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华佗传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再有就是,医者仁心,

    他陈高也许以后不会从事这份儿工作,但他不可能看到这样一个病人命悬一线而无动于衷。

    他打算想想办法,把这个老人从死神的手里拉回来。

    他记得系统说过,有一个什么究极商场,“里面有关于医术的吗?”他用意识与系统交流着。

    “真他妈不要脸,”陈高骂了一句,然后又问道:“我要怎么才能得到这个医术?”

    “多少?”

    陈高一听,差点没跳起来,“他奶奶的,你这不是敲诈老子吗?”

    “行!你有种,可是就算你敲诈我,我也没有那么多经验啊!能不能优惠一下?”陈高嬉皮笑脸的说道,没办法,现在是他求系统办事。

    陈高毫不犹豫的说道:“兑换!”

    然后大量的信息融入到他的脑海,搞得他有些胀痛。不过这样的情况也就持续了几秒钟就好了。

    这个时候,那个年轻人跟黄德义也走了进来,

    “你们站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抢救。”年轻人气坏了,大声的吼道。

    “这个……你爷爷的状况不太乐观,胸腔内有肿瘤,而且长时间的休克,也许只能开刀试一试了。”

    黄德义没有把话说死,他明白,就算是做手术,现在也来不及了。

    “那你们倒是赶快动起来啊!”年轻人怒吼。

    “是这样的,你爷爷现在这样的状况,手术会特别的复杂,恐怕在这里成功率不大,我建议,转院。”

    “转院?”

    年轻人几乎失去理智了,气急败坏的抓着黄德义的衣服吼道:

    “转你妈的隔壁,刚刚不还说休克二十分钟就很危险了吗?现在转院,你是不是想我爷爷死?”

    黄德义满身冷汗,心里在想,你爷爷这个状况,就算是神仙来医治,也是枉然!

    但他不敢这么说,“你不要激动,冷静冷静,我已经通知了院长,唐老跟院长马上就会赶过来,总会有办法的。”

    “现在多等一分钟,我爷爷就多一分危险,到时候谁来都没用,你们必须立刻,马上,给我爷爷安排手术。”年轻人用不可置疑的语气说道。

    黄德义真的是欲哭无泪啊!这就是个烫手山芋,谁接谁死,

    他双眼无神,脸色发白,真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这个话茬儿。

    而一直沉默的陈高却开口了,“你们都出去吧!刘大姐留下来帮我就行。”

    “你?”

    黄德义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心想你一个被开除的实习护士,凭什么来做这台手术?

    这个病人已经死了,只要去敢做这台手术,铁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你是谁?”年轻人开口问道。

    陈高没来得及说话,黄德义就把话抢了过去,

    “胡闹,你一个男护士,你会做手术?你连手术刀都没有摸过,你哪里来的自信?病人出了问题,谁来担负这个责任?”

    “我来负者,休克的时间越长病人就越危险,你作为一个医生,这点简单的道理应该明白吧!”陈高很强硬的回答黄德义。

    “笑话,你付得起这个责吗?”黄德义这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藐视。

    “算我一个,如果真的失败了,我自愿辞职。”

    刘香云在旁边力挺陈高,虽然她也很清楚,这台手术成功的几率几乎为零,但是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病人就这样离世,而她这个做医生的却毫无作为。

    还有一点,就是她被陈高感动到了,

    这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今天神神秘秘的告诉自己不要参加这台手术,说会失败,黄德义会陷害她。

    现在呢?

    所有人都选择回避的时候,陈高站了出来。

    这不光是一时冲动,还有那份发自心底的善良,那份破釜沉舟的勇气,以及那份医者仁心的担当。

    也许她自己一直都没有看错,陈高就是一个大智若愚的人。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手术失败,你就自己辞职跟这个小子一起滚蛋。”

    黄德义心里挺高兴的,陈高发疯似的来接了这口锅,现在刘香云也屁颠屁颠的黏糊上去,还真是一石二鸟。

    “你相信我吗?”陈高对着年轻人问道。

    年轻人也明白,家里面老爷子现在的状况,说句不好听的话,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求求你,一定要治好我爷爷!”

    陈高点了点头,“你们都出去吧,我要开始了。”

    想了一下,他又让一个护士去给他拿了二十支针头,

    ‘华佗传承’顾名思义,肯定是中医了,而针灸就是中医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可他这是第一次行针,没有任何的工具,只能用针头代替了。

    弄好这一切,陈高才吩咐刘香云,“刘大姐,你把病人的衣服剪开吧!”

    刘香云很诧异的看了看他,“小陈,你真的有把握吗?”

    陈高笑了笑,他知道刘大姐在担心什么,因为在此之前,他只是一个打针输液端尿盆的男护,

    刘大姐会有这种疑问,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他心里暖暖的,刘大姐对他那是真的好,不惜堵上自己的整个职业生涯,也要来陪他做这场手术。

    “大姐,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丢掉饭碗的。”

    听到陈高这么说,刘香云也没有再多问,以后有的是机会弄清楚,当下最要紧的,还是要把病人给治好。

    陈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是他第一次扎针,难免有些忐忑。

    他回想着脑海里的点点滴滴,体内一股气流缓缓的流动,注入手上的针头当中。

    双手连贯如行云流水,片刻功夫就将是哥哥针头刺入患者的十多处穴位。

    患者原本脸色紫青,四肢冰冷,

    随着针头的刺入,情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好转,患者恢复了轻微的脉搏跳动,脸色也渐渐恢复过来……

    唐老跟院长这时候也已经赶到了,“里面情况怎么样?谁在做手术?”

    “是陈高,一个实习护士。”黄德义很殷勤的回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