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吹比如风 常伴无声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中海市医学院408男生宿舍里。

    肖飞望着那张空荡荡的床,对着宿舍的两个人说道:

    “周浩,龙旭,你们两这事儿做的不光彩,陈高再怎么说也是我们的室友啊!你们这么做不地道。”

    “老大,你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父母都有工作,又是中海市户口,还有房子,你再看看我们两?我们都是小地方来的,有这么一个直接转正的工作机会,又怎么能轻易放过呢?再说,我们劝住陈高,不也是为他好吗?”

    “周浩说的没错,你拿他当室友,别人这么想吗?哪次聚会他来过?再说,你没听见刘冲当时还威胁我们吗?我们哪敢跟他对着干,再说说陈高,一间宿舍住了四年,为我们做过什么?”龙旭在旁边很不屑的说道。

    肖飞明明还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最终都没有开口。

    他们408宿舍里,就他年龄最大,家境稍微好一点,平时做什么事儿都是他拿主张。

    虽然陈高平时不怎么合群,但肖飞还是很理解他。

    陈高跟他们不一样,陈高家里情况非常差,

    自己不动手就得饿死,平时独来独往,沉默寡言,都是因为自卑吧!

    这两个人显然是薄情寡义的,为了一个工作位置就把自己的室友出卖了,实在是不应该。

    还说什么陈高没给他们做过什么,每次聚会都不去。

    宿舍每到星期天都会干干净净的,除了陈高?还会是谁打扫的?

    每次冬天,他们保温瓶里的热水都是满满的,又是谁去开水房排队打的?

    每次聚会,一个人的花销都是上百,对于陈高这样的家境来说,他能那样去消费码?

    一切的一切,肖飞心里都有数。

    无奈,人心隔肚皮,他无法去说服这两个人,也无法去帮陈高做点什么!

    他只是希望,陈高一切能够顺利,刘冲大发慈悲,放过陈高。

    “我估计陈高也不敢回来了,我把我柜子里的东西放他床上吧!大学待了四年,东西太多了,箱子里搁不下了。”龙旭开口说道。

    “行,我也把我的收一收放他床上,他的被子就让它垫着,别把我们的东西搞脏了。”周浩说完便起身去收拾东西。

    肖飞一看这情况,连忙阻止道:

    “你们这是要干嘛?非要彻底撕破脸吗?万一陈高到时候回来怎么办?”

    “切!他得罪了刘冲,他还敢回来吗?占用他的床,就是资源合理利用,我们把东西放上面怎么了?”

    面对肖飞的劝告,周浩压根就没当回事。

    “就是,就算他赶回来又怎么样?他能那我们怎么着。”龙旭也在旁边帮腔,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算我求你们了,行吗?大家室友一场,没必要闹成这样吧!”肖飞在旁边放低姿态的哀求道。

    “切!”

    两个人压根就没理他,自顾自的收拾东西,大一包小一包的往陈高床上扔。

    “哎!”

    面对两个人的无视.肖飞也只能叹气。

    ……

    “宝贝,你是爱我多一些,还是爱陈高那个挫货多一些?”

    在医院的高级病房里,刘冲抱着浑身一丝不挂的李薇薇问道。

    “当然是你了,陈高算什么,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会看上他,还好当初我矜持,不然第一次你就得不到了。”

    躺在刘冲的怀里,李薇薇娇滴滴的说着。

    同时李薇薇心里也在衡量,到底她自己是对刘冲的感情深一些?还是对陈高的感情深一些?

    她跟陈高在一起两年多,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

    但是她在陈高的身上看不到未来,她受够了社会底层的生活,她要往高处爬。

    去接触更高级的圈子,同时,也要摆脱穷人这个帽子。

    再说说刘冲.她对刘冲不知道谈不谈的上喜欢,但目前来看,是最适合她的。

    两个人相比较,无论是外貌,才华,修养,刘冲都被陈高秒杀.

    但是有一点,陈高永远都超越不了。

    那就是身世,也就是因为这一点,她才会狠心的抛下陈高,选择跟刘冲在一起。

    “那个傻逼居然敢揍我,下个星期他不是会来招聘会吗?到时候我会请来一些道上的人,同时会把我表哥叫过来,他可是跆拳道黑带八段,到时候,哼!你看我不十倍的给他还回去,打得他生活不能自理。”刘冲恶狠狠的说道。

    李薇薇也被刘冲的这股狠劲给吓到了。

    她知道刘冲说的不是假话,他这么一个纨绔子弟,哪有吃过这种亏,报复是肯定的。

    那么她自己呢?

    会怎么办,会劝刘冲下手轻一点,放陈高一码吗?

    不过刘冲应该不会答应,再说她自己以后跟陈高城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再无交集,陈高是死是活,与她无关。

    ……

    这一夜陈高睡得很香,这是他这么多年来了睡得最踏实的一个觉。

    起床把自己收拾了一下,因为是夏天,他这衣服昨天没有洗,已经有股味道儿了。

    没办法,他又去旁边的一个小巷子买了两条短裤,两件t恤,和两双一脚蹬,一共花了两百多块钱。

    回来的时候,宋霞已经把早餐什么的弄好了,陈建国也在。

    “你小子不是在实习吗?怎么跑回来了?”陈建国质问道。

    “爸,我的事儿不用你操心!”顿了顿又说道:

    “对了,您就别出去补课了,你们欠的那点钱,晚上我会取出来给你们.”

    陈建国昨晚回来,宋霞就把陈高的事情给他说了、

    他也能够理解,儿子大了,自己有自己的主意,他们这些当大人的,没事儿就别瞎参合了。

    早餐吃完,陈高跟父母打了个招呼就出门了。

    第一件事情,是先去把公司的地址选好,

    目前他资金不够充足,底下的人手也不够壮大,房子租个三百平米的写字楼就差不多了。

    他给中介公司打了一个电话,那边说有符合他条件的。

    不过地段不是很好,跳桥区有一家网吧正准备搬走,刚好那里空了下来。

    这正和他的意思,第一家公司,能够开设在自己长大的地方,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他打了个车,就朝着目的地走去。

    约莫十分钟,他就到了。

    老远他就看到了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穿着白色衬衫短袖,西裤,皮鞋,标准的中介服装。

    陈高走了过去,“你好,请问你是路通中介的吧?”

    中介叫童定武,干这一行有好几年了,看人的本事那叫一个准。

    陈高这年纪,加上他这打扮,童定武很快就认为这是一个冤大头!

    如果今天能够谈下来,那么这一单他能捞到不少的油水。

    “是的!我们先去看房子吧!”中介跟陈高简单的打了一个招呼,就带着陈高上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