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怕你丫的啊?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哟!这小妞长得不错啊。”

    鹿倾城皱了皱眉头,他这会儿正认认真真的观察着自己英短,突然一个公鸭嗓的男声响起,鹿倾城转头一看,

    这是个看起来年龄不到二十岁的男孩子,打扮的流里流气,几根头发也梳的立了起来,牛仔裤也挖了几个窟窿,一张脸有些消瘦,嘴里还叼着根烟。

    “我没时间理你,走开。”鹿倾城冷漠了回应了一句。

    年轻人不以为意,开口继续道:“还是个小辣椒,不错,我很喜欢,”

    正在里面看狗的陈高也听到了这个声音,原本笑眯眯的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哪个不怕死的家伙竟敢泡老子的女人。”

    “是谢飞。”老板娘回答道。

    陈高眉毛一挑,“你认识?”

    老板娘点点头,“我这家店铺就是从他家里面租过来的,飞雪街有好多家店铺都是他家的,算是个土少爷,乱收物业费这些不讲,老是来给我们捣乱。”

    陈高一听,摸摸鼻子,看来又是个刺头啊!别的他管不了,可这丫的居然打鹿倾城的主意,那他就不能不管了。

    从里面走出来,就看到一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年轻人正在纠缠着鹿倾城,陈高嘴角坏笑了一下。

    直接走到鹿倾城面前,一把搂住鹿倾城的水蛇腰,笑眯眯的道:

    “老婆,这家伙说你是小辣椒,真是没眼光,你明明就是雪莲花嘛!”

    说完又扭过头对着谢飞:“就是你小子想泡我老婆?”

    猛然被人抱住,鹿倾城脸蛋儿一红,她什么时候跟一个男人这么亲密过?

    随即一股火就从心里就冒出来,狠狠的瞪了陈高一眼,用尽力气想要摆脱,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腰间一紧,耳边就传来陈高的声音:“如果你想摆脱这只苍蝇,就配合一点。”

    听陈高这么一说,鹿倾城就停止了挣扎,不过还是很生气伸出手在陈高腰间狠狠一掐。

    “嘶!”

    陈高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这妞可真够狠的。

    老板娘看到这一幕,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虽然陈高他们是三个人一起来的,安安还坐在陈高的肩膀上,可是她觉得鹿倾城肯定是陈高的普通朋友而已,毕竟鹿倾城实在是太漂亮了,可是眼前的这一幕……

    谢飞的脸色变得铁青,他在这一块待了这么多年,像鹿倾城这么漂亮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今天说什么也不可能放过,

    “小子,你长成这样,也好意思说是别人老公?快把你丫的脏手给我拿开,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打死谢飞都不相信,陈高会是鹿倾城的老公,在他看来,陈高不过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多事佬而已。

    陈高一张脸拉的比驴还长,胸口那个位置剧烈的起伏着,好像很是生气。

    “你他妈的真是眼瞎,老子长得这么帅,怎么就不可能是我宝贝儿的老公了。”说完还抱着鹿倾城往自己靠了靠。

    “你知道我是谁吗?”谢飞脸色一横,在这飞雪街,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陈高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我干嘛要知道你丫的是谁?难道我跟你妈有过一次美丽的错误?生下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玩意儿?”

    “你……你!”谢飞似乎是被气得不行,指着陈高一时间没有说出话来。

    “我什么我,我是你爸爸啊?那你叫一个试试,看看老子敢不敢答应。”陈高嬉笑着说道。

    老板一听这话,‘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不过很快又忍住了,不敢再笑。

    不过心里面却是乐的不行,这个谢飞平时坏事可没少做,有事儿没事的就找他们麻烦,乱收物业费,暗中给人使绊子,大伙都是敢怒不敢言。

    这么损人的话,换谁也受不了,谢飞大吼道:“窝草尼玛……”

    “啪!”

    陈高一巴掌就给他呼啦了过去。

    “你敢打我?”谢飞一脸的不敢置信。

    “嘣!”

    陈高一脚就踹了过去,“老子还不能打你了?”

    “行,有种你就等着,老子今天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谢飞脸色铁青的说道,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亏。

    “怕你丫的啊!等着就等着,”陈高撇撇嘴,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哼!”

    谢飞冷哼一声,就跑出去叫人了。

    这时候老板娘走了上来,轻轻的在陈高耳边道:“年轻人,你们还是赶紧走吧,再晚恐怕就走不了了。”

    “哦!”

    陈高抬了抬眉毛,“谢飞有这么厉害吗?”

    “当然有了,他老爸不光有钱有地,而且还是混黑社会的,你要是再不走的话,恐怕会很危险。”

    鹿倾城轻轻的吮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开口道:“要不,我们走吧!”虽然这些黑道什么的,她根本不屑于去理会,但是她不想去沾惹上这些麻烦。

    “走什么走,怕个屁啊!来一个老子打一个,来两个老子打一双。”陈高很是嚣张的说道。

    “要是他们来一百个呢?你再能打又怎么样?能看好我跟安安吗?”鹿倾城反问了一句。

    “额!”

    陈高愣了一下,鹿倾城说的话并不是不无道理,以他现在的功力,打个几十人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怕的就是这群混混打这两母子的主意,你可别指望黑社会懂什么仁义道德。

    但是就这么走了的话,实在是很憋屈,也和系统的要求背道而驰。

    他想起刘志良这丫的好像认识不少背景不俗的人,好像那些公子哥都以他马首是瞻。

    随即他就摸出电话,找到刘志良的名字给拨了过去,

    “喂!啥事儿?”电话那头刘志良懒洋洋的说道。

    “我可能要死了!”陈高很深沉的说道。

    谁料刘志良根本不吃他这一套,“那你去死吧!你的父母我会替你照顾的。”

    陈高两眼一瞪,扯着脖子大吼道:“他娘的,老子就没有遇到过你这样的员工,扣工资,必须扣工资!”“boss,你老人家有什么事儿就吩咐,刚刚我跟你开玩笑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