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可恶的舅妈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杨夏的身材属于典型的江南小家碧玉,不夸张,也不瘦小。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一身清纯阳光的气息,毫无抵挡的弥漫着。

    “嘶!”

    陈高发现自己盯着看了好几秒,竟然看得有些入神了。

    原本波澜不惊的心也荡起了小小的涟漪,如果你真心的喜欢过一个人,想要忘的一干二净那是很难的。

    其实杨夏并没有那么势力,他们之间也许谈不上青梅竹马,但发小肯定是算得上的。

    抛去男女之间情感不讲,他们从小生活在一起,有着很好的友谊基础。

    有黄大莲这样的一个母亲,想要维持本心,说句实在话,很难。

    “这是杨家姑娘吗?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是啊!小时候就挺可爱的,长大后更是亭亭玉立的。”

    “哎呦,我儿子要是能谈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我做梦都能笑醒。”

    “其实……我女儿也挺漂亮的。”

    “切,你不吹牛会死啊!真当我没见过你女儿?”

    听到周围这些谈论声,杨夏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他那双明亮的眼睛正在四下搜索着,好似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终于,在看了一大圈以后,把目光定格在陈高身上,也就停留了两秒钟,然后就盯着别的地方。

    赌气似的嘟了嘟嘴,然后一双玉手挽在王正伟胳膊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陈高的小舅妈吴晓丹走上前去,指着王正伟,笑着问道:“黄姐,这位是?”

    黄大莲脸上洋溢出傲气的面容。道:“这是我女儿处的对象,王正伟,怎么样?”

    吴晓丹握了一下手掌,眼里都快喷出火星子了,“帅,真是一表人才!”

    气氛一时间有点不对劲,好在后面的宋红走了进来,“弟妹,你愣着干什么,赶紧请我们去坐啊!”

    吴晓丹脸有些微红,还好今天花了浓妆,倒是没怎么看出来。

    她也一阵心虚,额头上冒出了冷汗,在她这个如饥似渴的年纪里,老公那方面又不行,看到王正伟这样的年轻人,心里会有一阵瘙痒。

    她感激的看了宋红一眼,开口道:“是我失礼了,几位请上坐。”

    看到吴晓丹带着人过来,一位识趣的中年人让开了位置,去了其他桌,好让这几个人能坐在一张桌子上。

    刚坐下,黄大莲就把红包摸了出来,递给吴晓丹,“晓丹妹子,小小一点心意,希望你收下。”

    吴晓丹也没推搡,一把接过,“那我就不客气了,多谢黄大姐。”

    吴晓丹接过红包捏了捏,这红包比她想象的要厚实一些啊!

    上次黄大莲家请客,他们过去送了三百块,可这红包里的纸张,应该有十张左右。

    一时间她也有些懵,搞不懂黄大莲这个平时很抠的人,今天为什么会这么阔绰,

    难不成里面是装的五十的?或者二十的?

    看到吴晓丹一脸的疑问,黄大莲开口道:“晓丹妹子如果想要拆开看一下的话,无所谓的!”

    黄大莲这次的确是装了十张一百块的,但是她却有别的目的。

    “这怎么行?”吴晓丹故作为难的说道,

    这种当众拆红包的事情,是很不尊重随礼的人的。

    “哎呀!大家这么熟,还管那些干嘛?”黄大莲摆摆手道。

    吴晓丹也想看看这里面装了多少,“那我可就真的拆了!”

    “拆吧!拆吧!多大点事儿。”黄大莲说的很洒脱。

    这一动静,周围的人也注意到了,全都眼直直的盯着吴晓丹那双手。

    怀着忐忑的心情,王晓丹慢慢的拆开了这个红包,同时也在心里想着,红的,红的!

    拆开红包,她的双眼盯着里面看了看,嘴巴微微的张了一下,显然是很吃惊。

    全是一百的,看完以后,她还把那一叠的红钞票抽了出来。

    在座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便都开口道:

    “这黄大莲还真是阔气啊!直接随了一千块。”

    “谁说不是呢?要不是那几个实在的亲戚,谁会送这么多钱。”

    “你说她跟宋强关系也就那样呗!”

    “哎呀!他这么一搞,我这三百块钱感觉都出不了手啊!”

    “你这种人就是虚荣,有多大的能力就办多大的事情,她送她的,你送你的,互不相干!”

    ……

    也不怪他们大呼小叫,他们这儿的习俗就是这样。

    谁要请客的话,就会广发请柬,觉得关系还不错就会来,觉得没必要的话就直接忽视了。

    一般份子钱都在200—500之间,只有那些很亲的人,才会送的很多。

    在07年。这个礼也不算小了,就算是华联大酒店,开一桌也才七八百块。

    一桌八个人,一人两百块的随礼,加起来一共是一千六,除去吃饭花的钱,客主还能省下一半。

    “黄大姐,你给我封这么大的红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吴晓丹嬉笑着说道。

    黄大莲这次大出血,可不是她发大财了,或者是心情好,

    他就是想让陈高一家三口出丑而已,好狠狠的来出一口恶气,眼看时机差不多了,她便开口道:

    “晓丹妹子!咱这都认识多少年了,这点钱算什么?”停顿了一下,转头对着陈高一家三口,阴笑着说:“就是不知道你大姐这次包的红包是多少,能否也给我们看看?”

    “他们……能给多少,就别看了吧!免得出丑。”吴晓丹一脸嫌弃的说道。

    “晓丹妹子啊!人不可貌相,你家那个外甥现在可出息了,最好不要这么说。”黄大莲的语气很怪异,带着玩味儿,气愤以及落井下石。

    “你说陈高吗?”吴晓丹指了指。

    黄大莲点点头,“嗯!人家现在可出息了,想必今天一定给你们封了一个大红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