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这兄弟太生猛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黄主任,我们已经搞爬这小子了,你要不要过来出口恶气?”杀马特尽量保持自己平时说话的语气,好让黄德义深信不疑。

    “真的?”那边黄德义问道。

    “千真万确,”

    听到杀马特的回答,那边的黄德义挂了电话。

    拿着手机琢磨了几下,自己到底该不该去呢?

    今天,在医院发生的一切,院长对他大发雷霆,要不是刘冲给他撑着,恐怕他不是去后勤看饮水机,就是回家抱孩子去了。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陈高。

    要不是这丫的突然会什么中医,怎么可能闹出后面这一堆事儿?

    刘冲既然保了他,他理应帮刘冲做点事,

    收拾陈高,是最好的选择!

    ……

    没用多久,一辆大众疾驰而来,很快就赶到了现场。

    除了黄德义以外,还有两个三十出头的男子,一个大胖子,一个瘦猴。

    黄德义耀武扬威的走过来,正准备为之前的事情出一口恶气,但是看清楚杀马特一行人的惨状之后,顿时目瞪口呆!

    在他的预料中,现在应该是陈高跪地求饶才对,

    可他妈这会儿地上躺着的却是他知会来的那几个小混混!而陈高却是笑眯眯的站在一旁,好像是在迎接他们似的。

    看着陈高毫发无伤,黄德义立马感觉有些不对劲,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

    一个黑影一闪,陈高的那副讨厌的面孔就出现在他眼前,

    “啪!”

    一巴掌狠狠的扇在黄德义的脸上,顿时将他抽到在地,

    嘴角溢出一些血丝,还特么的掉了两颗大黄牙。

    他正想起身,就看到一双41码的大鞋底踩在他脸上。

    “娘的,找人搞我只出五万,太看不起老子了,实在是岂有此理,太特么生气了!”

    说完用大脚狠狠的在黄德义的那张脸上扭了几下,骂骂咧咧道:

    “他奶奶的,在医院老子就想收拾你了,既然自己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五万?你这是在侮辱我,必须给我道歉,不然老子就给你丫的阉了。”

    ……

    一群人傻傻的看着陈高暴跳如雷的一脚一脚的踩在黄德义脸上,

    一边踩,一边骂!

    每踩一下,黄德义就惨叫一声,根本没有机会开口。

    杀马特一阵骇然,妈的,太凶残了,简直比黑社会还要黑社会!

    可能是陈高踩得有些累了,终于停了下来,而黄德义的脸已经不成形了,鼻涕跟血液连在一起,要多狼狈有狼狈。

    这还是陈高不想把事情搞大,要不是黄德义会更惨。

    “小子,我告诉你,你摊上大事儿了,你竟然敢搞我姐夫,你知道他背后的靠山是谁吗?是刘冲刘少爷,你死定了。”一个胖子对陈高威胁道。

    陈高听完,突然有些想笑,他跟刘冲之间,就算是没有黄德义,后面肯定还没完。

    这群煞笔事情都没有搞清楚,就来找他麻烦,真尼玛是脑子进水了。

    “居然靠山是刘少爷,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陈高装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胖子冷笑道:“知道就好,你现在,立刻,马上跪下道歉,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不然你就等着吧!”

    胖子刚说完,陈高一下就蹿了过来。

    “砰!”

    一脚就把胖子踹飞了出去,

    “马勒戈壁!你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我还跪下道歉,我打死你个死胖子。”

    陈高一边说,一边又是狠狠的踹了几脚。

    “住手,你居然敢打我们的保安队长,你是不是胆子跟着内裤在长?”说话的是黄德义这边的瘦猴。

    陈高捋了一下,黄德义是被打胖子的姐夫,而现在说话的这个又是胖子的部下。

    可这个智商真是一个比一个着急,搞到最后居然用保安队长来吓唬他。

    妈的!这就有点伤自尊了。

    “啪!”

    陈高上前一耳光,直接就把这个瘦猴扇到在地。

    “算了,看你丫的瘦的跟纸片似的,老子就不打你了!”

    瘦猴听完,还有些不服气,“你……”

    他还没说完,陈高就直接打断了,

    “你什么你,看你丫的长得贼眉鼠眼的,脑子还不好使,你爹怎么生你这么个玩意儿,要是我的话,直接就射到马桶里了。”

    骂完之后,他两眼一瞪,

    瘦猴哪有见过这场面,这人不光打架厉害,连嘴也这么毒,顿时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站在一边的家辉惊呆了,

    我靠!自己这兄弟啥时候变得这么生猛了,感觉洪兴山鸡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提。

    太**的狂妄了,见谁不舒服就是一脚踹过去,简直无法无天!

    陈高把满是血和鼻涕的鞋底在地上蹭了蹭,然后才慢悠悠的走到黄德义面前。

    开口道:“大型电视连续播放剧,吊打三个二百五,精彩节目已经表演完,下面我们应该谈谈具体的了。”

    黄德义脸肿的像个猪头,哪还敢横,弱弱的开口道:“什么具体的?”

    陈高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你看啊!刚才你找人收拾我这个实习医生,都要花五万,我只是一个实习生啊!都能值五万,你看你这个主任,起码得值个十万块吧!”

    说完转头指了指胖子,“还有你这小舅子,保安队长,五万块肯定跑不了,你说对吧?”

    “我……”黄德义怒了,这不是明摆着勒索他吗?

    陈高嬉皮笑脸的面容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冰冷。

    那双41码的大鞋又踩在黄德义脸上,“不想给是不是?你信不信老子把你卖到泰国窑子里去?”

    “我给!我给还不行吗?”

    黄德义现在看到那双大鞋,浑身就哆嗦的厉害,十五万,他只能咬牙扛下来。

    旁边的瘦猴听到要赔钱,赶紧把眼睛闭的死死的,生怕陈高也要他赔钱。

    他跟胖子和黄德义不一样,他只是个保安,哪里来这么多钱陪,

    别说五万了,就是一万块,他都的去卖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