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瘦猴,别装死!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死瘦猴,老子就打了你一巴掌,别给我装死!”陈高恶狠狠的道。

    “我没有装死,我……我是真的没钱?”瘦猴战战兢兢的道。

    “哼!看你穿着这副穷酸样,就知道你丫的是个跑腿的,不过我这个人很公平,很民主,不会因为你是个跟班的就忽略你,你就给五千吧!”

    瘦猴听完,两眼一闭直接晕死过去。

    ……

    陈高笑眯眯的从兜里摸出手机递给黄德义。

    “干嘛!”黄德义不解的问。

    陈高双拳一握,恶狠狠的道:“电话转账啊!你别以为老子不知道,赶紧转。”

    无奈,黄德义只能结过手机,往陈高的卡上转了十五万五千块。

    然后把手机递给陈高,可陈高却没有接过,

    而是指着杀马特一群人说道:“这些小混混也是你派来的吧!一人一千,少是少了点,可蚊子再小也是肉不是?转完你们就可以走了。”

    “什么?他们的也要我给?”黄德义很不服气,

    陈高五官一挤,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给不给?”

    “我给!”

    黄德义又是拿着陈高的手机一顿猛操作,搞完才把手机还给陈高,

    等了几分钟,陈高就收到银行发来的信息,一共是十六万多一点。

    钱到账了,陈高才笑眯眯的道:“几位大哥,多谢你们的打赏,有空多联系,我请你们喝茶!”

    众人一阵吐血,还多联系几次?那还不得去卖屁股了?

    不过大伙儿都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这尊瘟神,以后遇到了绕道走,不然吃亏的铁定是自己。

    ……

    把这群苍蝇赶走,陈高才美滋滋的说道:“妈呀!发大财了,这一下就是十几万,家辉,哥带你嫖娼去,不,请你吃饭。”

    家辉也不客气,“行,咱哥两去整一顿大排档。”

    和家辉吃了一顿饭,陈高又塞给了家辉一万块,家辉死活不要,陈高再三坚持,家辉才收下。

    期间,他们谈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两个人都喝了很多酒。

    陈高是有心想拉自己这个兄弟一把,但是目前却没有什么职位是适合家辉的。

    所以,他打算等一段时间,等他的公司起航以后,一定给家辉安排一个官当当。

    后面他又跑去取款机,取了三万块钱出来,这才回家。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你喝酒了?”宋霞开口问道。

    “门口碰到家辉了,随便喝了一点!”

    陈高进门,发现陈建国不在屋里,“妈!我不是说了,不让爸出门补课去了吗?”

    “儿啊!外天你外公70大寿,你舅舅请客,我们怎么也得表示一下不是?你爸不去补课,哪里来钱?”

    陈高把兜里的三万块钱摸出来放在桌上,开口道:

    “妈!这里有三万块,你先把账还了,还剩一点钱,你们用不着为钱发愁。”

    顿了顿继续说道:“这个点银行关门了,取款机一次只能取两千,取多了费时间,明天我再给你们五万,你两就踏踏实实的在家吧!”

    “儿啊!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我们穷点苦点没关系,你可千万别去做缺德事儿啊!”

    宋霞有些担心,儿子突然多了这么一笔钱,她这个做母亲的,心里一直悬着。

    陈高害怕的,正是这一点,本来他打算把黄德义给的那十六万全部给家里的,现在想,幸亏没有那么做,不然他母亲非把他带到派出所去不可。

    “妈!你放心,你儿子绝对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情!”

    宋霞点点头,“你要吃点东西吗?饭菜都在桌子上。”

    “我刚刚在外面吃过了,妈,你把手伸出来我看看。”

    陈高打算给自己的母亲把把脉,他现在懂点中医,争取把母亲的病给治好。

    陈高这么说,宋霞有些不明所以,“看我的手干嘛?”

    陈高憨笑了一下,“我让你伸出来你就伸出来吧!”

    宋霞拗不过陈高,就把手伸了出来。

    陈高两手搭了上去,眉头皱了一下,大概明白自己的母亲症状出在哪里了。

    脾胃,还有肝脏!

    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人体的大部分营养来自我们的食物,如果脾胃不好,就不能充分的吸收,身体会越来越差,这也是导致宋霞枯瘦的直接原因。

    而母亲面色发黄,憔悴无力,应该是肝脏的问题。

    肝为五脏之一,其阴阳属性为阴中之阳,肝脏具有升发,洗条达,恶抑郁等特性。

    陈高身上没有任何工具,想要马上施针有些苦难,于是说道:

    “妈!你这两天好好休息,你的身体问题不大。”

    宋霞在陈高的额头上摸了摸,“你也没发高烧啊!怎么做事有一出没一出的,你大学学的是西医,怎么还会把脉了?”

    “妈!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我没有跟你闹,你听我劝就行了!”

    宋霞点点头,没有再多问。

    跑了一天,陈高身上出了很多汗,臭死了。

    陈高跑去卫生间冲了个冷水澡,拿着剃须刀把胡子刮了一下。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剪短了,人精神了许多。

    谈不上有多帅,但是菱角分明,有着一股草莽的阳刚之气,倒是非常适合他自己的审美标准。

    洗完澡,酒醒了很多,他这才想起,刘香云说请他今晚吃饭。

    这个点恐怕是去不了了,所以掏出手机给刘大姐打了一个电话。

    “喂!请问你是?”那边刘香云好听的声音响起,不过这个陌生的号码她还不知道是谁的。

    “刘大姐,是我,陈高。”

    “臭小子,换电话了也不给姐姐说一声,我就说你电话怎么打不通,不是约好今晚我请你吃饭的吗?”

    陈高自己拍了自己一巴掌,昨天换了个手机,电话卡也一起换了,还没来得及给刘香云说,还好他记得刘香云的电话号码。

    “大姐,你看这样行不行,过两天吧!我这两天很忙,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恐怕要失约了。”

    “大姐这儿不着急,你有事情你先处理,忙完再给姐打电话吧!”

    陈高心想,这大姐就是知书达理的,

    就是不知道刘大姐目前的处境这么样,看黄德义今天晚上还有心情来收拾自己,这丫的在医院肯定没受什么大影响。

    于是他开口问道:“大姐,你医院那边没人给你找麻烦吧?”

    “没……没有!”

    刘大姐说话吞吞吐吐的,陈高明白,应该是刘大姐怕自己摊上事儿,所以没有说。

    就这情况看来,刘冲肯定又在后面搞鬼了。

    要不是这样,就黄德义昨天做的那些事儿,早就可以卷铺盖滚蛋了,怎么还有闲心去找茬儿?

    “行吧!大姐,你早点睡。”

    陈高不想刘大姐为自己担心,所以撒了个谎,他打算背地里去把这件事情处理了。

    “那行,小陈,你也早点睡。”

    ……

    刘香云挂完电话,那张平日里有些大气的脸充满了愁容,

    昨天在医院,陈高第一次扎针的时候嘱咐过,不能拔掉。

    但是黄德义为了去贪那份功劳,强行让那个护士把针头拔了,就是因为这个举动,差点让王刚他老爸去见阎王。

    后来哥妹俩又去花了大力气把陈高请回来,听说王丽还吃了瘪。

    患者再次安定下来以后,哥妹俩就开始清算这件事情,黄德义死不承认这件事情是他吩咐的,

    医院的高层领导也偏向黄德义这一方,最后那个护士哭着喊着说自己冤枉,但是没人能够帮到他。

    刘香云看着挺不忍心的,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心肠歹毒之人!而医院又视而不见呢?

    想必黄德义后面肯定有人在保他,看样子权利还有些大,不然医院也不会睁着眼睛说瞎话。

    她站出来为这个可伶的护士辩解,还被医院狠狠的批评了一顿。

    这些,她都没有告诉陈高,她就怕陈高头脑一热就掺和进来。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这种不公的事情在发生,他们这些平凡人,真是有心无力,搞不好就会把自己一起搭进去。

    ……

    晚上被陈高海扁一顿的黄德义,此刻正在医院包扎,

    陈高下手有分寸,黄德义这样子看上去挺惨,实则都是些皮外伤。

    包扎好,黄德义就急匆匆的给刘冲打了一个电话,

    “刘少,你睡了吗?”

    “这么早,睡个屁,你不是去找陈高麻烦了吗?”电话那头的刘冲问道。

    黄德义吞吞吐吐的说道:“刘少,是我无能,我叫了那么多人,非但没有收拾到他,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令黄德义出奇的是,电话那头的刘冲好像并没有生气,

    “这种结果,我早就猜到了,那天在学校,我叫了六个退役的特种兵都不是他的对手,你叫几个小鱼小虾,肯定是搞不定的,这件事不怨你。”

    刘冲说完,黄德义如蒙大赫,开口道:

    “谢谢刘少,医院的事情,要不是你打招呼,恐怕我这次就死定了,”

    顿了顿假惺惺的说:“王刚的势力不容小觑,我怕刘少到时候会有麻烦。”

    电话那头的刘冲呵呵一笑,“这个你不用担心,虽说王刚我惹不起,但是你们医院的高层也得罪不起我,不就是找了一个替罪羊吗?想必他们也不敢把真相说出去,这都什么年代了,做事情得玩玩脑子。”

    黄德义赶紧拍马屁,“刘少英明!”

    “少说这些没用的,没事儿就挂了。”

    “好的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