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去给我蹲个马步!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才没有呢!妈咪都不怎么理会爸比。”安安在一旁做着鬼脸,还吐了吐小舌头。

    陈高气愤的抹了一把脸,本来还想装个逼的,安安这么一说,一张老脸都丢尽了,

    “闺女!你到底是不是爸爸的亲女儿,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

    安安抬起头,眨拉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撒谎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安安是实话实说而已。”

    “噗呲!”

    雷子在一旁憋不住笑了起来,其它几个人也一样。

    陈高转头狠狠的瞪了这几个人一眼,顿时间这几人就不敢笑了,但是因为憋的太辛苦,边上几人的脸都像猴子的屁股一样,红的透透的。

    陈高这才细声细气的对着安安道:“闺女啊!男人在外面都是要面子的,你以后能不能给老爸留点脸。”

    “哦!”

    安安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爸比对不起,安安以后在外面一定会给你面子的。”

    陈高这才笑着摸了摸安安的头,“真是爸比的好闺女!”

    田大军现在是进退两难,想走吧!边上好几个人都盯着他,想好好站着吧,又怕惹到这几位大佬,一不开心就是给他一个大嘴巴子。

    所以他就一直保持这个奇怪的姿势立在那儿,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牵着线一样往下掉。

    尤其是陈高现在表现的这个态度,让他心里没有一点底,别看陈高一脸的人畜无害,还和女儿打情骂俏的,

    他明白,越是这种笑面虎,做起事情来才会越狠,所以一颗心现在蹦跶的特别厉害。

    陈高这才踱步像谢飞走去,“说吧!这事儿怎么处理?”

    谢飞早就双腿发软,支支吾吾的道:“我的祖宗,你……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陈高两眼一亮,“真的?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嗯!”

    谢飞很屈辱的点点头,只要陈高放他走,赔钱出点血他都心甘情愿。

    “这可是你丫自己说的,不许反悔。”说着陈高就露出一股坏笑,“我派人把你送去东南亚,切了老二再变性,以后你就去接客吧!”

    “什……什么?”

    谢飞哭丧着个脸问道,“大哥,我求求你,能不能换个别的,我真的错了。”谢飞使劲的朝着地面磕着头。

    “妈的!大哥大,你这个实在是太狠了。”

    “对呀大哥大!你让一个青年男性切老二,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折磨人啊!”

    “真他娘的狠,老子算是长见识了。”

    “以前我觉得自己的心就够黑的,直到今天遇见你,我才发现,从前的自己是多么的可笑。”

    雷子四人在旁边不由自主的发出这样的咏叹!

    陈高白眼一翻,“你们这群没文化的土包子,肚子里没点墨水就别学人家大诗人感叹了。”

    “说谁没文化呢?”雷子暴跳如雷的吼道,“你他妈这是看不起人,你有文化你就吟诗一首啊!”

    “哼!”

    陈高冷笑了一下,“老子今天就给你们开开眼。”随后便伸出双手慷慨激昂的念道:

    “啊!大海啊!全是水!”

    “夏天啊!全是腿!”

    “苍井空老师你真美!”

    念完陈高很是浮夸的伸出自己的双手,“怎么样?服不服气,老子是不是比你们都有文化。”

    “牛!”

    “吊!”

    “炫!”

    “炸!”

    四个人齐刷刷向着陈高比着大手指,一脸的服气。

    “哈哈哈哈哈!”

    陈高仰天长笑起来,前世网络的一首打油诗,居然能把这四个人糊的一愣一愣的!

    他们这边在谈笑风生,谢飞那边却一直在磕头,额头上都肿起来几个大包。

    “行了行了!”陈高开口制止道,

    俗话说的好,唯宽可以容人,唯厚可以载物,他跟这个谢飞,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除了接客以外,你还有一个选择。”

    谢飞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慌忙的开口道:“您说,只要不让我去变性,做什么都可以……”

    陈高点点头,“你回去给你爹说,让他把你们这些黑势力散了,不要再做那些丧尽天良,逼良为娼的事情,还有,这条街的商户们被你们为难了这么久,免两年的房租,没问题吧?”

    “这……”

    一听谢飞犹犹豫豫,吞吞吐吐的,陈高有些不满意了,“怎么?有意见?”

    谢飞连忙摆手,“不……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恐怕做不了主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陈高开口道:“只要你爹生的有点脑子,他就不会不答应,你知道的,就算你们不愿意解散,我也会有办法让你们分崩离析!”

    陈高说完,谢飞没精打采的点点头,他知道陈高说的都是实话,

    “给我一个周的时间,一个周我一定把这件事情搞定。”

    “好!”

    陈高答应了,“是个男人就言出必行,不然后果你是知道的。”

    然后又转头对着田大军道:“说吧!你说个道道儿来,我满意了就放你走。”

    田大军一阵汗颜,“我……我爹不是黑社会啊!”

    “啪!”

    陈高上去就是一巴掌,“老子管你爹是不是黑社会,你丫以前坏事肯定没少做,今天又得罪了大爷我,好好想个补救的办法,大爷我就不跟你一般见识。”

    田大军绞尽脑汁的想着,心里慌张的不行,他明白,要是说不出个合适的理由,陈高真的有可能把他卖去泰国,不要怀疑陈高身后那几个人的能力。

    “我……我有点积蓄,我愿意全部拿出来捐给希望工程,以后我改过自新,周末去做社区义工,您满意吗?”

    田大军明白,眼前这个大爷虽然狠,但是却很爱这个社会,很爱这个国家,他说的这些话,无疑是最好的答案。

    “你小子悟性不错,这个理由我也满意,”顿了顿陈高继续说道:

    “但是以上你两说的这些,都是针对你们过去犯下的错做的补救,今天你两敢打我马子的注意,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谢飞跟田大军都是两眼一黑,心说这大爷还想怎么样?不过这些话他们可不敢说出来,只能开口问道:

    “祖宗,那……你还想我们怎么样?”“去,”陈高朝着大街的中央一指,“在那儿给老子蹲一天的马步,我姑且就放你们一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