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刘香云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刘香云赶紧推开人群走了进来,刚刚她听到了这边吵架,可她没有想到是陈高。

    陈高这小伙子平时看上去挺不错的,做事认真,为人低调和气.

    在他身上有一种大智若愚的感觉,这是现在好多浮躁的年轻人不具备的。

    “黄主任.什么情况?”刘香云开口问着。

    “哼!这小子上班迟到不说,还敢顶嘴。”

    刘香云跟这个黄德义也做同事好几年了,这人什么德行她再清楚不过了,要不是他说话很过分,以陈高的脾气怎么会跟他顶嘴?

    “黄主任,陈高提前跟我请过假的,这算不上是迟到吧?”刘香云质问着黄德义。

    这会儿刘香云在场,黄德义也不好再说他是正主任之类的话了。

    刘香云在第四医院工作了十多年,这上上下下的关系都打点的非常融洽,不是他这个所谓的正主任能比的。

    但放过陈高?那是不可能的。

    “那他辱骂我这件事怎么算?今天说什么也得把这小子辞退。”

    陈高一听,心说这个黄德义好真不是一般的无耻。

    要不是这个煞笔一直咄咄逼人,为了达成跟刘冲那卖屁股的勾当,自己又怎么会去骂他?

    “黄主任,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让小陈给你道个歉,这事儿就算过去了,怎么样?”

    刘香云现在是竭尽全力的保陈高,她真的想不到陈高被开除以后能去干嘛。

    陈高的职位,眼下虽说只是个男护,但只要时间积累的久一点,以他的本事,想要转正问题是不大的。

    现在就是要保证不被开除,道歉就道歉吧!

    “道歉可以,但必须给我跪下道歉!”黄德义得意的说道。

    饶是刘大姐还想帮陈高说话,一下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又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何必这么侮辱人呢?

    ‘黄德义这个狗东西太过分了。’

    ‘是啊,真替陈高感到悲哀,你说他会不会答应?’

    ‘应该不会吧!毕竟是下跪,这个太伤人了。’

    ‘我看不一定,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一份工作对陈高意味着什么?’

    黄德义脸上洋溢着得意的表情,他看到刘香云吃瘪的样子,看到陈高傻傻愣住的样子,别提心里有多舒畅了。

    谁知陈高直接开口骂道:

    “我道歉你麻痹,老子跪天跪地跪父母,万座山峰也休想压垮你爹的脊梁,草尼玛的老杂毛儿。”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把黄德义给整懵逼了,这小子死到临头还嘴硬。

    “好!你已经被开除了,收拾你的东西,滚吧!”

    陈高瘪嘴:“他娘的,多大点事儿?滚就滚,省的老子再写什么辞职信!”

    ……

    就在两个人还在激烈对峙的时候,一个急救担架风风火火的推了进来。

    “快!快!病人的呼吸很弱!”

    一看来病人了,所有人都闪开了,黄德义冷哼了一声就走了。

    刘大姐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也跟着进去了。

    没记错的话,就是这台手术,让刘香云丢掉了工作。

    这个病人胸腔内有肿瘤,当时还不能判断是不是良性的,刘香云建议先开会讨论一下,实在不行就让他们转院。

    而黄德义不知道是贪那台手术的费用.还是在跟刘香云赌气.

    就说这个一看就是良性的.没什么大问题.可以马上动刀。

    毕竟黄德义才是正主任,再说现在病人已经昏迷了,确实是没多少时间,刘香云就点头答应了。

    这台手术黄德义是主刀,刘香云是下手。

    很不幸,这个人最后离世了,

    在这个手术条约还不齐全的时代,医闹是时常都有的。

    最后黄德义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刘香云身上,而他则傍上了刘冲这颗大树,这件事也没人站出来帮刘香云说话。

    重重压力之下,医院强制让刘香云下岗。

    而不明来龙去脉的家属,私下没少找刘香云麻烦,给她的生活带去了无尽的困扰。

    想到这些,陈高也不再迟疑,马上踱步想会议室走去。

    无论如何,他都要阻止刘香云参加这台手术。

    ……

    “我觉得我们必须召集医院的老前辈过来,一起商量一下,是否真的可以做这台手术。”

    “刘香云,不是我说你,你看现在病人已经昏迷了,再等下去就来不及了。”

    “那也得先做个化验,实在不行,让他们转院。”

    “哼!你就是这么做医生的吗?”

    还在老远,陈高就听到了会议室里激烈的争吵声,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咚咚咚!咚咚咚!

    陈高伸手敲了敲门,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你给我滚,你现在已经不是第四医院的人了,这不是你待的地方。”黄德义大声的吼道。

    陈高没有理他,而是说:“刘大姐,能不能出来一下,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刘云香本就在气头上,心说这陈高怎么冒冒失失的,没看到现在情况紧急吗?

    “小陈别闹,有事儿待会说,大姐正在忙。”

    “不行,刘大姐,必须现在说,这件事儿真的很重要。”

    看陈高一脸认真的样子,刘云香想应该是真有事:“你们继续,我先出去一下。”

    “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真是给我们医生丢人。”黄德义看刘香云就这么出去了,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小陈,到底什么事儿非要现在说。”她看陈高神神秘秘的。

    陈高没有回答,而是拉着刘香云的玉手来到了楼梯间,然后再四下看了看,发现没什么人,这才开口道:

    “刘大姐,你相信我吗?”

    刘香云不知道陈高为什么这么问,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既然你相信我,那今天这台手术你就别参加了。”

    这是她的职业,没个合适的理由,让她放弃这台手术,刘香云做不到。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陈高知道,如果不说清楚的话,他是阻止不了刘香云的。

    “这个人的肿瘤是恶性的,一开刀必死,不是我们见死不救,是现在的医学水平根本达不到那个高度,这个人是必死的,不开刀的话,这个人还可以多活几天,你去参加了,到时候黄德义会把责任推给你,所以,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去。”

    刘香云被陈高这段话弄得一愣一愣的,不过她还是不太相信陈高说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