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梅姨
    ,精彩无弹窗免费!

    鹿倾城没有下车,只是把车窗摇开,伸出小半个头。

    可即便是这样,也美的不可方物。

    她今天是穿了一件白衬衫,洗的很白很干净,衣袖卷起来到手肘的位置,露出了他那双白皙稚嫩的双臂。

    梳了一个中分,略施粉黛,原本就很漂亮的脸蛋加上这冷冷的表情,让人生不出一丝的猥亵之心。

    站在老远,陈高就闻到了一股幽香,是从鹿倾城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没有那么浓,但却让人心旷神怡。

    “你开那辆白色的法拉利送安安去上学,具体的细节梅姨会跟你说,公司有个早会,我赶时间。”

    说完写不管陈高什么表情,自顾自的就关上了车窗。

    “等一下!”陈高的声音很突兀的响起。

    “还有什么事?”鹿倾城回答的很不耐烦.

    陈高一直把黄德义这件事情记在心上的.现在他还没有能力去搬倒刘冲,以及他背后的大树,但是鹿倾城可以。

    不是他软弱,狗仗人势。

    他跟刘冲之间的那笔账,他以后会慢慢去算。

    可是眼下,黄德义的行为已经影响到了那些无辜的人,所以有必要借鹿倾城的势力去敲打一下。

    “第四医院不是很太平,很多平白无辜的人都被牵连了进去,那些人,都曾是我的同事,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是黄德义跟刘冲.麻烦你帮个忙。”

    陈高说的很简洁.他知道鹿倾城很赶时间.直接把整件事的重点给她说了出来.至于那些细节.以鹿倾城的能力.想要去了解不难。

    鹿倾城其实挺不耐烦去管这些破事儿的.光公司的事情就够他忙的了。

    不过这是陈高第一次请她帮忙.也不是什么难办的事儿.然后就点头答应了。

    红色的宝马启动离去,鹿倾城透过后视镜打量了一下陈高。

    一头干净的板寸,五官端正分明,虽然谈不上很帅,但还是看得过去。

    整体的身形看上去也不差,就是那身土到掉渣的打扮她实在是欣赏不来。.

    其实这个人要是接触久了,应该不会有想象中的那么差劲吧!

    她觉得自己跟陈高之间挺矛盾的,自己是安安的妈妈,陈高是安安的爸爸。

    一般来说这样的关系,不是夫妻,也曾经做过夫妻,但她跟陈高,就见过三次面而已。

    鹿倾城摇了摇头,自己在想些什么呢?

    “粑粑!粑粑!你真的来送我上学了,安安好高兴啊!”

    安安打开法拉利的车门,蹦蹦跳跳的朝着陈高跑过来。

    “是啊!你想你老子了没有?”看到安安跑过来,陈高一把就把她抱在了自己怀里,还用脸跟安安的小脸蛋蹭了蹭。

    “想了,当然想了!安安每天都在想粑粑。”

    陈高笑了,笑得特别的开心,因为他知道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安安说想他,就一定是真想他。

    “你就是小陈吧!”

    说这话的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穿的比较朴素,

    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痕迹,一笑起来就会有一些皱纹。

    但看上去非常的慈祥,说话的声音也特别的平和。

    “对,阿姨,我叫陈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陈高不认识眼前这位老人,但一看就知道是什么管家之类的。

    鹿倾城这么忙,接送安安上下学的应该就是这个老人,所以他心里挺感激的,对这位老人也格外的尊敬。

    “哎呀!不用这么客气,既然你是安安的父亲,那你叫我梅姨就好了。”

    梅姨对眼前这个小伙子印象挺不错的,有礼貌看上去也很老实。

    她本就是出生在农村,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来到鹿家,这一干就是好几十年。

    看惯了那些衣冠楚楚,再看陈高这身略显寒酸的打扮,她心里感觉非常的亲切。

    “那梅姨,这么些年你照顾安安,真是辛苦您了,我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你的。”

    说完陈高还向梅姨来了一个45度的鞠躬。

    梅姨赶紧制止陈高:“你行这么大的礼,我受之有愧,这些都是我的职责。”

    顿了顿继续说道:

    “以后接送安安上下学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你们父女好好交流一下感情,你能够陪伴安安成长,我很欣慰,小姐吩咐过了,以后这辆车就由你来开吧!”

    跟往常一样,陈高对这个世界的车子型号是一无所知,只知道这些大品牌的价值肯定不低。

    不过以鹿倾城这样的身份,车库里的豪车肯定是十辆以上,这车现在派给他开,他也不客气了。

    “那梅姨,我就先走了,不然安安待会儿就快迟到了。”

    梅姨点点头,“路上小心!”

    “婆婆再见!”

    “安安再见!”

    ……

    车里,陈高把导航打开,找到了幼儿院的位置,这才开车上路。

    “安安不许拆开安全带啊!”陈高嘱咐道。

    “爸比你就放心吧!安安很乖的。”

    陈高从后视镜瞟了一眼,发现安安很规矩的坐着,这才把心放下来。

    “安安现在是念的小班吗?”

    严格来讲,安安现在三岁出头,还没有满四岁,就读小班的可能性比较大。

    “哼!安安才不念小班,那些孩子说话都说不清,睡午觉还尿床,真是羞羞,安安现在可是中班的学生。”说完一脸的傲娇。

    陈高真是被安安这语气给逗笑了,看来自己这女儿随她妈妈,不光智商高,而且还挺骄傲的。

    “你妈妈平时对你好吗?”

    “麻麻对我挺好的,就是让我写作业啊,弹电子琴啊之类的很讨厌,不听话还要被打屁屁。”谈到这些,安安就有些委屈。

    在童年的时候,多半的孩子应该都很讨厌写作业吧!

    “那以后爸爸不逼你写作业,你妈妈再打你的时候我一定保护你。”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这句话说的一点没错,

    陈高想了,这么小的孩子,用不着这么逼她,童年嘛!天真好玩才是最重要的。

    “真的吗?”问完这句话,安安一脸的期待。

    “当然是真的了,爸爸骗你干嘛!”

    说完陈高有点汗颜,要是在鹿倾城的淫威之下,他还敢去说这样的大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