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章 好多的媒体
    ,精彩小说免费!

    陈高怒极反笑,轻轻点头说道:

    “行,你说的我都收到了,随便你怎么办,明天上午我还是会去帕缇中学捐款,有能耐到时候尽管放马过来。”

    钱斌咬着后槽牙放下狠话:“好!明天我让你哭都没有眼泪!”

    说完这话,钱斌一摔门走了,陈高拿出录音笔,将录音停止,重播了一遍,记者专用的进口录音笔性能确实强大,高清晰度的立体声录音功能把黄振所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全部录了下来,

    陈高随即便把大家全部都叫到了自己的房间,三十号人聚在一起把钱斌的话又听了一遍。

    录音听完,房间里无论是陈高的员工还是志愿者都炸了,这么无耻的教委官员实属罕见,

    愤怒的王鹏飞跳着脚说回去一定要把这个无良的钱斌曝光出来,其他的人也都义愤填膺,

    陈高开口说:“咱们明天早晨带着现金去帕缇中学,他们是肯定拦不住的,至于他威胁到媒体那里抹黑我,有这些录音做证据,也不担心。”

    “这些我能搞定,”刘志良拍着胸脯说道:“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就行!”

    这一点陈高倒是不担心,退一万步来讲,这些家伙在他眼里不过就是渣渣而已……

    翌日早晨八点多,大家便离开了招待所,乘坐大巴车先到预约好的银行提了一百多万现金,然后便直接驱车前往帕缇中学。

    段友宇早就翘首期盼陈高的到来了,今天上午,他召集学校主要领导开会,要求九点半大课间的时候,趁全校学生都在操场做操,把大家集合起来,

    在升旗台上搞一个捐赠仪式,全校师生共同见证,

    ,他能够回馈给陈高牧的,除了诚意没别的了;另一方面,这么盛大的事情,他也想让全校学生亲眼目睹,对其他年级的学生来说,也是一个激励。

    九点钟,大巴车开进帕缇中学,陈高他们前脚刚到,县教委的一把手、二把手就坐着摩的来了。

    今早任格跟钱斌红着眼讨论了一个小时,最后决定,如果陈高真的软硬不吃,那他们就从段友宇身上下手。

    陈高可以把钱捐给学生,这个他们拦不住,但是,他们可以逼迫段友宇把这些钱再从学生手里收回来。

    任格已经想好了,这帮学生距离学期借宿还有3个月,那就干脆告诉他们,这笔钱由学校替他们监管,逐月返还,每月330元,不管学生信不信、愿不愿意,强制性的每人收回1000块钱回来。

    眼看没几年就要退休了,任格也是真急眼了,不管怎样,都要把这笔钱啃下来,从陈高那里啃不动,那就从学生这里啃。

    陈高留下大家在车里等候,顺便把现金按照一千元的方式分一下,自己则与刘志良一起去校长室见了段友宇。

    因为之前是按照1人一千的标准安排的,统计下来的人数是1200多,也就需要娟120万左右。

    段友宇跟陈高说了九点半举行捐赠仪式的安排,陈高没有意见、

    九点半帕缇高中以一千多名学生和家长,全部来到了操场集合,大部分学生不清楚为什么要叫家长来学校,

    不过今天却有些异常,学生们好奇的发现,操场一端的升旗台上摆了几张桌子,上面坐了好几个陌生人,看起来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几左右,而且看他们的穿衣打扮,像是大城市来的。

    陈高和自己所有的员工以及志愿者,都站在讲台上,三十多个人,拿着分好的沉甸甸的现金,还有很多宝贵的物资。

    段友宇本想让陈高做个简单的演讲,陈高拒绝了,

    在帕缇中学演讲,没人比段友宇更适合,这个老师是一个难得的好老师,同时一个好校长,一个愿意把自己的一身奉献到教育事业上的人。

    所以陈高便把这个任务推到了段友宇身上,

    “陈老板,还是你来说比较合适吧!”段友宇推辞道。

    “段校长,我只是一个生客,你说的话对于这些学生而言,更有激发性,而且你长期跟他们生活在一起,说话的出发点是对的,所以,这件事情还是你来做比较合适。”

    “还是你去,陈先生,这件事情必须你去说。”段友宇一再坚持。

    最后陈高只能点头应下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高藏省电视台以及市里的电视台都来了好多人。

    一下子让所有人都有点蒙蔽,刘志良赶紧上去打听情况。

    一问才得知,原来高藏政府在得知农夫山泉要来他们这儿援助之后,立马安排了人下来。

    说实话,做到了那么高的位置,尤其是高藏这种贫困的地方,上头的人是非常这种事情的,何况是农夫山泉这样的大产物,

    能够解决一件事情是一件事情,没办法,这儿太贫困了,需要更多的企业来这进行援助,而这次的报导,对于双方都是双赢的。

    因为做好事不留名的企业基本没有,他们这样大肆的报导,也相当于是变向的引导援助企业了。九点四十的时候,数千名学生开始议论起来,熟悉的广播体操音乐一直没有动静,反倒是校长穿着一身老旧的西装走上了升旗台,他的面前还放了一个麦克风架子,更稀奇的是,旁边还围着不少扛着长枪

    短炮的记者,难道有什么重大事件?

    人群的尾部,任格和钱斌负手而立,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钱斌心里有些后怕的说:“任主任,这事怎么引来了这么多媒体?”“不知道,真是出了奇了!”任格也觉得奇怪,帕缇是市里的一道疮疤。市电视台一年到头基本上不会到这儿来搞什么采访,可今天不光市里电视台来了,连省里电视台都来了,还剩下一大堆他们也不知道

    从哪来的记者,让两人感觉压力山大。

    钱斌心虚的说道:“这么多媒体在。那个姓陈不会在媒体面前告咱们状吧?”任格想了想,说:“他也说不了什么,空口无凭,再说,咱们一直也都是拿乡村小学说事,如果他真的在媒体面前告状,咱们能圆的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