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放家里辟邪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丽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她对陈高的个性有所了解。

    如果别人不主动找事,那他一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刁难别人,

    这屋子里的人看样子都是陈高认识的,气得陈高直接给他们上泔水,天知道刚刚这群人做的是有多过分。

    吴晓丹看着眼前的一切,脸色铁青的厉害,眼睛瞪得像一条死金鱼,怎么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

    反应过来的她推了推宋强,示意宋强想想办法,

    要是真给上泔水,一分钱的随礼钱拿不到不说,以后传出去还怎么做人啊?

    宋强有些为难,不过还是鼓着劲上前,来到宋霞面前说道:“大姐,你看……”

    “我不是你大姐。”宋强还没有说完,宋霞就直接打断了。

    “大姐,你以前困难的时候,当弟弟的没有帮你吗?现在你儿子出息了,就是这么回报我们的?”这时候宋强打起了感情牌。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起这个宋霞就气的不行,

    “哪次借钱不得看你们脸色?大姐困难的时候,你有真心想帮过我们吗?你自己做的什么事情,难道你心里没有一点数吗?”

    陈高的二姨宋红在一旁帮腔道:“大姐,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再怎么说宋强也是我们的亲弟弟啊!”

    宋霞愤怒的用手一指角落里那张桌子,“这就是宋强对我的待客之道,”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有拿我当亲姐姐吗?”

    “还有你,宋红,我们两姐妹可是睡在一张床上长大的,这么些年,姐姐身体不好,你又是怎么对待我的?你有脸跟我说这些吗?”

    宋霞说完,陈高都有些惊讶,他这个老妈平时是很温和的,每次他说这些亲戚的不是,都会被骂一顿,今天这是怎么了?

    稍微一想,陈高也就明白了,所谓爱之深,恨之切!

    他妈妈是极其看中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的,可是经过这么些年的事情,宋霞也算是看明白了。

    平时一直都在忍着,今天宋红跟宋强合起黄大莲这样一个外人来给她穿小鞋,也让她伤透了心。

    到了这节点,爆发也很正常。

    大街上突然传来一阵咆哮声,这是跑车引擎特有的声音,这声非常浑厚有力,不像是一辆车发出来的,更像是好几辆车。

    一分钟以后,这些声音停了下来,传来的是‘咵!咵!咵!’这样的关门声。

    房间里的人一时间也被这些声音吸引了过去,没办法,动静太大了。

    王丽非常的纳闷儿,难不成今天酒店除了陈高这尊低调的大神外,还有别的人?

    很快她的这种念头就打消了。

    嘎吱!

    春香阁艺术品般的木门被打开,几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一个穿着大花裤衩跟拖鞋,头发理的短短的,乍一看跟陈高有几分相似。

    后面三四个人打扮的花里胡哨的,不过看那些衣服的质感,就知道价格很不便宜。

    “boss,你外公就是我外公啊!他老人家过寿你怎么不通知我。”刘志良一副吊儿郎当的说道。

    看着刘志良不要脸的走过来,陈高一脚就踹了过去,开口道:

    “妈的,一点眼力见都没有,知道我外公过生日,他娘的你就穿着这么随便,你这不是诚心来丢老子的脸吗?”

    刘志良站起来拍拍屁股,骂骂咧咧的道:“你自己都穿成这样,还有逼脸来要求老子?”

    他们两在这儿很轻松的嬉戏,王丽的心却是蹦蹦蹦的跳得厉害,一时间有些难以平静。

    没看错的话,眼前这个被陈高一脚踹到在地的年轻人,是刘家的少爷。

    跟着后面的这几个年轻人来头也不小,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

    她哥哥王刚虽然是有上十亿的家底,可是跟这些家族比起来,连屁都不是。

    同时在心里也在打鼓,这个陈高,到底是什么人?

    怎么堂堂的刘家二少爷,都会叫他boss,难不成这个陈高是帝都那边来的大人物?

    想想她心里就有些后怕,还好陈高对当初那件事情没有深究,要不然,他们的麻烦可就大了……

    “boss,这是我给外公准备的礼物,你看看怎么样。”刘志良说完就拿出来一个箱子,

    他伸手把箱子打开,里面的东西是一块红布搭着的,把红布解开,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块金光闪闪的雕像

    “嘶!”

    众人都倒吸了口凉气,一看这玩意儿就价值不菲。

    刘志良这时候开口介绍道:“boss,我这个人比较土,不知道送什么好,就给你送了一堆金,纯实心打造的的水母,水母是寿命最长的生物,我希望外公能够长寿。”

    陈高并没有着急结过,而是问道:“这花了多少钱。”

    谁知刘志良一脸不在乎的道:“哎呀!小钱儿,也就两三百万。”

    纯金?两三百万?

    周围人一听这水母的黄金雕像价值三百万,一个个两眼放光,又是嫉妒又是羡慕。

    尤其是陈高小舅妈吴晓丹,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了,不自觉的拉了拉袖口跟衣领,遮住了自己那本打算用来炫耀的寒酸手饰。

    陈高淡淡一笑,人在这一生,很难遇到一个合得来的人,尤其是同性。

    他对刘志良就是这种感觉,也愿意跟这样的人深交,所以也不客气的就接了过来,开口道:

    “行吧!既然是你小子送的,我就不客气了,这玩意儿放在家里辟邪。”

    刘志良白眼一翻,“他娘的,我这大几百万的东西不是送给你的,是送给咱外公的,败家玩意儿,两百万辟邪,你真想辟邪给我穿条红内裤去啊!”

    陈高收起嬉笑的表情,在刘志良的肩上拍了两下,颇有深意的说道:“兄弟!咱坐下喝酒。”拉着刘志良坐下,陈高扫视周围的这一圈人,发现这一群人竟傻傻的站在那儿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