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我是二百五!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陈高琢磨过了,他既要出口恶气,给王丽这个泼妇长长记性。

    也要把人给救了,所以,自己这两个条件,提的真是完美。

    “这……这!”王丽有些吞吞吐吐的。

    “怎么?后悔了?”

    看王丽不说话,陈高继续道:“那行,我走了!你们去找别人吧!”

    看着陈高走远,王丽想了想,为了自己父亲,她豁出去了。

    “你别走,我答应你!”

    可是陈高别并没有停下来,她懂,光是口头说,没有实际行动,陈高是不会停下来的。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王丽扇在了自己的脸上。

    “我是二百五!”

    “啪!”

    “我是二百五!”

    ……

    扇着扇着,王丽自己的眼泪掉了下来。

    为了她的父亲,她放弃了自己高傲,当众出丑。

    她并不责怪陈高,这些,都是她咎由自取,要不是她处处刁难别人,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变成了自己从前最看不起的那种人。

    “行了!我跟你们走。”

    陈高一点都不觉得王丽可伶,可伶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王刚走过去拉了拉自己的妹妹,心情特别的复杂,眼下的情况很特殊,他没有多说什么。

    直到陈高一行人走完,杨夏两母女才浑浑噩噩的从电器城走出来。

    “陈高现在到底在干嘛?”黄大莲问了一句。

    杨夏摇了摇头,

    虽然他们不知道刚刚那几个黑衣人是谁,可就那个气势,应该来头不小。

    但是陈高面对他们,非但没有吃亏,反而让那个张扬跋扈的女人吃了闷亏。

    回家的路上,两母女都没有多说话,心里的震惊不可言喻!

    ……

    去到医院,再为那个老头扎了一次针,患者情况变得稳定,陈高这才松了一口气。

    出来遇到王刚,陈高道:“你父亲身上的针头,先扎上两天,就能脱离危险期,一两年之内,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但是他胸腔内的肿瘤,目前我还解决不了!”

    得知自己的父亲没事,王刚急忙点头道谢,还给陈高开了一张支票。

    “小兄弟,你的大恩大德,我无以回报,这是一百万的支票,希望你能收下!”

    陈高想了想,他现在系统在手,并不是很缺钱,拿人手短,这一百万还是不接为好。

    “不用了!”

    见陈高不要,王刚也没有勉强,对于真正的能人来说,‘钱’从来都不是问题。

    这个年轻人,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平淡,神秘的气息,王刚很想结识一下。

    “行!是我太俗气了,这是我的名片,小兄弟要是有什么难处,尽管给我打电话,能帮到的,哥哥一定帮你办妥。”

    陈高接过名片,多个朋友多条路,说不定,哪天还真用得上。

    “行!那我就先走了。”

    ……

    从医院出来以后,他跑去了数码城,买一个电脑,换了一部手机,这两个东西是必要用品。

    买完这些,也才花了四万块,还有一万块没有花出去。

    不过现在才七点多,距离0点还有四五个小时,不用着急。

    于是他就打了个车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坐了半个多小时,陈高终于到了大院的门口,

    大院里,只有几家人户的灯光亮着,看上去有些冷清。

    原本平整的水泥地面变得有些坑坑洼洼,白色的粉刷墙变得有些泛黄,墙壁上也有很多小孩子留下的‘涂鸦’,比如:

    ‘陈高是小狗儿!’

    ‘家辉是乌龟王八蛋.’

    ‘杨夏你好漂亮,我喜欢你!!’

    ……

    时隔多年.再次回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他心里也有这诸多的感慨.

    时间是个好东西,验证了人心,见证了人性,懂得了真的,明白了假的,

    没有解不开的难题,只有解不开的心绪,没有过不去的经历,只有走不出的自己!

    我总是担心身边会失去谁,可我却忘了问,又有谁会害怕失去我?人生,努力了,珍惜了,问心无愧就好!

    ……

    怀着忐忑的心情,他来到家门前,伸手敲了敲门。

    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他的母亲宋霞,面容憔悴,身材消瘦,

    看着母亲这个样子,陈高的心里像刀绞一样,颤声道:“妈,我回来了!”

    “进来吧!”

    进门一看,沙发什么的已经送来摆好了,电视机也换了。

    可是母亲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担忧,“儿啊!你是不是在外面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了?”

    “妈你怎么这么问?”

    “你看看这沙发洗衣机的,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做违法乱纪的事可不行,你要是做了的话,妈妈带你去自首,争取从轻处罚。”

    陈高眼眶湿湿的,要不说世上只有妈妈好呢?

    钱永远都不是他们最在乎的,你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乱胡乱搞,才是让他们牵肠挂肚的。

    “妈,我前段时间买彩票中了点钱,跟着朋友做了一点小生意,放心,我的钱都是血汗钱,都是正道上来的。”

    陈高现在算是摸清楚了这逗比系统的套路,选择无视就好了。

    听陈高这么解释,宋霞也没有多问了。

    他们家虽然穷,可她还是很相信儿子的人品的。

    陈高进屋没看到自己的父亲陈建国,便问了一句,“妈!我爸呢?”

    宋霞叹了一口气,“你爸他去给别人补课了,都是我不中用,拖累了你们两父子。”

    听到母亲这么说,陈高挺担心的,他就怕哪天老妈子想不通,做什么傻事儿。

    “妈!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以后你跟爸都在家安心歇着吧!啥也不用做了,你儿子我我来养你们。”

    “你都还没毕业,你拿什么养我们,再说了,你以后娶媳妇儿不得要钱?不买新房子了?真打算住这破房子?”

    陈高反驳道:“这房子哪里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