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拿走!统统拿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无脉修真 (www.)”查找最新章节!

    暗中的茅一鸿,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他的修为高深,将这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这应该就是茅瑞这小子了吧,练气圆满的修为,隐匿的手段倒是高级,我若不仔细感应,都发现不了。”

    不知自己如何被发现的茅瑞,在茅震天的挥手致意下,闷闷的退到了一旁,等着大部队将入口阵法破解。

    这座不知是何年代的遗迹入口,顽强的抗争了半个小时之后,在众人的合力之下,终究被破。

    众人鱼贯而入,暗中隐匿的老少三人,慢悠悠的跟上。

    “恩?这是...茅哲的血脉波动?”在进入之时,茅瑞感应到了有一股熟悉的波动从他身边掠过。

    身边明明空无一人,却感应到了茅哲的波动。

    这本来是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茅瑞的脸上却『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原来如此,是修炼了茅家血法之人,之间的血脉感应。爷爷之所以能发现我,只是因为他的血法第一层的境界比我高而已。”茅瑞心中暗道。

    茅家血法第一层,是将体内血『液』用灵气炼化,从而激发体内血脉之力。激发了血脉之力后,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感应到同种血脉的位置。

    这种感应,只要将血脉之力隐藏起来,就可以做到屏蔽。除非对方血法第一层的境界高过你,否则不可能被感应到。

    茅哲自然将血脉之力隐藏起来了,之所以会被茅瑞感应到,完全是因为茅瑞这个通过无脉诀自动修炼血法的家伙,血法第一层的境界比茅哲高而已。

    同理,血法第一层境界不如茅震天的茅瑞,自然也会被茅震天感应到了。

    “父亲,大伯他们并没有发现我,发现我的只有爷爷,看来在茅家,我血法第一层的境界,只比爷爷低了。”想明白了自己被发现的原因,茅瑞在内心如此思索着。

    经过这一事件,茅瑞终于知道了自身的血法已经修炼到了何种地步。

    “不过茅哲这家伙真够猥琐的,来了也不现身,就知道偷偷的跟在后面。”

    同样隐匿着自身的茅瑞,在内心极度的鄙视着茅哲隐匿身形的行为。

    “哦,看样子是知道了震天发现他的原因了。”在场唯一一个能看到茅瑞表情的茅一鸿,内心暗道。

    “这两个小子脸皮真厚,都被发现了,还这么不要脸的隐匿着身形。”

    茅一鸿对于茅哲和茅瑞两人,隐匿身形的行为,感到不屑。

    他却忘了,他自己目前也是隐匿着身形来着,只是因为修为较高,没被发现而已。

    从这一点上可以粗略的看出,『性』格也是会被遗传的,哪怕中间隔了三代人,也无法阻断遗传的脚步。

    进入遗迹,一片广袤但却残破的建筑群,出现在众人眼前。

    从建筑群的广袤程度可以看出,这处古遗迹曾经的主人,应该是一个势力非常庞大的修真宗族。

    但就是这么一个如此庞大的势力,却在岁月的侵袭下,成为了眼前这般模样。

    这让在场的众人,不得不感慨岁月的无情。尤其是几个势力之主,更是开始了联想。

    不知在若干年之后,自己所在的势力,是否会变得像眼前这般,成为后人探索的遗迹之一。

    感慨良久,众人回过神来。

    茅震天上前一步,面向柳家、楚家、鹤灵宗、靠山书院的主事之人,开口说道:“诸位,接下来,就按照先前的约定,各自在遗迹中获取机缘吧。凡是遗迹中的宝物,不管谁先拿到,就归谁所有,如何?”

    鹤灵宗、靠山书院、楚家之人,正在担心茅震天修为大进之后,不顾当初的约定呢,如今听他如此一说,哪还有不同意的道理,纷纷抱拳称是。

    倒是柳常在,和茅震天做了多年挚友,对茅震天的为人非常了解,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那么,祝君好运。”茅震天抱拳,目光环顾众人,在茅瑞和茅哲所在的位置稍稍停顿了一下后,说道。

    说完,带着茅家众人,随意的进入了其中一片建筑群之中。

    另外四大势力,也是以各自的势力为单位,四散开去。

    初探遗迹,没人知道哪个地方有好东西,以各自的势力为单位散开,在保证了己方安全的前提下,完全就是在碰运气。

    因此,不管去哪个方向都无所谓,五方势力在方向的选择上,都是随意而为。

    茅瑞和茅哲都没有跟随茅家,各自找了个没有势力之人前去的地方,单独行动了起来。

    茅一鸿则是以散步的方式,在遗迹之中慢悠悠的闲逛起来。一边走一边欣赏着古代的不同建筑风格。对于途中所见的任何宝物,没有去动丝毫,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观光客。

    他是修为高,眼界高,看不上这些东西,也不屑与小辈人物争抢。他的两个玄孙,就没他这么高尚的品格了。

    茅瑞茅哲两兄弟,仗着自己空间袋的空间大,只要看到顺眼的东西,统统拿走。

    所过之处,犹如蝗虫过境,寸草不生啊。

    风干的尸体?拿走!

    样子不错的椅子?拿走!

    已经残破的屏风法器?拿走!

    无法确定『药』效的丹『药』?拿走!

    灵木打造而成的房梁?拿走!

    两枚记录着功法的玉简?拿走!

    不知何种材质的坚固地砖?拿走!

    看上去很平凡的一盏青铜灯?拿走!

    仍被阵法保护的灵器库?破阵!拿走!

    阵法被破后,还有灵『性』的阵法材料?拿走!

    一株新鲜的,不知多少年份的灵『药』?拿走!

    两兄弟选择了不同的方向,不同的路线,其中,茅哲甚至还不知道茅瑞的存在,可是两人的做法确是惊人的相同。

    不管是什么,只要是能用的,好看的,带有丝毫灵气的,不管价值的高与低,统统拿走!

    这让在确定了遗迹中没有多少危险之后,已经不再以势力整体为行动的五大势力之人,在路过茅哲和茅瑞经过的地方,再次为这出遗迹的破败程度而感慨。

    尤其是一处只剩下轮廓,连墙壁都没有了的建筑,更是让所见之人驻足摇头。

    殊不知,此处是茅瑞和茅哲两人,先后经过所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