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行医者悬壶济世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院长眉头一皱,心说这次要坏事。

    怀着忐忑的心情,他看到一拨人正从门口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为首的那人正是盛达地产的大佬王刚,在他旁边的是一个面色焦急的贵妇人,是他妹妹王丽。

    还有几个穿着西服皮鞋的大汉,应该是保镖之类的。

    “王总,你来了!”院长赶紧上前去打招呼。

    王刚冷哼一声,根本没有鸟他,而是问道:“我爸怎么样?”

    “正在手术室里抢救。”院长点头哈腰的说道。

    “谁是主刀?”

    院长哭丧着一张脸,“陈高!”

    “陈高,是医院的元老级人物吧。”王刚开口问道。

    院长腿一下有些软,不知如何是好,不过他不敢撒谎,只能说道:“他只是一个实习护士!”

    说完就低下头去,因为他知道,暴风雨就要来临了。

    王刚真是气坏了,“你说什么?我爸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为什么会是一个实习护士在做手术?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王刚真的是怒火丛生,他刚刚还在开会,就接到电话,说他父亲在公园晕倒了,

    接到这个消息,他直接火速的赶来了医院,

    可谁料到,给他父亲动手术的,竟然是一个实习护士,他真想一把火把医院给烧了。

    一旁的王丽已经大叫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给我爸动手术的是一个实习护士,出了问题,你们赔得起吗?”

    见院长在一旁水深火热,唐老开口解围道:

    “检查结果怎么样,也许令父情况并没有那么严重。”

    唐老说完,一个护士把检查结果递给了他。

    唐老看着看着眉头就皱了起来,这种情况,救下来的几率几乎为零。

    虽说医学上判断死亡的唯一标准是脑死亡,但就目前这种情况来说,休克半个小时,几乎就可以判断死亡了。

    谁来都没用,这个实习生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硬生生的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唐老,怎么样?”王刚在一旁焦急的问道。

    唐老有些犹豫,要是换做普通人,他就直接让家属准备后事了,但眼前的人身份不一般。

    只能说道:“你……父亲的这个情况,恐怕很危险!”

    唐老说完,王刚的脸色一下就阴沉了下来。

    王丽尖叫着吼道:“那你们还不赶快去救治我爸,我们每年给你们资助那么多医疗器械,你们就是这么回报我们的?我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全部都得滚蛋。”

    唐老面色有些难看,在中海医学界,他也算是一个人物,平日里那些领导看见他,都是客客气气的,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

    恰巧这个时候,手术室里的灯熄灭了。

    陈高面色憔悴的走了出来,刚刚给这个人施针,真是消耗了他不少的体力。

    “病人已经脱离危险期了,但是那个胸腔内的肿瘤我一时解决不了,他身上的那些针头,暂时不要拔下来。”

    陈高说完,王丽跟泼妇似的冲上前,拉着陈高的衣服吼道:

    “我爸到底怎么样了?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要是给他整个三长两短,你全家都别想好过!”

    陈高听完,原本苍白的脸变得铁青,要不是他及时救治,这老头早就嗝屁了。

    这个家属不知道感谢,反而还来威胁他的爸妈,真他妈活生生的上演了一出‘农夫与蛇’的故事。

    虽然说他没有行医资格证,这样做确实有问题,但是那条人命是他捡回来的啊!

    “你爸已经没大碍了,算我多事!”

    “这样最好,不然你就等吧!”然后王丽转头对着院长说道:

    “院长,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实习生滚出医院,你知道的,我有说这个话的资格!”

    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何况是陈高,这个职业他本来就没打算做下去,

    家属心情紧张他能理解,可你妈这王丽三番五次的无礼,的确是过分了。

    “臭婆娘,说句不客气的话,没有我,你爸已经去见阎王了,你不知道感谢,反而咄咄逼人,他娘的,真的跟条疯狗没啥区别。”

    “你说什么?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王丽发了疯的吼道。

    她哥哥王刚倒是要好一些,毕竟是个董事长,瞪了陈高一眼。

    拉着王丽就朝着手术室里走去了。

    “陈高,是谁给你的权利擅自动手术!要是出了问题你能负这个责任吗?你知道这个病人什么身份吗?你这么做,连累的不是你一个人,而是整个医院,这些你都想不到吗?”院长很不舒服的厉声喝道。

    陈高只能摇头苦笑,这个世界,总是有那么肮脏的一面,能坚守本心的人,少之又少。

    “院长,病人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你不用这么激动。”

    院长听了一笑,“你?你一个毛头小子懂什么?就算是国内顶尖的医生,也不一定能将休克这么久的人救过来,年轻人,话不要说得太满。”

    陈高脸上冷道:“行医者应当悬壶济世,医者仁心,当时病人就在鬼门关,我们这些做医生的,难道就因为害怕担责任而放任不管吗?”

    “你是医生吗?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这些大道理?你走吧!我们医院装不下你这尊大神!”院长很不屑的说道。

    “你以为我稀罕?这种腐朽,浑浊的地方,谁爱待谁自己待,大爷我不奉陪了,”说完陈高转头就走。

    “你!”院长指了指陈高,似乎是被气得不行。

    看到陈高就这么走了,刘香云感觉上前劝道:

    “院长!陈高还是个小伙子,你不用跟他置气,值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