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不幸的一天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这句话,陈高整个人一下就愣在了那儿。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鹿倾城会给他说这句话,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你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次?”

    然而鹿倾城那冰冷艳丽的脸上,根本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依旧淡淡的开口,“我们离婚吧!”陈高酸涩的苦笑了一下,他本想开口问为什么,但是到了最后始终没有问出来,他自问,他对这段感情一直都是在认真对待,认真付出的,本以为一切都是在往自己所想的方向发展,但是没想到到头来结

    果却是这般。

    “好,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跟你去办手续!”

    鹿倾城深深的看了一眼陈高,冰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黯然,她本以为陈高会解释一番,哪曾想陈高答应的这么痛快,这也更加证实了今天白天所见的一切事情,

    “周末吧!周末我有空,到时候一起去办手续吧!”说完鹿倾城就站起身,拖着她那孤傲的背影挪步上楼。

    也许今天真是个不幸的日子,陈高的心里感觉被千万只蚂蚁撕扯着,难受异常。

    鹿倾城上楼后,他也没有心情再待下去,拿起桌上的钥匙就从门外走去。

    鹿倾城刚到自己的卧室,就听到楼下汽车的引擎声,不用猜,肯定是陈高出门了。

    难道他就这么猴急吗?

    如果不是自己以前发过几次脾气,这个男人会不会夜夜不归?

    其实鹿倾城不想离婚的,只是心里有很多很多的情绪,鬼使神差的就把这句话给说了出来,

    那个男人不是以前一直都哄着自己的吗?

    为什么?

    为什么这一次答应的这么痛快?

    难不成自己真的比不上他那个新欢?这一点鹿倾城不承认,她的高傲,她的偏执,不允许她这么想。

    那么是为什么?

    也许是自己太过于冰冷了吧,这么久了,她跟陈高之间,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还有那天晚上,那么危急的机会,陈高都没对她下手,是陈高对自己没有感觉吗?

    那为什么醒来以后又会给自己买早餐,买小米粥,而且嘱咐自己别去上班?

    难道是自己误会他了?他跟那女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而自己又这么莫名其妙的发脾气,说离婚,所以他才不解释的?

    可是自己以前说过,让他在外面找女人的啊,怎么到了现在,看到那个男人在外面真的有男人,自己会难过,会不是滋味儿呢?

    她慢慢的走到床头,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

    对,这就是陈高送给她的,也是陈高唯一送给她的一件礼物,一枚廉价的戒指。

    虽然她一直都没有佩戴上,但她一直把这东西如视珍宝,把它放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但是这一切,好像要慢慢飘散了。

    ……

    出门以后,陈高一个人开着车转悠在中海的街头,这里的浮华,这里的喧嚣,映在他空洞的眼神里,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本来燥热的天慢慢的开始飘起了小雨,这又给这座城市蒙上了一层忧郁。

    阴霾的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

    陈高无比的讨厌这种氛围,讨厌这种感觉,满腔的负能量确实是需要发泄一下,不然再这样下去的话,他自己真有可能给憋坏了。

    于是他调转车头,往中海最有名的的夜场一条街走去,这条街名叫桂花街,相当于是中海市的三里屯了,

    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左右,陈高就来到了目的地,他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把车挺好,这才慢慢的走进桂花街。

    灯红酒绿的夜生活已然弥漫,花花绿绿的裙摆,五花八门的香水味,刚步入这里,都市独有的骚动和荷尔蒙的气息席卷而来。

    陈高并没有像其它的年轻人一样或是明目张胆,或是闷骚偷窥街道上那些白花花的女人大腿盯着流口水,而是自顾自的走进了一家名叫“夜”的酒馆。

    为什么叫酒馆呢?因为它囊括了ktv跟酒吧,一楼是嗨翻天的酒吧大厅,二楼则是独立的ktv包房,感觉楼下的大厅是自由匹配的地方,而包房里则少不了金钱与**的交易。

    陈高丝丝然的走到吧台前,要了一杯威士忌,然后转头打量了一下。

    酒吧里一片暧昧而如梦似雾的灯光,吧台上,角落里,甚至是大厅中央,一对对勾肩搭背,搂搂抱抱的年轻男女纠缠在一起,专属黑夜的媚笑声此起彼伏。

    陈高刚端起酒喝了一口,一个化了浓妆,穿着暴露的女子就举着一个高脚杯跌跌撞撞的朝着陈高贴了上来。

    “帅哥,我们能一起喝一杯么?”女人的声音很嗲,足以让人肉麻。

    可能是情绪本身就不太好,再加上喝了一点酒,已经有点头脑发热的陈高看了女人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咯咯浪笑道;“讨厌了帅哥,一见面就捏人家,捏坏了你可要陪人家……”一边发着嗔怪的牢骚,一边又是更加贴近陈高的身子,两条白花花的手臂已经搂在了陈高的身上。陈高的嘴角闪过一丝媚笑,他今天确实是来这儿发泄的,他心里那些该死的负面情绪,早就应该赶出去了,发泄归发泄,但不是什么样的货色他都要,起码眼前这个公交车,他是没有丝毫的兴趣,于是他

    伸手推开了这女人,“我对你没兴趣。”

    女人感觉自己被深深的侮辱了,这小子明明占了自己的便宜,到了最后却说对自己没兴趣?“你占了老娘的便宜,现在却说没兴趣,你存心玩我呢?”

    陈高白了他一眼,本来心情就不好,所以说话也没客气,“你想要配种,这里面禽兽多的是,而我,显然没有跟发情的母猪交配的**。”如果说之前这女人还能保持镇定的话,那么现在听到“母猪”这个侮辱性的词汇,就再也控制不住,她狠狠的将酒杯摔在地上,“臭小子,你活的不耐烦了是吧?你给我等着,老娘让你今天出不来这个门儿。

    ”说完,就气冲冲朝着酒吧角落处的一堆人走去。陈高根本就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或者是喝了点酒的原因,他还真希望这会儿有人犯贱的过来找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