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你别管那么多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刻的梁红艳失望透顶,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再跟李天华过下去了,

    她转身就走,不想再跟李天华说一句话,哪怕只是一个字。

    “臭婆娘,你还想走?”李天华顿时大怒,走上前去狠狠的抓住梁红艳的头发。

    “啊!——”

    梁红艳吃痛的叫了一声,“放开我,你再这样我报警了。”

    “你报啊!”李天华有恃无恐的大喊道:“老子管我自己的老婆,谁特么敢管。”

    梁红艳知道现在的李天华已经无药可救,摸出自己的电话就准备报警,只是她手机刚刚摸出来,就被李天华一巴掌给拍掉在地,

    “贱人,你特么再报一个警试试?”

    梁红艳突然间用力跟李天华撕扯着,因为她不动的话,是不可能逃过李天华的魔掌的。

    “砰!”

    李天华狠狠的一脚将梁红艳踹倒在地,“骚妇人,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说着李天华就准备冲上去打梁红艳。

    “住手!”小区的门卫提着电棍走了出来,刚开始他只是觉得小两口在吵架,并没有打算管,谁知道事情越闹越严重,这都打起来了,他不能不管。

    “关你屁事,老子打自己的老婆,碍着你了?”李天华一脸的不高兴。

    保安径直朝着梁红艳走过去,将梁红艳从地上搀扶起来,

    “谢谢!”梁红艳梨花带雨的说道。

    保安摇摇头示意没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呦呵,你小子一个垃圾保安,也想勾搭我老婆是吧?”李天华非常气愤的说道:“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凭什么?”

    这句话说的是非常的伤人,但是保安也知道李天华是喝了酒,没打算跟他一般见识,而是对着梁红艳开口道:“要不我帮你报警吧!”

    “谢谢,不用了!”梁红艳也不想去警察局丢那个脸,“我现在就走,希望你帮我一下,不要让那个酒疯子纠缠我。”

    这保安还是挺正义的,点点头,“行,那我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你自己小心点。”

    梁红艳再次致谢,然后转身走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就准备走。

    看到这一幕,李天华哪肯?

    “臭婆娘,你今天想要走,门儿都没有。”说完就要追上去。

    却是被保安拦了下来,“先生,还请你不要纠缠这位女士,今天有我在,你是不可能伤害她的。”

    “滚!——”

    李天华勃然大怒,“你特么要是再拦着我,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你可以试试!”保安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其实喝酒喝醉,不过是给那些耍酒疯的人找了一个理由而已,现在的李天华看着保安手里提着一根电棍,哪敢真动手?就在他们僵持的时候,梁红艳已经坐上车走了。

    “行,你小子有种,你给老子等着。”狠狠的撂下这么一句话,李天华也走了。

    保安笑笑,踱步回到了自己的保安室。

    出租车上,梁红艳止住了自己的眼泪,掏出电话给朱亚琴打了过去,

    “我今晚来你那儿住。”

    “你怎么了?”那边的朱亚琴关切的问道,“我听你的声音不太正常。”

    两个人认识了很多年,在公司又是亲密无间的搭档,所以梁红艳的事情,朱亚琴也都知道,

    “我不想说,你在家吧,在家我就过来。”梁红艳一脸的疲倦跟落寞,

    “我在家呢!”朱亚琴显然是发现了梁红艳的不对劲,“你来吧,我在楼下去接你。”

    “嗯!”说完梁红艳就挂了电话。

    ……

    对于梁红艳的遭遇,陈高一点都不知道,这会儿他已经来到了第一医院,病房里依旧是那几个人,

    “爸,你好些了吗?”

    陈建国点点头,“我现在没什么事儿,你让香云这闺女回去吧!天天耗在这儿,别人也有事情要做。”

    “伯父,没事儿的!”陈高还没来得及开口,刘香云就说道:“我那边都请好了一个月的假期,反正我平时也没什么要做的,我就留下来照顾你吧!”

    “刘大姐,这怎么行。”陈高开口道:“你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医院这边我会安排,”

    “哎呀!”刘香云摆摆手,“我不都说我请好假了吗?我平时没事儿也是一个人,倒是陪在医院里陪叔叔阿姨聊聊天,还没那么闷。”

    “行吧!”陈高有些无耻的答应了,他现在确实是有很多事情要忙,光是留这老两口在这里,他也有些不放心,刘香云本身就是学医的,而且跟自己的爸妈也聊得来,她能够在这儿,陈高也就放心了,

    “爷爷,奶奶!”安安怯怯的开口叫道,因为昨天宋霞跟鹿倾城闹矛盾的事情,搞得安安现在有些敏感。

    宋霞本来是在想事情,但是看到安安的出现,一下子就欢喜的不行,但是看安安有些怕自己的样子,宋霞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孙女啊,昨天的事情是奶奶做的不对,你别生奶奶的气行不行?”

    “我……安安不生奶奶的气。”安安眨巴着两个大眼睛,“只是……有些怕奶奶。”

    “哎呦,我的亲孙女儿啊,奶奶又不凶,你怕奶奶干嘛啊?”宋霞在一旁慈笑着开口道。

    “不知道哎!”安安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用小手比划了一下,“只是有那么一丁点怕了。”

    陈高知道,碰到昨天那样的事情,对于小孩子而言,或多或少有些阴影,过段时间就会好了,现在宋霞这样子,反而会适得其反。

    “妈,出来吧,我有事儿对你说。”

    “你这孩子,有什么人事儿还不能当着大伙说,大家都不是外人。”宋霞嗔怪的看了陈高一眼。

    最后还是跟着陈高走了出去,安安跟陈建国之间倒是没什么,这丫头谁看见了都喜欢的不行,包括刘香云,所以病房里倒是其乐融融的一片。

    来到外面的走廊上,宋霞开口道:“我说娃儿啊,你到底有什么要跟妈说的,搞得这么神神秘秘。”

    “就是关于安安的事情。”陈高苦笑了一下,“安安现在怕你是正常的,过段时间就好了,所以你也别多想。”

    “嗯!”宋霞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昨天那事儿后来我考虑了,确实是我做的不对。”

    “那就好!”

    “对了,你跟这刘香云是什么关系?”宋霞疑惑的开口道:“我看这闺女是对你有意思啊,长得挺好看,脾气也好。”陈高知道宋霞的意思,但是现在他自己好多事情都顾不过来,也没心思去琢磨,“妈,你就别瞎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