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蒂花之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子,你我素未谋面,但你却伤害了我刘家的人,这件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现在我就废了你丹田,截断四肢,聊表惩罚。”

    刘宽浑厚深沉的声音响起,俨如上帝的审判。

    “哈哈哈哈!”

    陈高突然狂笑起来,开口道:“你们刘家还真是了不起啊!打算把我弄瘫痪在床,一辈子靠吸管吃饭,还是‘聊表惩罚’?”

    “小子,我刘宽活在世上八十载,还从来没有遇到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人。”刘宽摸了摸自己的胡须,“你很嚣张!”

    “老子嚣张怎么了?”陈高白眼儿一翻,“你这条老狗也不是什么好人!”

    “找死!——”

    刘宽顿时勃然大怒,再也不想跟陈高废话下去,脚下发力,犹如一阵清风刮过,瞬间消失在原地,朝着陈高的方向冲过来。

    看到刘宽要动手,刘志良顿时大惊失色,“小心!”

    躺在地上的刘天明以及管家刘长河,和那些在场的侍卫,都认为陈高这次是死透透了。

    “砰!”

    一声炸响,顿时间地上的青砖横飞,带起阵阵灰尘,而处于战斗中心的陈高跟刘宽被湮没在这灰尘之中,看不清楚到底什么情况。

    但——只是一瞬,刘宽就从灰尘中走了出来,他毫发无损,双手背腰,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我爹赢了!”

    “家主胜了!”

    ……

    倒在地上的刘天明刘长河等人虽然自身被废,但是看到刘宽把陈高打败,大仇得报,虚弱既兴奋的开口大叫起来。

    全场所有人脸上都是一脸的开心,因为他们都是刘家人,外敌来犯,被依规惩处,怎么说都是一件特别高兴的事情,因为这无形之中又展示了刘家的神圣不可侵犯。

    只有一个人,一脸魂不守舍的站在原地,那就是刘志良!

    “他死了吗?”

    “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呢?”

    “他不是一直都无所不能的吗?”

    刘志良在心里一遍遍的问着自己,刚刚那场面,刘宽是使出了全力,天级中期的古武者,一拳是可以打死一头大象的,何况是人呢?

    如果……

    我跟他从来都没有认识。或许他就不会卷入这场纷争当中,也不会死!

    想着想着,刘志良仿佛自己浑身都被抽干了一样,“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撕心裂肺的吼道:“兄弟,我对不起你!”

    但是刘家的人根本不为所动,一个个凶狠恶煞的盯着刘志良,

    “这个吃里扒外的废物,迟早会被赶出家门!”

    “可不是吗?跟他的父亲没什么两样。”

    “当着家主的面儿都敢向着外人,可见这杂种早就是跟外界勾结好了!”

    “还好家里面的人英明,从小就不怎么待见他,不然的话,又会多样一个白眼儿狼!”

    ……

    听着这些议论,刘宽的脸色非常的难看,“逆子,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执迷不悟吗?”

    刘阔看着刘志良,也是一脸的痛心疾首,再怎么说,这也是他的亲孙子,奈何发生了这等事情,他也不好去多说什么!

    “我对不起你!”刘志良似乎是听不到周围的这些声音一样,魔怔般的对着中央那堆废墟大吼道。

    “冥顽不灵!”刘宽大喝一声:“到了此刻还不知悔改,休怪老夫不讲情面了!”

    说完就伸出手掌,作势要向刘志良拍去!

    刘阔把脸撇向一边,不想去看这样的场面。

    但是刘志良此刻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去顾暇自己的安危,一个劲儿的朝着废墟中央狂吼,似是要把陈高唤醒一般。

    刘宽看到这一幕,心里更是愤怒,刚刚心里生出的那一丝怜悯荡然无存,不由得加重了手上的力度,朝着刘志良的天灵盖拍去。

    对!就是天灵盖,他这一掌,不是要废了刘志良,而是要刘志良‘死’。这就是叛徒的下场。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很突兀的响起,“喂!老王八蛋老狗,有种你就对付老子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刘宽一下子分了神,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然后转头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随后一脸的震惊,“怎么可能?”

    只见陈高从废墟中毫发无损的走了出来,只是浑身的衣服已经没了,下体就只有一块残布捆在腰间,挡住了那关健的部位。“老王八蛋,你特么有没有一点武德。”陈高直接跳起来开始骂娘,“你看看,你打架就打架,你把老子衣服震破是你妈几个意思?搞得老子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块布遮着,老子好歹也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你这太不讲究了。”

    随后又转头对着刘志良训斥道:“你是在哭丧呢?大爷我活的好好的,特么的,你是眼睛不好使还是咋地?那老王八看着像能打过我的人?你这太伤人了,我擦!”

    刘志良本来是破涕为笑,但是看到陈高这一通骂下来,再结合自己刚刚那表现,瞬间觉得很尴尬,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是有点那啥?

    “我去尼玛!”刘志良假装很牛逼的开口道:“我特么是一时感触,我为祖国今天的繁荣昌盛而高兴,才会泪如雨下,你以为老子是为你呢?”

    陈高一脸的黑线儿,“我尼玛,还有这么玩儿的?陈独秀同学你先坐下,李大钊同志有话要说!”

    ……

    刘宽这会儿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着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口骂街,瞬间就是火冒三丈,

    “小子,就算你接了我一掌又如何,我就不相信你还能够接住我这第二掌!”陈高摇摇头,“不信你可以试试,就像是我能打你第一次,就能打你第二次一样,更过分的是老子看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等量代换,就是我能接住你第一掌,就能接住你第二掌,更过分的是你使出的招数爷

    爷都能接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