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余生都是你
    坐在床上,陈高愣了愣神,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他找到自己的衣物,从里面掏出一根皱巴巴的劣质香烟,深深的吸上一口,整个人顿时清醒了很多。

    他跟刘香云之间,确确实实是发生了那种事,他的内心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儿,

    ……

    穿好衣服,他能够听到厨房里传来的铿锵声,应该是刘香云在做早餐,他拖着缓慢的步子走到厨房,一眼就看到了刘香云那惹人遐想的背影,

    不争气的他又有了生理反应,他的脚步很轻,刘香云并没有发现,

    悄悄的来到刘香云身后,陈高伸出自己的双手,从刘香云的腰间穿过,然后轻轻的抱着刘香云。

    刘香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大跳,随即从他身后传来浓浓的雄性气息,还有背后那坚硬的触感,刘香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起来。

    她很享受这样,也很喜欢两个人之间的这种亲昵,因为在她的内心里,陈高有着很重要的位置,不然也不会把保留了这么多年的第一次给陈高。

    “云姐,你身上可真香!”

    “你小子就会花言巧语,”

    “怎么是花言巧语呢?我说的可都是真的。”陈高一脸认真的说道。

    “你赶紧去洗脸吧!洗完吃早餐。”

    “云姐……早上运动运动比较好,所以我想……”说到这儿,陈高的手就不老实起来。

    刘香云的脸一下子红的发烫,弱弱的开口道:“你就知道欺负我!”

    陈高赶紧开口:“云姐,我怎么就欺负你了?我疼爱你还来不及呢!”

    被陈高这么一弄,刘香云的脸上也出现了一抹潮红,不过最后她用力搬开了陈高的手,“不……人家下面现在还在疼呢!”

    想想也是,陈高重生之后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开荤,在拿下一血后,他又怒拿了一个哇抓q。

    女生的第一次都会很疼,这一点陈高还是知道的,所以刘香云这么说,他就控制住了自己的兽欲跟邪念。

    然后在刘香云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才不舍的走去卫生间洗漱。

    来到里面,陈高发现梳妆台上不知道何时已经多了一支牙刷和一张崭新的毛巾,想必是刘香云为他准备的。

    他会心的一笑,能够遇到刘香云这样的女人,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洗漱好以后,陈高就来到客厅跟刘香云一起吃早餐,期间,两个人并没有太多的对话,只是默默的看着彼此,眼神里流露出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

    “云姐,我喜欢你!”陈高突然开口道。

    “嗯!”刘香云轻声道:“大清早的,干嘛要说这么肉麻的话?”

    陈高深深地吸了口气,脸色有些复杂,“云姐,我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我给不了你那种正常的夫妻生活,你跟我在一起,注定就只能……你这么优秀,是我不好!”

    刘香云能看出陈高的无奈跟愧疚,“陈高,我也喜欢你,我不需要你天天陪着我,我也不需要什么名分,我只要知道,在你的心里有我,我就满足了。”

    “云姐……我!”

    刘香云突然伸手打断陈高,“真正的爱情不是一时好感,而是明明知道没有结果还要坚持下去的冲动,我知道遇见你不容易,错过会很可惜,反正最好的结果是余生只有你,最坏的不过是余生都是回忆。”

    陈高听完,内心的感触非常的深,他真的没有想到刘香云会这么说,他现在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态度跟感受。

    最后他深情的看了刘香云一眼,“云姐,以后的下雨天,我一定会在你身边,无论何时何地!“

    “嗯!”刘香云不做作也不矫情,轻轻的应了一声:“我记住了!”

    ……

    早餐吃完,陈高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所以他有些不舍的开口道:“云姐,我有事的先走了!”

    “嗯!”刘香云点点头,“我收拾收拾,也得去上班了。”

    “你今天……就别去了吧!”陈高知道刘香云身体不舒服。

    “那怎么行!我已经请假了好几次,再请假,估计工作就得丢了,那我可就得饿饭了!”

    “我养你啊!”陈高毫不犹豫的说道。

    刘香云幸福的笑了笑。

    “答应我,今天就别去了,行吗?”陈高开口道。

    看着陈高那真挚的眼神,刘香云觉得自己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好!”

    ……

    从沙河小区出来以后,陈高本来打算去公司的,但是想了想,还是朝着香樟山别墅区走去,

    昨晚一宿没回去,或许鹿倾城不在乎,但是担心他的人还有自己的女儿跟梅姨。

    来到香樟山别墅区的时候,时间还很早,鹿倾城也并没有出门,三个人正围在桌前吃早餐。

    看到陈高进来,安安有些兴奋的开口道:“爸比,昨晚下了那么大的雨,你去哪儿了?可把安安担心坏了。”

    陈高慈笑着朝安安走了过去,摸了摸安安的头,“你老子可是超人,超人有什么好担心的?”

    “也是哦!”安安很认真的说道。

    “姑爷啊,你说你晚上不回来,好歹也得打个电话回来啊!你这样可把我们大伙儿都担心坏了,昨晚小姐可是等你等到很晚呢!”梅姨在一旁开口道。

    “谁担心他了,我只是睡不着而已!”鹿倾城才不会承认自己做的那些囧事。

    不过她脸上流露出的那一丝不自然,还是被陈高看在眼里,不过并没有去拆穿,自己这老婆平时对自己冷冰冰的,没想到还会关心自己。

    “老婆,其实你关心我可以说出来的。”

    “谁关心你了,你不要自作多情好不还?”鹿倾城狠狠的瞪了趁高一眼。

    趁高无所谓的撇撇嘴,自顾自的找个位置坐下,

    鹿倾城一下子就闻到了陈高身上那不同寻常的气味儿,那是只有女人才会用的香水味儿,

    陈高昨晚没有回来,这件事情现在已经很清楚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陈高跟别的女人厮混,鹿倾城里的心里会有一些些酸楚,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说说吧,你昨天到底去哪儿鬼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