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不敢置信的刘冲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到刘洪明提到雅思国际,刘冲脸上这下收敛起来,饶是他智商有点着急,也知道雅思国际不是他们家能够惹得起的。

    “爸!你确定你没有撒谎?”

    刘洪明气得直跺脚,这tm还真是个猪脑子。

    “这都什么时候儿了,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你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就没有想过先调查一下那替罪羊的背景吗?”

    刘洪明这么说,刘冲觉得很冤枉,于是开口反驳道:

    “我让人查了.那个护士没什么背景啊!要是有什么背景也不会在第四医院当个护士吧?”

    刘洪明一听,刘冲说的这个也不是不无道理。

    “那你仔细想想,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得罪什么人,刘冲仔细想了想,医闹跟他住院这两件事,都有牵连的就只有陈高一个人。

    想到这儿,他跟李薇薇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很默契的摇了摇头,不可能!

    刘洪明看到这儿,有些生气的说道:

    “什么时候了,你们两还在这儿给我打哑谜?想到什么就直说啊!”

    看到刘洪明要发飙了,刘冲这才说道:

    “陈高,医学院的一普通学生,穷逼家庭长大的,我被打跟医闹这两件事儿都跟他有关,不过我保证,肯定不是他。”

    刘洪明没有理睬刘冲的这个回答,“你给我记住.这件事情你最好马上给我收手.不管是不是你口中的那个陈高,你最近都给我老实点,否则到时候不光是你倒霉,你还得把你老子给拖下水。”

    说完刘洪明就转身离去,砰的一下就把门给带上了。

    虽说刘洪明很严肃的警告着他,可是他却不以为然。

    “陈高?可能吗?真是个天大的玩笑.他那种吊丝.怎么可能跟雅思国际扯上关系。”

    李薇薇也在旁边点了点头.她跟陈高谈了两年的恋爱.什么情况她最清楚了。

    ……

    第四医院,黄德义头上裹着纱布,跟没事儿人一样,该上班上班,也没有受到手术事件波及。

    而那个护士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莫名其妙的成了替罪羊。

    医院高层不出面澄清.患者家属对他各种攻击警告.搞得现在都不敢来上班了。

    坐在同一个办公室.刘香云看黄德义是越看越恶心.越看越恶心。

    “黄德义.你好意思吗?自己的责任全部推倒下属身上.你就不觉得愧疚吗?”

    面的刘香云的质问.黄德义一脸的不屑.开口反讽道:

    “刘香云同志.你这么说有任何证据吗?虽然大家都是同事.但请你下次说话过过脑子.不然我就起诉你诽谤了。”

    面对黄德义这个无奈.刘香云真是没有一点办法.

    一看就是身后有大树在保他.不然的话.黄德义不会这么的有恃无恐.她只能默默叹气.感慨社会的种种不公。

    就在两个人都各怀心事的时候.两个黑衣人走了进来.而跟在这两位后面的.还有他们医院的院长。

    一看就知道有事发生.但是却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儿!

    “杨院长,你怎么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黄德义脸上笑的像朵菊花,像极了一条跪舔的哈巴狗。

    就前天发生的那事儿,虽说黄德义背后最大的靠山是刘冲,但是上下帮他打点的却是这位杨院长,所以在他心里,对这个杨院长还是很感激的。

    刘香云一看这情况,脸色就非常的阴沉,跟她平时和蔼大气的样子简直是天壤之别。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而黄德义这种对病人不负责,让下属背黑锅,以及医院上下串通一气,这种无耻的行径就触及到了她的底线。

    可现实社会就是这么残酷,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像他们这种普通人,只能束手遭受生活的各种洗礼,毕恭毕敬,苟延残喘的活着。

    “你收拾一下你的东西!”杨院长面无表情的说道。

    黄德义一听,收拾东西是什么意思?

    难道我马上就要升迁了?要给我换个办公室,还是直接调去第一医院?

    无论是哪一种,对他来说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那杨院长,能不能透露一下,我是升职了?还是刘冲少爷要把我弄到第一医院去。”

    说完.黄德义还激动的搓搓手.一脸的期待。

    “呵呵!都不是。”杨院长轻蔑的说着。

    这一下黄德义就懵逼了,既然两样都不是,那么让自己收拾东西是几个意思?

    难不成刘冲给自己安排了更好的路子?也对,可是自己又会做些什么呢?真是自家祖上积了阴德,刘少爷居然这么看好自己。

    “杨院长,能不能说的具体一点?”问完这句话,黄德义笑的更猥琐了,那样子像是买彩票中了五百万似的。

    杨院长在想,要不是刘冲打招呼,他怎么可能帮黄德义收拾这种破事儿.

    不过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虽说他跟刘冲的父亲不是直接的上下属关系,

    两个人的职位还一样.都是院长,可他这个第四医院的院长,跟别人那个院长比起来,根本就是两回事儿。

    所以刘冲找他帮这个忙,他硬着头皮答应了。

    但这两天医院上上下下的反应,他压力挺大的。

    就在刚刚,有两个来头不小的律师直接去了他的办公室,说是要彻底调查黄德义这件事。

    就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刘冲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是让他最这件事收手,不要再管了。

    虽然他不知道刘冲是什么用意,可这样的结果他是求之不得的。

    “你被革职了,你莽撞唆使护士拔掉针头,致使病人丢掉性命.之后不但不反思自己的错误,还把责任推卸给自己的下属,我们第四医院,不欢迎你这样的人。”

    杨院长说完,黄德义傻了,他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杨院长,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这次杨院长根本没有说话,而是另外一个黑衣人开口道:

    “黄德义,对于你这件事情,我们会如实向患者家属汇报,而你对另外两名护士的嫁祸,我们将以诽谤的名义起诉你,你就等着收律师通告函吧!”

    诽谤,诽谤,这不是黄德义自己最爱用的口头禅吗?

    怎么会有这么一天,别人以诽谤罪的名义起诉他,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还有就是王刚哥妹俩要是知道了这种状况,丢到工作是小事,他的人身安全都是问题。

    “你有什么资格开除我?我背后的人可是刘冲少爷。”

    黄德义此刻就像是一头疯狗一样,两眼发红,浑身颤抖。

    他想到了刘冲,这是他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只要刘冲没有把他赶下船,他就还有救。

    想到这里,他就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准备给刘冲打过去。

    很巧,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居然响了起来,他一看来电提示,

    正是他最后的靠山,刘冲打过来的。

    他笑了,还把手机拿到杨院长面前晃了晃。

    那意思很明显,想要开除我,先看看我后面的大佬同不同意。

    然后他就迫不及待的接了起来。

    “喂!”

    他就说了一个字,刘冲那边就传来了一阵咆哮;

    “黄德义,我草你妈了隔壁,你想死你自己去,别他妈拖上我,你的事情,从此刻开始,与老子没有半天关系。”

    说完刘冲那边‘啪’的一下就把电话挂了。

    “喂,刘少爷,刘少爷,你听我解释。”可是电话里传来的是断线的嘟嘟声!

    他本以为,刘冲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可没想到.这通电话,却变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哐当!

    黄德义的手机掉在了地上,他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是玩完了。

    整个人瘫倒在椅子上,一脸的颓废,感觉瞬间苍老了十岁。

    “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收拾好你的东西滚出这里,不然我不介意让保安强制把你赶出去。”

    哼!杨院长一甩衣袖就朝门外走去,另外两名黑衣人也离开了。

    看到黄德义这个样子,刘香云并没有感到有多高兴。

    虽然这件事情,从始至终都是黄德义在捣鬼,但是他身后没有那些势力支持他这么做的话,他又怎么可能这么猖狂?

    这并不是某一个人的问题,而是这个畸形社会的必然产物。

    大家同事一场,刘香云倒没有去落井下石,这不是她做事的风格。

    可这变化来的太快,一时间她也不知道作何解释。

    她一下子就想到了陈高,这件事情,从一开始陈高就预料到了,还阻止了她参加这台手术,否则倒霉的就是她自己。

    昨天晚上陈高她跟陈高打了一通电话,虽说自己什么都没说,可是她觉得,陈高已经猜到了。

    然而今天就发生了这一连串的事情,

    她摇了摇头,这个小陈当真是越来越神秘,她有点看不透了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