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你疯了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陈高一口一口的抽着闷烟,倒是没有注意到,刘香云盯着杂志的那双眼睛瞟了瞟,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这个小坏蛋,姐都这样了,你怎么就没有点表示啊,真是让人很失望。”

    刘香云在心里腹诽,心里轻松的同时,还有些淡淡失落。

    不错,这本杂志她已经翻过好几遍了,陈高进门到现在,她一直都只是做做样子而已,甚至还偷偷的把短裙往上提了提,可是陈高竟然……

    还真是一个不解风情的家伙!

    刘香云也不想再演下去了,她放下杂志,端着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

    “刘大姐,你看完了。”陈高嬉笑着问道,露出一口洁白牙齿,连忙把烟头给掐灭。

    把茶杯放下,或许是靠的有点久,刘香云用她那柔弱无骨的玉手轻轻的按了按自己的肩膀。

    “你外公大寿都不叫我去,是不是怕大姐给你丢人?”刘香云的声音有些发嗲,媚态尽显。

    陈高看的一呆,脑子里一阵恍惚,这哪是什么大气沉稳的科室主任啊,分明就是一个邻家小妹妹嘛!

    “是我舅舅请客,又不是我请客,所以……”陈高尴尬着解释道。

    “嗯!知道了、”刘香云下意识的拉了拉自己的裙摆,看了陈高一眼说道。

    短裙其实并不短,刘香云平时是一个很注意仪态的人,要不是刚刚的那个坐姿,大腿不会露出那么多的。

    看到刘香云这个动作,陈高又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刘香云那白花花的大腿,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

    “刘大姐的腿好白,像白玉,”

    “小样,就会耍嘴皮子,”出奇的是刘香云并没有生气,而且还略带风情的笑了笑,还挺了挺胸,轻巧红润的嘴唇翘了翘,颇有一副挑衅的意味。

    刘香云这个样子,看的陈高有些慌张。

    因为他还搞不清楚刘香云这是不是在说反话,不过管它呢?

    尴尬的咧嘴一笑:“嘿!刘大姐要是再主动一点的话,或许我被迫无奈之下会从了你。”

    刘香云在心里暗道:“哼!还主动,这样还不够主动吗?说什么自己也是个女人,难不成还要霸王硬上弓?”娇笑着对着陈高瞪了一眼。

    “大姐,我今晚能住你这儿吗?”陈高开口问道。

    “咦!”难道这小子开窍了,刘香云在心里想着,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太多,“在我这儿睡,就只能睡沙发,睡床可没门儿!”

    “行行行,只要能睡就行。”陈高跑去卫生间冲了一个脚,倒在沙发上就沉睡了过去。

    没办法,他现在每天都起的很早,加上晚上喝了点酒,早就困的不行了。

    没过两分钟,陈高就小声的打起了呼噜。

    看着陈高就这么熟睡了过去,刘香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也许陈高心里根本就看不上她,即使她长的再漂亮,再通情达理,两个人的年龄差距在那儿,她确实是有一些老牛吃嫩草的嫌疑。”

    刘香云心里有些莫名的烦躁,

    她去卫生间洗漱了一下,然后跑去屋里面跟陈高取了一套被子。

    虽说夏天很热,但是中海晚上会下凉,她怕陈高冻着。

    帮陈高盖好被子,刘香云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

    在另一边,刘志良醉醺醺的回到了刘家大院,

    刚爬进门,一个很是威严的声音响起,“你看看你,身为家族子弟,花天酒地,不学无术,毫无上进之心,跟你那废物父亲有何区别?”

    说这话的是一名身穿唐服的成熟男子,须发利落,仪表堂堂,只有眼角的皱纹和发丝间的几缕白色能看出他年龄不小,

    身体魁梧硬朗,步伐矫健,说话铿锵有力,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刘志良抬起头来,面色很不好看,一双锋利的眸子里充满了不甘与怒火,似乎是在压抑着什么,使得额头上青筋暴露,沉声道:“大伯!你说我可以,但你别说我父亲。”

    “呵!”中年男子眼神里闪过一丝阴冷,“你们两父子有什么区别吗?都是废物!”

    “你说什么?”刘志良大声的反驳道。

    “哟!你还会顶嘴了,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废了你,让你跟你那窝囊的父亲一样,坐在轮椅上一辈子?”中年男子一脸凶狠,原本儒雅的气息突然变得很凌厉。

    眼看中年男子马上就要动手,刘菲儿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大伯,我弟弟他不懂事,希望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哼!”中年男子狠狠的瞪了刘志良一眼,

    “这次就放过你,下次胆敢无礼,我就把你废了,逐出刘家。”说完就拂袖离去。

    直到中年男子走远,刘菲儿这才开口责备道:

    “你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去顶撞大伯!”

    “他骂父亲是废物,我还不能说一句吗?父亲变成现在这样,难道不是他在暗中安排的?”

    看着刘志良这一脸委屈的样子,刘菲儿也没有多说什么,

    因为她知道,自己这个弟弟说的都是事实,当年她的父亲,就是因为大伯的陷害,才会落成现在这个样子。

    “走吧!进屋再说。”刘菲儿说完,伸手拉起坐在地上的刘志良,朝着大院里面走去。

    迈过铺着地砖的庭院,绕过几个木质的楼廊,两姐妹就来到自家的屋子。

    把刘志良安顿在椅子上,刘菲儿这才松了一口气,毕竟是个女孩子,扶着刘志良这个大汉走了这么久,确实有些吃力。

    “我们现在的处境你也清楚,你那个什么boss,你以后就别再接触了。”刘菲儿在一旁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我受够了现在这样的生活,也许跟着他,会有不一样的明天。”刘志良很笃定的回答道。

    “什么?你疯了吗?”听着刘志良这么说,刘菲儿非常的着急。

    “我没疯。”然后眼神非常认真的看着刘菲儿,“姐!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是这个人,他会让父亲重新站起来。”

    ……没有人知道两姐妹到底在屋子里谈了什么,只知道屋子里的光一直亮到了深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