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叫笨笨就好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爸比,你说安安叫它什么比较好啊?”车上,安安爱不释手的抱着那只圣伯纳犬开口问着陈高。

    陈高朝着后视镜看了看,发现那条圣伯纳犬似乎也很喜欢安安,卷缩成一团躺在安安的怀里,

    “我说闺女啊!那是你的宠物,起名字应该你自己来比较合适吧!”

    “也对哦!”

    安安眨巴了一下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叫什么好呢?要不我就叫它笨笨吧!爸比觉得怎么样?”

    陈高微笑了一下,“只要你觉得好听就行,起什么名字爸爸都支持。”

    “哈哈哈!那就这么决定了,我以后就叫它笨笨。”

    ……

    一路嬉戏打闹,没过多久两父女就回到了香樟山别墅区,刚下车,安安就很吃劲的抱着笨笨往屋子里面走,

    “哎呦!笨笨自己走吧,你太重了,安安抱不动你。”才走两步,安安就是一个踉跄,

    “爸爸来帮你吧!”陈高看不过去,一把就将笨笨提起来。

    “汪汪!”笨笨叫了一声。

    “爸比你别这样拿它,你会把它弄疼的。”安安在一帮焦急的道。

    “好好好!”陈高一脸的宠溺,“我闺女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这会儿就托着它走。”

    笨笨似乎是感觉很舒服,摇了摇自己的尾巴,还伸出舌头在陈高的手臂上舔了舔。

    陈高算是个粗鲁的大男人了,也没介意这脏不脏,

    来到屋子里,安安就蹦蹦跳跳的大吼道:“婆婆,婆婆你快出来,出来看看安安的狗狗!”

    梅姨穿着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哎呦!快让婆婆看看,安安买了只什么样的狗狗。”

    “这!就是它。”安安朝着地上一指,“它叫笨笨,以后就是安安的朋友了。”

    “咯咯咯!”说完安安又嘿嘿嘿的笑了起来,趴在地上尽情的和笨笨嬉闹。

    “梅姨,来沙发上坐吧。”陈高开口道。

    “嗯!”梅姨点点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讲。”

    陈高微微一笑,“还真是什么的瞒不过您,这是这样的,平时您在家的时间比较多,安安又比较喜欢跟笨笨玩,她每次玩完了您记得给她换身衣服,督促她把手洗干净。”

    “这些就是你不提醒,我也会做的,小陈你就放心吧!”梅姨开口回答道。

    “那好!”陈高站起身来,“我今天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我就先走了。”

    “什么事儿这么忙,吃了饭再走啊!”梅姨开口挽留。

    “我又不会客气,我是真有事情。”

    梅姨很理解的点点头,“那好吧!”

    “爸比再见!”有笨笨作陪,安安也没有那么孤单了。

    “安安再见!”

    ……

    走出香樟山别墅区,这会儿是下午三点左右。

    陈高直接把车向着自己家的方向开去,母亲的病他一直惦记在心上,既然他现在有这种能力,又怎能让母亲继续受这份儿苦?

    想到这儿,他脚下油门猛地一踩,车子像脱弓的弦一样,“嗖!”一下就飞了出去。

    时间如白驹过隙,到家的时候差不多是四点了。

    走进屋,陈高发现他的爸妈还有外公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画面看上去倒是很和谐。

    “昨晚没回来,去哪儿睡的。”宋霞关切的问道,“渴了吧!妈妈这就去给你倒杯水。”

    “哎,不用了妈,跟我还这么客气,要喝水我自己倒就行。”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陈高心里却暖暖的。

    “你外公现在住我们家里,你晚上要回来的话,就只能在沙发将就一下了。”陈建国抬了抬的眼镜,脸上有些愧疚。

    “哎呀!爸你说的这是哪里的话,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咱一家人搞这么客气干嘛!多生疏啊。”

    宋文学端着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叹了口气,“哎!到头来,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还不如你这个外孙。”

    陈高连忙开口,“外公,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孝敬你是我们应该做的,你就踏踏实实的住在我们家吧。”

    “是啊!爸,你可千万不要多想,你安安心心住我们这儿就行。”陈建国也在一旁说道,他就怕这个老人家多心。

    陈高皱着眉头想了想,是时候该换一套房子了,他现在身上的钱差不多也够。

    家里面这两室一厅,六七十平米的房子,住四个人确实是有点挤了。

    再有就是,爸妈一天天老了,能多陪陪就多陪陪,老是漂在外面也不合适,最近两天争取把房子这个事情落实了。

    “妈!你进屋来,我有点事而跟你说。”

    宋霞表情愣了愣,“什么事儿啊!搞得神神秘秘的,还不能当着你外公爸爸的面儿说了?”

    “你就别管那么多了!”陈高用央求的口气说道:“你跟我进来就是了。”

    “你这孩子……”最后宋霞还是跟着陈高进了屋。

    “妈,你坐床上吧!”陈高说完就从兜里摸出王丽送的那副银针,用布擦了擦。

    宋霞坐在床上,有些不解的道:“儿了,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给你针灸,你把你的袖子撩上去吧,最后把手膀子全部露在外面。”

    “你真的会针灸?”宋霞一脸的诧异。

    陈高苦笑着解释,“您可是我亲妈,我有必要骗您吗?你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宋霞点点头,然后就把自己的衣袖往上卷了起来,露出那条有些枯瘦的手臂。

    陈高看了看,心里一时间有些揪心的痛,眼前的母亲都被这些病折磨成什么样子了?

    “妈!你躺在床上吧!要不是你的手臂一直抬着会很费力。”

    陈高说完,宋霞就顺势躺了下去。

    陈高深吸了一口气,手指翻飞,十几根银针颤颤着刺进了宋霞的身体,一股无形的气流从他手掌间喷射而出,宋霞手臂上的那些银针轻微的颤抖着,枯皱的皮肤下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宋霞的脸蛋也随着银针的刺入而变得红润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