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怀璧其罪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胆小贼,胆敢在我刘家放肆。”

    人未出现声先到,这是一个老人的声音,但又不是那种病态的老,仿佛是一杯酿了很长很长时间的酒,其中的味道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就只是这声音而已,就让陈高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他明白,自己这次恐怕是遇到强敌了。现在亦退亦进都已经来不及,

    “小子,你这次死定了。”刘宽躺在地上哈哈大笑道。

    刘阔也在一旁帮腔,“你真当我刘家没有高手吗?那我们怎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刘天明对着天空大吼道:“老祖宗,杀了这个小子,为你孙儿报仇啊!”

    “老祖宗,今日你若不出现,我刘家肯定是要灭门,还希望你为刘家挽回颜面。”刘长河也在一旁虚弱的开口说着。

    话音刚落,一阵清风拂过。

    一名身穿素衣长衫的男子从天而降,他的鬓发有几缕白丝,但是红光满面,手握折扇,仙风道骨,

    这男子看上去也就四十多岁左右,跟陈高想象中的那种老祖宗差了十万八千里。

    当看到男子,刘阔刘宽双手撑地,头向着地面磕去,

    “嘣!”一声响头。

    “爷爷!你可来了,要不然今日我刘家看恐怕要消失在这古武界了。”

    陈高顿时一脸的茫然,试想,一个**十岁的老头跪在地上,对着一个中年人毕恭毕敬的叫爷爷,是何种的视觉冲击?

    但是中年人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自然,“阔儿,宽儿,你两好歹也是天级高手,怎么会让刘家落难到这般地步。”

    刘宽一脸的苦涩,开口道:“老祖宗,恐怕说出来你不信,”他的手朝着陈高一指,“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将我们打败了,还扬言要屠了徐家。”

    刘阔也开口道:“爷爷,还希望你为我们做主啊!”

    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头,就算是他二十多岁的时候,也才玄级后期而已,那时候已经算是一个不可一世的天才少年了。

    可是今天————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竟然不费吹灰之力的打败了两个天级高手,这不得不让他感叹,“山外有山,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他现在很好奇,陈高的修为到底达到了什么层次,是天级后期,还是先天大圆满,亦或者是后天大圆满。

    但当他盯着陈高看了好几眼,竟然发现自己看不透!

    陈高身上没有丝毫的气流波动,也没有古武者与生俱来的气场,跟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没什么区别,这不得不让他心里有些震惊与好奇。

    “小友,老生刘傲天,不知小友如何称呼?”

    陈高一听,这人不像是那种不友好的,于是就开口回答道:“陈高!”

    刘傲天摇了摇手中的折扇,“你小小年纪,能够打败天级期的高手,想必修为不低,更是旷古绝今的古武奇才,但是我很好奇,以我的修为,竟看不透你的修为,小友能否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境界?”

    这个问题也是陈高自己想知道的,他知道自己很能打,也和能抗,但是在古武界到底是个什么水平,心里也没什么底,“实不相瞒,我自己也不清楚!”

    “哦?”刘傲天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刘阔看到这一幕,还以为是陈高不买刘傲天的账,这个时候还在挑衅他们刘家的威严,顿时勃然大怒,“小子,你以为你是谁,你信不信我爷爷分分钟让你沦为废人?”

    “哪里来的杂种,我们两兄弟不如你,我们认了,难道你真以为你已经天下无敌不成?竟敢这般回答我们祖宗,你找死。”刘宽也在一旁大声吼道。

    ……

    “停!——”

    刘傲天伸手制止,两个人这才闭嘴,“这种隐藏修为的,我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一般修为比较高的人可以在修为低的人面前隐藏自己,还有一种就是宝物,这世上专门隐藏修为的宝物。”

    顿了顿略有深意的看着陈高,“我虽然看不透你的修为,但是你这个年纪,撑死就是先天大圆满的修为,而我的修为,肯定是能碾压你的,那么现在就很明显了,你身上有宝物。”

    看着刘傲天如获珍宝似的盯着自己,陈高心里一阵不舒坦,感觉就像一猥琐大叔盯着花姑娘似的,你说这特么谁受得了?

    同时,他也深知一个道理,就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可特么问题是——陈高身上也没啥东西啊!

    “如果我说,我身上什么都没有,你信吗?”“小子,你还真是不识抬举啊!”刘傲天一改刚刚文质彬彬,露出原本就有的贪婪跟狰狞,“如果你身上有宝物,今天你是不可能走掉的,如果你有点脑子的话,东西交出来,我今天就放你走,如若不然,后

    果你应该清楚。”

    陈高真的很无奈,“我再说一遍……我真的没有任何东西。”

    “找死!”

    刘傲天恶狠狠的说了一声,就朝着陈高冲了过来。

    面对强敌,陈高也是虚汗涔涔,脚趾头都快把脚底给抓穿了,因为这是他重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危机。

    “砰!”

    果不其然,他连徐傲天怎么出手的都没有看清楚,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

    “哐当!”

    落地之后,刘家大门口的石狮子被他的身体撞得粉碎,可见力度是有多大!

    “噗呲!——”

    一口鲜血从陈高的口中喷涌而出,肚子里所有东西都像搅在了一起一样,让陈高难受异常,整张脸变得铁青,豆大的虚汗牵着线往地上流。

    “陈高!——”刘志良大喊一声扑了上去,“你怎么样?”

    陈高现在说句话都很困难,虚弱的抬起手,把刘志良推开,

    意思很明显,刘志良再怎么说都是刘家人,刘傲天无论如何都会给刘志良留一条小命,如果这个时候再跟陈高站在一起,那么结果到底怎么样,谁也说不清楚了。

    “我草你妈!”刘志良破口大骂:“都什么时候了,你特么还跟老子这么见外。”“逆子!”刘阔一脸的痛心疾首,“你到现在还胳膊肘往外拐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