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2章 杀意
    ,精彩小说免费!

    “那你知道他们两的具体住处吗?”陈高对着冯水涵问道。

    冯水涵无奈的摇摇头,“这个……我真不知道。”

    陈高的脸色有些铁青,因为现在多耽搁一分钟,就意味着多一分危险,那么现在他只知道鹿倾城的大概位置是在杏花村,但是却不知道她的具体位置。

    这一刻究竟该怎么办呢?

    想要靠人际关系去查找,这么偏僻的地方,而且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到,无异于痴人说梦,除非是老天开眼。

    就在陈高都快要绝望的时候,他想到了系统,虽然这碎碎嘴的家伙现在很少说话了,但是在关键的时刻,还是很靠谱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

    他脑海里刚浮现出这个想法,耳边就响起了系统那机械的声音,

    陈高用意识跟系统交流着,“嗯!你能行吗?”

    系统很是不满。

    “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我现在情况紧急,所以说话不经过大脑的。”

    “大哥,亲哥。”

    “大爷,亲大爷!”

    “难道你非要逼我使出大招吗?”陈高一脸的愤怒。

    系统压根不屑,

    “爷……爷爷!”

    “别特么得寸进尺,快点告诉我鹿倾城的位置。”

    “什么?”陈高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么贵,你丫这不就是趁火打劫吗?”

    “唉!”陈高无奈的叹气,求人办事儿腰板就是伸不直啊!“行行行,你扣吧,赶紧的。”

    随即,一副虚拟的电子地图出现在陈高的眼前,而地图的中央还有一个红点是被特别标记的,想必,那应该就是鹿倾城现在所处的位置。

    ……

    这是系统最后的声音,到了这儿,陈高直接熄火下车,出现在他面前是一幢平房,两楼一底,并排三间,房前有个两百平方的水泥坝子,外面有个铁门。

    系统说在这儿,那就百分之一百万不会出错,

    所以,下车以后,陈高急匆匆的就吵着院子里面赶去,这时候冯水涵从车上走了出来,“陈高,你干嘛?”

    到现在为止,冯水涵都不理解陈高的所作所为,完全没有打电话进行过任何的询问就将车子开到这里,而且现在正准备私闯民宅,她怎么都想不通。

    “还能干嘛?救人啊!”

    “你怎么知道倾城就在里面?”冯水涵一脸的不解,陈高这未免也太儿戏了吧。

    “这个,我一两句跟你解释不清楚,你呆在车里别出来,等我!”说完这一句。陈高再也不管冯水涵是什么反映,直接助跑几步翻过铁门。

    刚一翻过去,看门的的那条大狼狗就嗷嗷的叫起来。

    “汪……”

    “汪汪……”

    陈高风一样的赶到这条狼狗身边,手上一用力,一记手刀,直接把这狼狗劈翻在地。

    楼上,杜重跟钱聪刚准备褪掉自己的衣物,听到外面的狗叫,一下子就停了下来。

    “你又没有听到什么?”钱聪开口问道。

    杜重点点头,“旺财刚刚好像在叫。”

    旺财,楼下看门的那条狼狗。

    “可是现在好像没叫了。”杜重道。

    钱聪点点头,“可我还是有点担心,你说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啊?”

    杜重瞪了钱聪一眼,“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怕这怕那了,咱们之前计划的那么好,能出现什么意外?你特么能不能别疑神疑鬼的,大晚上的自己吓自己。”

    “我……”

    ……

    楼下,解决了大狼狗之后,陈高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就听到了这两个人的对话,而且辨别出了这两个人大概的房间跟位置。

    得到这些消息以后,陈高再不迟疑,拔起腿就朝着楼上赶去。

    “我钱聪做梦都没有想到,我特么居然能有一天能够上到这么漂亮的妞,这身材,这脸蛋,啧啧!”说着说着,钱聪的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是啊,尤其这女的还是高高在上的鹿倾城,那是多少男人的梦想啊,没想到啊,尽然被咱两捷足先登了,要是真的伤了这个妞,老子此身死而无憾了。”说完杜重搓搓手,慢慢的朝着鹿倾城走过去。

    此刻的鹿倾城,因为药剂的关系,靓丽的脸蛋变得通红,变得更加的有韵味,呼吸有些急促,带动着胸前的峰峦上下剧烈的起伏着,

    而此刻的她,只有仅存的一点点意识,她深知,自己陷入了困境当中。

    她渴望……她期盼,有个英雄能够在这个时候来拯救她,

    虽然,她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冰山女王,但是谁又没有一颗小女儿的心呢?

    只是她想象中的那个英雄,一直是一个黑乎乎的轮廓,根本看不清是个什么样子……

    她深知,英雄与美人的故事,往往都撰写在作家的故事里的,现实里,哪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你先上还是我先上?”杜重开口问道。

    钱聪想了想,然后邪恶的一笑,“要不我上面你下面?”

    两人都是邪魅的一笑,一拍即合。

    正当两个人要触碰到鹿倾城的时候,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砰!”

    房间的木门被踹开,一个面目狰狞的年轻男性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这个男子年纪看起来不大,身上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那双眼睛,冰冷的可怕,透着浓浓杀意,即便站的老远,两个人的身子还是颤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