时老喜欢刁难他。

    后来他才明白,黄德义知道他跟刘冲的过节,这逼是为了讨好刘冲,处处给他穿小鞋。

    “陈高.你怎么现在才来?”黄德义黑着脸问道。

    上个月.黄德义通过朋友的牵线.认识了医院圈的公子哥刘冲.

    无意之间就谈起了陈高.刘冲表示.只要他能处处针对陈高.最好把陈高赶出医院.刘冲就愿意帮他疏通关系.调去第一人民医院。

    虽说他在第四医院是个科室主任.可无论环境跟待遇.都是跟第一医院没办法比的.不就是收拾个毛头小子吗?这也叫事儿?

    “我不是提前跟刘大姐请过假了吗?我说了今天有事。”陈高不耐烦的解释道。

    “你还敢顶嘴?你给我搞清楚.刘香云她只是个副主任.我才是正的.这里我说了算。”

    照例说请假这只是个小事儿.但对面是陈高嘛!这他就得大做文章了。

    陈高本来就是来辞职的.这个老畜生三番五次的对付自己.真以为咱好欺负?

    “老子就是迟到了?你能拿我怎么滴吧?”

    黄德义死死的盯着陈高.以为自己听错了.陈高平时善良软弱.怎么可能这么嚣张的跟他说话?

    “瞅瞅瞅.瞅你麻痹.你爹是地下党啊?”

    陈高平时和气是不错.但俗话说得好.对待同志.咱像春天般一样温暖.对待狗.你就先骂舒服.实在不行再用脚踹。

    听到这边的动静.好些个人都围观了过来.包括医院的一些同事。

    被这么多人看着.他黄德义堂堂一个主任.居然被一个实习男护给骂了?这老脸往哪儿搁。

    “行.你小子有种.你是不想干了吧!”

    黄德义被气得不轻.用手指着陈高的时候都有点抖.脸色就跟吃了苍蝇一样.特别的阴霾难看。

    ‘小陈平时不是很文静的吗?今天怎么跟吃了炸药似的。’

    ‘狗急了还会跳墙.何况是人呢?’

    ‘可我听说他家里情况很具体的.没工作了他怎么办?’

    ‘谁知道呢?’

    ‘不过倒也着实是帮我们出了一口恶气.黄德义这个老杂毛.如果我能弄死他的话.他已经死了一百次了。’

    这些议论的人都是陈高的同事.这其中有医生.有护士.唯一的共同点都是讨厌黄德义这个家伙。

    “让让!让让!”

    一个平和不失威严的声音响起.接着就一个披着白大褂的女人走过来.

    真实年龄应该在三十多岁左右.但是养尊处优.面貌娇媚可人.皮肤白白净净.身材高挑.妖身如蛇.而最引人注视的地方.并没有因为年龄的增加而下垂.依然结实耸立.

    白大褂里面.穿的是一件褐色的衬衫.和紧身的牛仔裤.

    烫着一头大气的波浪卷.描着细细长长的弯月眉.配上诱人的唇彩.全身都散发出成熟的韵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