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对决为恶
    在茅瑞卖力的挥舞镰刀下,挡下了大部分念珠的攻击,但仍有小部分击打在茅瑞身上。

    这些念珠的威力虽然不是很大,但怎么说也是一种攻击,疼痛感还是有的。

    而且这些念珠是实物,不像是术法攻击,一次完了就没了,这是可持续运用的。

    这不?那些刚被打掉的念珠,在远处滴溜溜的转了个圈,又向着茅瑞激射而来了。

    打掉又回来,回来又打掉,简直是进入了一个死循环,更要命的是,茅瑞并不能将所有飞来的念珠都打掉,这就造成了念珠不断攻击,持续性的对茅瑞造成着消耗。

    “没完了是吧?”茅瑞实在被这没什么伤害,却又不间断的攻击打的心中火大,怒吼一声。

    吼完,茅瑞不再拿镰刀格挡,将血镰往旁边一扔,双手快速虚空划动,数道漆黑的空间裂缝出现,坏绕在茅瑞周身的各个方向。

    念珠还在不断的射来,却再没有一颗击到茅瑞的骸骨之身上,全部掉进了空间裂缝之中。

    为恶发现情况不对,连忙控制着念珠回归。

    可是晚了,茅瑞在念珠刚准备回归的瞬间,就已经将空间袋形成的空间裂缝悉数关闭。

    裂缝的关闭,直接斩断了进入空间袋的念珠与为恶之间的联系。

    望着手中仅剩的十三颗念珠,为恶一阵心痛,这念珠原本可是有九九八十一颗的呀。

    “还来。”为恶怒目圆睁,冲着茅瑞喝道。

    “白痴。”

    回应为恶的是茅瑞的一句谩骂,以及一道血红色的利刃。

    都进了自己口袋的东西,茅瑞赫然没有交出去的道理。

    为恶用降魔杵挡下了血镰的斩击,正欲发动攻势,却见几只火焰组成的小鸡围在了他身边。

    ‘什么时候做的?’为恶心下疑惑。

    在这个时候出现的火焰小鸡,必然是对方的术法攻击,但对方是什么时候施法的为恶却一点都没注意到。

    没有给为恶更多的时间思考,几只火鸡已经爆炸了开来。

    一道全身散发着金光身影从爆炸中心冲出。

    身影的面貌还是为恶小和尚的样子,单体型已经大为变样。

    皮肤已是暗金色不说,全身的肌肉更是高高隆起,将上衣都给撑破了。

    刚从爆炸中冲出,还没来得急寻找到对方的身影,几只火焰小鸟就已经将他再度包围。

    继火鸡之后就是火鸟。

    ‘好快的施法速度。’为恶只来得及在心中这么感慨了一句,再次陷入了一波爆炸之中。

    之前之所以逃避,完全是因为为恶从没见过火鸡术这种术法,即便身怀佛门炼体法诀《金刚身》,也不敢以身试险。

    而低级中阶的火鸟术,为恶还是了解的根本没有进行躲避,用金刚身硬生生的将爆炸的伤害抗了下来。

    爆炸的火光散去,一身金灿灿的为恶显出身形,外表上看去,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事实也是如此,低级中阶的术法根本无法对金刚身状态下的他造成任何伤害。

    刚露出身形的为恶,连忙放眼望去,终于看到了茅瑞的骸骨。

    只不过这个样子看上去为什么有点奇怪,蹲着身子,一双骨手按在地上,这是在施展什么术法吗?

    因为茅瑞如今是骸骨的缘故,他的施法模样看上去有点奇怪,令为恶一时间没能判断出这是施展那种术法时需要用到的动作。

    又仔细的注视了两秒,为恶终于看出了这是在施展何种术法了。地刺术,不会有错的。

    可是看出来了又能如何呢?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茅瑞早已施展完毕。

    五根地刺已经从地面及其突兀的冒了出来。

    为恶没有躲闪,也没有作任何抵抗,就这么站在那。连低级中阶的火鸟术都没什么作用,只是低级低阶的地刺术就能破了自己的防御吗?对方是不是太天真了?

    为恶心中如是想着,五根地刺已经完全从地面以不动的角度冒了出来,没有一根击中为恶,而是一根根的互相交错,将为恶困了起来。

    原来对方的目的不是攻击而是限制吗?简直是多次一举,这么几根地刺,我轻松就能砸烂,而在我砸烂地刺的短暂时间里,你能施展什么手段呢?

    “你是不是在心中想着你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地刺破除,而这个时间短暂到我来不及施展对你有效的攻击啊?”就在地刺刚将为恶困住,为恶还在心里得意的时候,茅瑞的声音传了过来。

    为恶听罢,瞳孔骤缩,茅瑞简直是将他的想法完全看穿了。知道对手施展地刺,并不是完全没有意义后,开始疯狂的猛砸身边的地刺。

    “天真。”结果,面对为恶的卖力行为,茅瑞淡定的评价了一句。

    随后就见茅瑞掌心朝下的伸出骨手,一团灰不溜秋,粘不垃圾的糊状液体从骨手上垂下,迅速扩大后,骨手一甩,径直的向着为恶飞去。

    为恶见这不明物体飞来,本能的想躲,却无奈身陷地刺的包围之中,能够活动的空间实在少的可怜。无奈之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团看上去有些恶心的不明液体,黏在他身上。

    “这是什么东西?”被不明液体黏住,动了几下之后,了解了这团液体的难缠程度的为恶出身问道。

    “我自己发明的一个小术法,名字叫粘液束缚术,感觉效果如何。”

    令为恶没想到的是,自己的随口一问,对方既然回答了,心念一动间,继续问道:“是不错,就是不知道破解起来麻不麻烦?”

    “不麻烦,只要一接触我的独有灵气,这粘液就会被同化为灵气。若是没有我的独有灵气,在三天后,这团粘液也会自动消散。”茅瑞诚实的回答道。

    为恶有点想哭的冲动,这答案,知道还不如不知道的好。

    茅瑞骨手缓缓的在血镰之上抚摸而过,同时嘴中说道:“你想要知道的我已经回答了,现在,该为你对我动手的无知行为付出代价了。”

    话音落下,骨手也已经抚摸完了血镰的所有部位,血镰之上已经覆盖上了一层肉眼不可见的,妖异的血红色火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