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发展地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回到屋子的时候,梅姨已经把早餐做好了。

    估计是鹿倾城很喜欢喝小米粥的缘故,所以每天早上,基本都有小米粥。

    “爸比早!”安安穿着睡衣,蓬松着头发,时不时用手揉揉眼睛,看上去没怎么睡醒。

    “我说闺女,你这都放假了,就不能多睡会儿?起来这么早干嘛?”陈高关切的开口道。

    安安挠挠颈子,“习惯了。就算不起来——待会儿妈咪也会去叫我。”顿了顿继续开口道:“反正都睡不了懒觉,我还不如做一个自觉的乖孩子呢!”

    “哎!”

    陈高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样去说这件事情,他一心想要溺爱女儿,但是鹿倾城要求安安早起绝对是为安安好的,因为懒是堕落的开始——

    最后他只能站起身来开口道:“走吧闺女,爸爸去给你洗脸。”

    安安乖巧的点点头,“好!”

    帮安安把一切收拾好,一家人就很和谐的坐在桌子上吃早餐。

    鹿倾城已经换上了他的ol职业装,随之而来的,就是她那冰山一样的气质,拿起勺子喝了一口粥,抬起头来开口道:

    “今天上班的时候不允许把安安带着去,更别说那条狗了。”

    安安一听不能跟陈高在一起,一时间变成了一张苦瓜脸,一副随时都要哭的样子。

    陈高看在眼里,赶紧开口道:

    “我说老婆——我一个小小的保安队长,上班带个孩子好像也不过分吧,再说了,这公司不也是你的吗?对不对。”

    “不行就是不行。”鹿倾城很坚硬的开口道:“正因为我是领导阶层,更应该以身作则,安安又不是小孩子了,在家有梅姨跟笨笨作伴,你用不着这么惯着她。”

    “小姐!——”

    梅姨在一旁欲言又止,“那个……你就让安安跟着一起去吧!”

    “梅姨,这不是带不带的问题,这是原则问题,我作为公司的掌舵人,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说完放下碗,“我吃饱了,我上班去了。”

    鹿倾城家里的车不少,所以今天她不会再跟陈高坐一辆车出门……

    “爸比——你能不能早一点回来陪安安玩。”鹿倾城走后,安安在一旁很委屈的开口道。

    陈高宠溺的摸了摸安安的头,“闺女,咱们明面上打不过,咱们可以发展地下啊!——最后上演一出漂亮的农村包围城市。”

    安安抬起头来,一脸不解的看着陈高,“爸比,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高眨眨眼,“闺女,你妈妈在的时候,我们答应她不就行了,现在她都走了——我带上你她是不是也管不着了?”

    “爸比……你的意思是你今天依然会带上我?”安安眼睛睁的大大的。

    “对!”陈高点头回答,他在雅思国际待的时间不会太长,因为拳头文化还有好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呢,估计上班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就算带上了安安,也不会在鹿倾城眼皮子底下。

    “爸比最好了!”说完安安亲昵的往陈高的怀里钻了。

    梅姨看到这一幕,会心的笑了,“姑爷,你可真是个好父亲。”

    “梅姨……你这说的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我算哪门子的好父亲啊!”陈高连忙摆手否认。

    梅姨很认真的开口道:“安安能有你这么个爸爸,可真是幸福,不像小姐那样!”说着梅姨揉了揉眼睛,显然是为鹿倾城的遭遇感到不平。

    对于鹿倾城的事情,陈高或多或少还是知道一些的,看着梅姨这个样子,陈高心里也不自在。

    “梅姨,你放心吧,以后这个家有了我,那些不好的事情都不会再发生了,我向你保证。”

    “好!”

    说完这一句,梅姨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控制一下,起身开始收拾碗筷。

    恰巧这个时候,陈高的电话响了,摸出了一看,竟然是刘香云打来的,

    陈高心里一时间有些复杂,自从跟鹿倾城领证以后,他好久都没有刘姐联系了。

    按下接听键,陈高开口道:“喂,刘姐!”

    那边的刘香云似乎是有些事情,“小陈你在哪儿呢?有空吗?我这儿遇到了一点麻烦。”

    陈高皱了皱眉,有些担心,“大姐,你把话说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听到他这么说,刘香云好像慢慢的放平了心,“这样的我骑自行车被撞了,但是那个轿车的车主不让我走。非得让我赔钱,说我把他车给蹭花了。”

    一听是钱,陈高就放心了很多,“大姐,他要你陪多少钱?”

    “十万!”

    “什么?”

    陈高一听这数字,顿时惊了一跳,他么的什么车蹭块漆要十万,这不是敲诈吗?

    而且电话那边特别特别的吵,显然这件事情闹的不小,以刘香云这样的脾气,是很难跟别人吵起来了,想必对面应该是很过分。

    “大姐,你别着急,你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来。”

    “我在中华路天桥下面。”那边的刘香云开口道。

    “好!你别急,有我在没事儿的。”陈高给刘香云吃了一颗定心丸。

    挂了电话,陈高就朝着安安招招手,“闺女,今天情况比较特殊,能不能把笨笨放在家里。”

    看陈高的表情比较严肃,安安乖巧的点点头,“好的爸比,安安听你的。”

    ……

    中华路天桥下!

    “今天这件事情,你必须给个说法,要不是看你是个女人,我特么早就动手了。”一个四十岁的中年很跋扈的开口道。

    “我劝你把嘴放的干净一些。”刘香云很平静的开口道:“第一,违反交通规则的是你,你把我撞到以后,连句抱歉的话都没有,还一直嚷嚷着让我赔钱,我凭什么陪你?”“我告诉你,我这车才买一个月,接车价是90万,”中年男子指着旁边一辆黑色的奔驰开口道:“你的自行车弄坏了我的车灯,还有油漆,少了十万你今天别想走,你一个自行车值多少钱?还有你受伤医药费能要多少?跟我这车能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