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玄学
    看到杨红宇迟迟不说话,陈高直接给他比了一个中指。

    “怂包!——”

    这还没完,说完这句话以后,陈高走到阿虎面前,

    “啪!——”

    一巴掌直接给阿虎扇了个360度的大转弯,“你是个人物是吧,了不起?”

    “砰!”

    说完又上去补了一脚,这才冷冷的扫视了杨红宇跟大狗一眼,最后带着桂天离开了。

    至始至终,杨红宇,大狗,还有那个翔叔,一声都没吭,三个人像是木桩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等到陈高走了好一会儿,三个人才反应过来。

    “就这么让他走了?”大狗手指着门口的方向,显然是很不甘心。

    杨红宇的脸色很难看,双全紧握,牙齿紧绷,虽然南傲天没有直说不能动陈高,但是刚才那一举一动,明明就是在警告自己,不要轻举妄动。

    他杨红宇对陈高,早就是想把对方碎尸万段了,但是南傲天这个庞然大物他不得不顾忌,因为他惹不起。

    “少爷,你也不用这么愤怒,以后收拾这小子的机会多的是,我们不用那么着急,”翔叔到底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遇到这等事情,比大狗跟杨红宇冷静多了。

    虽然有些不爽,但是杨红宇得承认,翔叔说的是大实话。

    ……

    从酒吧出来以后,跟桂天打了个招呼,陈高就离开了这儿。

    经过里面的那些事情,看来今晚想要找刺激的事情是要泡汤了,因为他已经没有那个心情了。

    他现在脑海里全是南傲天的微笑,他自问,从来都没有见过南傲天,可是对方好像了解自己,而且对自己很感兴趣的样子。

    面对南傲天的时候,他心里有一种很深的危机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未知的敌人更可怕吧!

    除了这一点外,见到南傲天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浑身气血翻涌,无尽的恨意油然而生,就像是见到了生死仇敌一般,为何会有这种感觉呢?陈高想不通。

    刚窜出桂花街,满满心事的陈高迎头就撞上了一个东西,抬起头来一看,竟然是个假和尚,陈高瞪了他一眼,

    这和尚白白胖胖的,手里还拿着一瓶雪花啤酒跟烤串,满嘴的油腻,

    你说你偷偷破戒你也把僧袍给脱了吧,这和尚倒好,简直就是不把戒律放在眼里。

    “嗨,施主,你我相见便是有缘,能不能帮我一个小忙?”说话的时候,这假和尚眼睛都快笑成一条缝了。

    这尼玛猥琐的样子,简直便岛片还岛片,

    “不能!——”

    陈高对这种人没什么好感,所以干脆利落的就给拒绝了。但是和尚并没有打算放弃,“施主啊,你别看我又喝酒又吃肉的,可是我的内心是一心向善的,佛在心中,我便是佛,哪有那么多的戒律啊?你看看你,我还没开口说话呢,你就拒绝了,这样佛祖是不答应

    滴……”

    见过能比比的,没见过这么能逼逼的,到底是他么诵经的人啊!

    陈高被他搞得心态有点炸,最后实在忍不住开口,“我说,你到底要干嘛?”

    看到陈高终于松口,这和尚满脸堆笑,又漏出他那猥琐的面容,“施主啊,我就是想向你打听一个地方而已,又不是要你钱财,你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呢?”

    “说吧,你要打听哪里。”说实话,这和尚虽然破戒了,但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陈高倒也不至于恶心他到爆炸。

    “那个我可真问了啊!”

    “我很忙,高僧,你别这么磨叽行不行?”陈高的耐心都快被这个家伙给消磨殆尽了。

    “好好好!”和尚生怕陈高反悔一走了之,赶紧开口道:“你知不知道娱乐的地方往哪里走?”

    陈高深深的看了这个和尚一眼,“娱乐?你到底是指哪一块儿?花花世界都是娱乐的地方,你问我,我怎么回答你?”

    这时候和尚做出了一个害羞的表情,对,就是害羞的表情。

    你想象一下,一个满脸油腻的和尚做出一个害羞的表情,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细思极恐啊!

    “那个……我就是想问……那个水会,不不不……桑拿,也不对,就是大保健在哪里?”

    陈高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这和尚还真特么会享受啊!不过陈高真是没去过那地方,想要帮他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只能摆手,做了一个遗憾的表情,“这个我真不知道。”

    “你看你看,你这个人真是封建,落后!”和尚对陈高的这个回答显然是很不满意,“算了算了,贫僧也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样吧,我给你算一卦作为交换,你看怎么样?”

    陈高本来就不相信什么玄学,更是不知道这和尚要去逍遥的地方到底在哪儿,所以白了一眼和尚转身就走。

    可是就在他刚转身的一瞬间,就感觉有一只肥腻的手搭上了陈高的胳膊,反应过来的陈高一把就给打掉了,最后回头狠狠的瞪了这个和尚一眼,“我告诉你,你在这么无礼休怪我不客气了。”

    但是和尚并没有接陈高的话茬,而是满脸的迷茫,

    自顾自的说道:“情况不对啊,老子偷学的脉象学从来都没有失准过,怎么今天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看到和尚神叨叨的样子,陈高还真起了一丝丝的好奇心,“你到底在说什么?”

    “老子有一门占卜绝学,名叫脉象学,这世界上除了那已经快要死的老家伙以外,就我一个人会,而且还是偷学的,之前我从来没失过手,为什么你没有玄脉?”

    “玄脉?”陈高好歹是有华佗传承的人,可是这个玄脉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对,就是玄脉,三界六道,皆有玄脉,而你,没有!”

    陈高听得有些迷糊,“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和尚摇摇头,似乎是在极力的思考着,“你不是这个世界,或者说这个空间的人,亦或者,你就是一个死人!”

    陈高心里咯噔一声,因为这和尚说的并不是不无道理。他是重生到了这里,严格意义并不属于这个空间,这是他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