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蛇鼠一窝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学校跟你老爸发生口角的是罗大奎的小儿子罗中,打你爸的是他大儿子罗辉!”

    姚永志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部都说了出来,希望陈高能够放他一马。

    正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来电显示上写的是罗辉。

    陈高自然也是看到了,手指朝着姚永志一指,“接,该怎么说话你自己应该清楚!”

    姚永志点点接了起来,把免提开上,“喂!罗少,你找我什么事儿?”

    “姚所长,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今天这事儿你可帮了我大忙,我们现在六福酒楼吃饭呢,就差你一个了,你马上过来。”

    “哦!好,你们都有哪些人?”姚永志现在是尽量的帮陈高套取更多的信息,希望陈高到最后能够收拾他收拾的轻一些。

    “都是你们这些帮助我的人,跳桥高中的校长跟主任——还有那些医院的干部,现在就差你一个人了,你可不要掉链子啊,今天吃了饭,晚上我还有节目给你们安排,赶紧来吧!”

    “嗯!——你们在那儿等我吧,我马上就来。”

    说完就挂了电话……

    “算你识相!”陈高狠狠的瞪了姚永志一眼,这个人虽然有罪,但是罪不至死,打断他一条腿,把他工作拿掉,这也算是他应有的惩罚了。

    “最后警告你,不要通风报信,不然的话,你会死的很惨!”

    说完陈高就带领着自己的大部队朝着六福酒楼赶去。

    ……

    姚永志趴在原地,脸色苍白,双眼无神,

    虽说陈高放过了他,但是这事儿远远没有结束,要是陈高能把罗家收拾了那还好,反之——陈高要是败了,那时候罗家肯定会疯狂的报复。

    那可是黑社会,杀人放火,逼良为娼的事情肯定没有少做,到时候事情暴露,罗家是不可能放过他的。

    所以现在他必须做出抉择,是站在陈高这一边还是站在罗家那一边。

    这是一个赌命的买卖,赌赢了荣华富贵享不尽,赌输了,那就万劫不复了。

    想到这里,他狠狠的扇了自己一耳光,要不是当初贪图那些小便宜,又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想要抽身都很困难。

    最后,他还是把宝押在了罗家身上,因为他不了解陈高,然而对于罗家的可怕,却是深以为然。

    他摸出电话给罗辉打了过去,“罗少……对不起!”

    那边的罗辉没有明白姚永志是什么意思,“姚所长,你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啊!”姚永志一脸的苦涩,“是这样的,那个……陈建国的儿子有点本事,我刚刚差点连命都没有了,他们刚刚用刀驾着我的脖子,非要逼问你的下落,我不敢不说,要不然我这小命就没了,还希望罗少你能够理

    解!”

    “你说这个啊!”电话那头的罗辉根本不以为然,“这事儿不怨你,刚刚张院长已经给我打电话了,我现在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就怕这小子不来呢!”

    姚永志暗叹罗辉的阴险,今天这事儿要是自己不打电话过去的话,陈高能够找到他,肯定是知道自己报的信,到时候谁胜谁败,倒霉的都是自己,

    但是这些话他不敢开口说出来,只能祈祷罗辉不会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罗少英明……这件事确实是我做的不对,但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

    “哈哈!”罗辉爽朗的笑了一声,开口道:“老姚啊!这事儿我知道不赖你,你能打电话来,说明你心里还是有数的,我在这儿再次谢谢你了——在跳桥区,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找我罗家的麻烦,你就等着听我的好消息吧,你不是被那小子打了吗?这

    仇我替你报了,到时候把他弄到局子里,你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听到罗辉这么说,姚永志握紧了拳头,任谁腿被打断,心里都是有怨气的,何况他还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呢?

    对于陈高,姚永志现在肯定是恨之入骨的,但是刚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既然罗辉有可能给他这样一个机会,到时候他肯定把自己受的这些苦,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那就谢谢罗少了!”

    “你跟我还客气啥?”那边的罗辉开口道:“我听你说你腿折了,赶紧找人带你去医院看看吧,这事儿完了以后,你的好处少不了的。”

    “那就真是太感谢罗少了。”姚永志感恩戴德的开口道:“以后罗少要是有什么事,只要一句话,我姚某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能麻烦你的地方,我一定不会客气的,我现在又是要忙,那就先挂了。”

    姚永志连忙开口:“好的!”

    挂了电话,姚永志一脸轻松,他觉得自己这条腿断的算是值了,因为这样,无疑让他罗家的关系更加亲密了。

    至于那个陈高,就等着他的报复吧!

    ……

    而远在六福酒楼的罗辉,听了姚永志的报信,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常的举动,显然,陈高会来找他报仇,他早就知道了,而且如他说说,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

    只要陈高敢来,那就是瓮中之鳖!

    “李校长,段主任,我敬你们一杯,今天这事情是在学校发生的,到时候真要是查下来,还得看你们了!”罗辉端起酒杯,对着两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开口道。

    “罗少爷说的这是哪里话,我李某能够帮到你,是在是我的荣幸,罗少这么说就见外了!”段主任也在一旁帮腔道:“老李说的对,能够帮到罗少那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再来说说那个陈建国,一个冥顽不灵,顽固不化的老家伙,活该被收拾,他那儿子陈高我也认识——翻不起什么大浪的,罗少

    大可不必担心。”

    “谢谢提醒!”罗辉向段主任微微的鞠了一躬,不得不说,罗辉这表面工作做得还是很到位的。

    段主任瞬间觉得受宠若惊,“罗少,你别这样,我段某承受不起,”

    罗辉摆摆手,“客套话咱们就不说了,说多了就生疏了,都在酒里,干了!”

    李校长跟两个人都豪气的举起酒杯!“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