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解毒
    ,精彩小说免费!

    从陈高出现的那一刻起,两个人就感觉屋内的气温都下降了好几度。

    愣了几秒钟,两个人慢慢的反应过来,钱聪鼓着胆子说道:“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晚闯入我的家里。”

    陈高没有说话,只是像瞪死人一般瞪着眼前的两个人。

    “我……我告诉你,我们可不怕,我给你三秒钟,给我离开这儿,不然……我们会揍你,然后再报警,不……不信你就试试。”

    因为太过于紧张,杜重说话结结巴巴的,这样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吓唬人。

    陈高没有任何心情陪这两个人玩下去,“你们该死!”

    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晕死了过去。

    可是陈高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们,两个猥琐的中年人一丝不挂,从这些人一开始有了这些龌蹉的想法之后,那么,他们就该死!

    陈高慢慢的走到两人身前,对着两人老二的位置,狠狠的一脚跺了下去。

    两个人本来是昏迷的,但是被这剧烈疼痛刺激,一下子就清醒过来,顿时,这栋平房的房间里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

    可是陈高并没有管那么多,而是走上去给一人又是一脚,进行二次伤害,这一脚下去,两个人是废的不能再废了。

    因为太过于疼痛,钱聪跟杜重两个人的脸色变得苍白,额头上的大汗一直往外冒。

    “嗷——”

    “嗷嗷——”

    他俩现在嘴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凭着本能发出这样的惨叫。

    两个人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会有人来搅局,还有这么惨的下场。

    一想到自己今后不但做不成男人,还要在监狱待下去的时候,两个人心里涌出了无尽的绝望,最后再也坚持不住,晕死了过去。

    处理完两个人,陈高并没有多做停留,而是抱起床上的鹿倾城,飞快的朝着楼下跑去,来到车里,冯水涵正满脸焦急的在那儿等待着。

    “她怎么样?没事儿吧?”冯水涵开口问道,因为她刚刚听到了那两个人的惨叫,想必那两个人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陈高才会收拾他们吧。

    、至于陈高的实力,早在那家伙应聘保安的时候冯水涵就见识过了,当时那几个特种官兵在陈高的手上连一招都过不了,何况是这些二流子呢?

    “还好,我们来得及时,想象中那种可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但是她被下了药,我们得赶紧找个地方给他解毒。”陈高解释道。

    冯水涵点点头,这穷乡僻壤的,找个酒店很困难,现在只能赶回城里了,“直接去我家吧,你们去香樟山别墅区的话,梅姨跟安安一定会发现,我想,倾城肯定不愿意他们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

    陈高点点头,“好,”说完这句之后,就快速的发动车子,风一般向着城里赶去。

    车上,陈高摸出电话给刘志良打了过去,把今晚的事情大致的讲了讲,意思就是这两个人让刘志良去带回来看着,这事儿还没完。

    虽然陈高没想过要杀了这两个畜生,但是有办法让他们生不如死。

    后座上,迷药的后劲儿很大很大,这个时候鹿倾城开始疯狂的发作。

    虽然被拴着安全带,但她还是死死的抱着在她身旁的冯水涵,不断的撕扯着冯水涵的衣服,同时也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嘴里不断的喊道:“我难受!”

    “好热!”

    “我好难受!”

    “我受不了了!”

    ……

    虽然知道鹿倾城是被下了药,但是听到这么露骨的言语,冯水涵的脸跟耳根子都变得通红,在这么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气氛变得很微妙。

    但是陈高现在根本没有心情想别的,看这个迷药的药效一时半会儿是去不了了,要是任由鹿倾城这么疯狂的撕扯下去的话,到时候车里会非常的不堪。

    所以他慢慢的减速,把车停好以后,打开后面的车门,在鹿倾城后脑勺处的一个位置按了一下,鹿倾城瞬间就晕了过去。

    虽然鹿倾城一下子就安静了,但是冯水涵还是非常的担心,“你对她做什么叻?”

    “只是一处学位而已,能让她暂时的安静下来,不过这治标不治本,最重要的是把体内的那些东西去掉,到了城里我就有办法了。”

    说完,陈高就回到了自己的副驾驶,开着车疯狂的向城里赶去。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疯狂飚车,陈高终于到了冯水涵的住处,拉开车门,坐上电梯,以最快的速度将鹿倾城转移到冯水涵的卧室。

    到了冯水涵的家以后,陈高也没什么心情去看她家里是什么布置之类的,而是对着冯水涵问道:“你这儿有针吗?”

    “针?缝衣服的可以吗?”冯水涵开口道。

    陈高点点头,“另外,再给我拿一支蜡烛,再给我一张毛巾。”

    “好!——”

    冯水涵点头回应以后,就飞快的去准备这些东西,不多时就把这些东西找来全部递给陈高。

    陈高接过一看,还是挺满意的,这个针是那种远盒的,里面估计得有十几根,大小不一,这对于陈高扎针来说,刚刚好。

    因为在之前,杨夏也曾被下药过,所以解迷药这种事情,陈高是第二次做了,所以,做起来倒是非常的从容。

    正当他把所有的针都消毒完以后,鹿倾城突然醒了,

    然而嘴里依然是喊着那些露骨的话,“我好热,我好渴!”

    “我好难受,我受不了了!”

    一听到这些话,冯水涵待不下去了,既然现在鹿倾城没什么危险了,人家两口子在一个房间,她也没什么好担忧的了。

    “那我先出去了!”

    陈高点点头,冯水涵出去以后,陈高咬咬牙,挣开了鹿倾城那只抱着他的手。

    说实话,有那么一瞬间,他是想过跟鹿倾城缠绵在一起的,因为那也是解毒方法的一种,况且他们之间是夫妻,一切都是合法的。

    但是陈高还是忍住了,如果只是为了满足一时的兽欲,陈高大可不必这么做,以他现在的身份,什么样的东西玩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