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对茅瑞的看法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无脉修真 (www.)”查找最新章节!

    “不弄死?”茅瑞奇怪的问道。

    三长老的生命气息虽然微弱,却还有一口气在。

    以茅瑞的了解,茅震天应该不是这种心慈手软之人才对。

    “我也想啊。”茅震天有点无奈的说道。

    “嗯?”

    听到茅震天这么说,茅瑞眼神闪动,心中有了猜测。

    在茅族,能改变茅震天决定的人,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茅震天的爷爷,茅一鸿。

    “哼。”一声冷哼,从空中传出,恐怖的威压随之降临。

    交战双方,无一不被这威压压迫的行动艰难,意志差点的,直接跪在了地上。

    茅瑞经脉俱断,从天才修士沦为普通凡人,还要承受化骨时的痛苦,和业火不间断的焚烧,意志不可喂不强大。

    再加上强悍的肉身,在这威压之下,倒是没受多大影响。

    抬头看向半空,散发出威压的地方,那里正有一道身影凌空站立。

    ‘果然’茅瑞在心中暗道。

    凌空站立的身影,正是茅一鸿。

    茅一鸿此刻面『色』阴沉,伸出一只手往下一拍。

    顿时有三人身体爆开,化为一滩血雾,连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此三人,无视族规,击杀同族,当众处死。”瞬杀三人,茅一鸿眼中没有丝毫波动,冷漠的说道。

    三人中,两人是三长老一方的,一人是旁系之人,都在刚才的战斗中击杀过对方。

    “其余人等,还站在这作甚,也想领罚?”茅一鸿继续说道。

    众人互相观望片刻,三长老一方开始有人退去。

    茅瑞眼神闪了闪,当着茅一鸿的面,对着茅哲神识传音道:“暗黑属『性』的术法,多为诅咒一类,你在二儿子身上施展几个,让他下半辈子在床上度过。”

    茅哲神『色』一僵,偷眼看了看茅一鸿,朝着被茅浩锤晕过去的二儿子走了几步。

    再次看了看茅一鸿,手缓缓的搭在二儿子身上,默念咒语,用及其隐晦的方式,将一股股带有诅咒气息的暗黑属『性』灵力,渡入二儿子体内。

    松手时,再次瞄了茅一鸿一眼。

    茅浩虽不知茅哲在干什么,但看那表情,也能猜到多半不是什么好事,有点紧张的瞅了瞅茅一鸿。

    茅瑞自己,在传音之后,不动声『色』的向着三长老靠近。

    踩着三长老的金红『色』骸骨,在茅一鸿出现的时候,茅震天就已经『操』控着它回到了身边。

    被打成重伤,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三长老,此刻正仰面向天的躺在地上喘息。

    突然天『色』一暗,脸部被一个人的阴影笼罩在内。

    随之,三长老感到腹部传来强烈的压迫感,被人用脚踩住。

    脚上传来的大力,让三长老感觉肠子都搅在了一起,十分难受。

    更令三长老感到恐怖的是,还有一股灵气,随着大力,从脚底传入了他的体内。

    三长老想要将这股外来的灵气祛除,却因自身伤势太重,连自身的灵力都无法凝聚。

    只能眼睁睁的通过内视,看着这股外来的灵气,将其丹田毁去。

    “啊~~”

    三长老在丹田被毁去的瞬间,上半身猛的仰起,发出一声满是绝望的惨叫。

    也是在这个时候,三长老看清了踩住他腹部,毁去他丹田之人的相貌。

    那是一张平凡的年轻面容,除了嘴巴比之常人稍大以外,再也找不出任何一个明显的特征。

    这模样,三长老自然认识,整个事件都是由这青年引起的,调查到的资料上,就有此人的画像。

    ‘是他,茅瑞...就是这么一个看上去平凡的人,毁了我们一家?’

    这是三长老心中最后的一个想法。

    随之,一翻白眼,刚仰起的上半身,软软的倒了下去。

    昏『迷』过去的三张老,眼角有一丝泪光。

    这丝眼泪,不知是因为丹田被毁,修为被废而出现,还是因为悔恨招惹了茅瑞而出现。

    三长老的那声惨叫,在这寂静的时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场的,除了阵法中的茅家之人外,基本上都是筑基以上的修士。自然能够轻易感应出,三长老的正在灵力急速流逝,显然是被废去了修为。

    不同的人脸上『露』出不同的表情。

    有愤怒的,欣喜的,惋惜的,焦急的,种种。

    “为何废人修为?”半空中的茅一鸿怒喝道。

    见茅一鸿没有立即动手,反而是对他进行问罪,茅瑞心中明亮,装出一副愧疚的表情,略带慌张的说道:“啊...我...我不是故意的,刚死了人,我...我有点害怕,没注意到这里有个人。”

    “哼,多说无益,你随我走一趟,其他人都给我老实点。”

    茅一鸿冷哼,灵力化手,一把抓向茅瑞。

    茅瑞也不反抗,任凭茅一鸿将自己抓住,向着茅族某处飞去。

    “主人...二少爷他...”常白来到茅一鸿身边,犹豫着说道。

    茅震天凝视茅一鸿和茅瑞离去的方向,好半晌后,才说道:“无妨,不会有事的。”

    茅一鸿抓着茅瑞,来到了茅族议事殿,挥手关上大门,将茅瑞仍在地上。自己则坐到到点首位之上,满脸阴沉的看着茅瑞,一语不发。

    被茅一鸿抓住,又被摔到地上的茅瑞,并没有受伤。

    也不站起来,就那么坐在地上,随意的拍拍衣服上的灰尘,拿出一包香烟,手指在烟盒上点了两下,将一根香烟震出半截。

    拿着烟盒的手伸直,将震出的那根香烟对向茅一鸿,问道:“高祖抽烟吗?”

    “没味道,不抽。”茅一鸿拿出一杆长烟斗,放入烟草,打上火,抽了一口说道。

    茅瑞缩回伸出的手,将那根震出半截的烟叼在嘴上。

    议事殿中一老一少,在烟雾缭绕中,大眼瞪着小眼,谁也没有说话。

    当茅瑞香烟燃了过半后,茅一鸿谁先打破了沉默:“小子,你废去族中长老的修为,知不知罪?”

    “呼”茅瑞吐了口烟,漫不经心的说道:“若要施罚,在众人面前您就出手了,将我带到这来,摆明了不会罚我。”

    抽了口烟,茅瑞继续说道:“既然不罚,何罪之有?”

    “说告诉你,将你带到此地就是不罚?此地有一地下密室,等会就让你进去面壁思过。”

    “哦。”茅瑞淡淡的应了一声,继续抽烟。

    茅一鸿想到了许多可能,唯独没想到茅瑞会有这种表现,眉梢轻微的挑了挑。

    茅一鸿正欲在说些什么,茅瑞突然到:“对了高祖,海底遗迹中的那把钥匙,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取?”

    “月底就去,问这作何?”

    “哦,没什么。”

    茅一鸿眉梢再次挑了挑,说道:“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恩~”茅瑞想了想说道:“有,高祖你上次在遗迹之外,目『露』红芒,看到了遗迹之内那巨兽的动作。”

    “这算是灵目法门吧?能不能教教我,我在藏书阁里找过,没找到。”

    当时茅瑞就眼馋上了茅一鸿的灵目法门,本以为来到茅族就能学到。谁知在藏书阁里翻了个遍,茅瑞都没有找到这项法门。这才亲自向茅一鸿询问。

    “那只是血法的一项运用,只要将血法第一层修炼到一定程度,谁都可以运用,根本就算不上法门,在藏书阁中自然找不到。”茅一鸿也不藏私,直接说了出来。

    茅瑞问道:“怎么做?”

    “将血『液』注入到眼中即可。”

    “现在还有什么问题没?”

    “没了,谢谢高祖。”

    “那就下去吧。”

    茅一鸿打了个响指,茅瑞身下的地面裂开,『露』出一个圆形坑洞,洞内漆黑一片,深不见底。

    茅瑞眨了眨眼,‘咻’的一声,掉了下去。

    地面愈合,坑洞消失,恢复原样。

    “这小子你怎么看?”茅一鸿出声问道。

    茅撼地的身影凭空显现,对着茅一鸿恭敬一拜之后,说道:“修为虽然低了点只有练气圆满,但肉身之力极强,对付筑基初期的修士完全可以碾压。再配合术法以及法器,遇上筑基中期的修士估计也能占据上风。”

    “心『性』方面呢?”茅一鸿问道。

    茅撼地:“在您的威压下,没有产生动摇,说明意志坚定;毫不犹豫的击杀老三长子,并废去老三修为,证明他杀伐果断;被您抓来,却依旧平淡对待,说明遇事冷静,此等心『性』,乃是极佳。”

    “不错。”茅一鸿点了点头。

    “就是有一点令我不解。”茅撼地说道。

    “直说。”

    “我不明白,他为何要询问你何时去取钥匙。”

    茅一鸿笑了笑,说道:“这就是他的机灵所在了。”

    见到茅撼地疑『惑』的看着他,茅一鸿继续说道:“他这是在试探什么时候能破开密室出来呢。”

    “这怎么可能,此地密室的阵法,有金丹修士在附近修炼,凭他的修为,根本破不开阵法。”

    “所以他要问询我何时去取钥匙,毕竟遗迹中巨兽的实力他是见识过的。”茅一鸿笑着拍了拍茅撼地的肩膀,消失在议事殿中。

    茅撼地略一思索,也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茅瑞知道遗迹中的钥匙很重要,茅一鸿是必定会拿到手的。

    而巨兽守护着钥匙,凭茅一鸿一人,无法对付,必须要着急族中高手才有可能。

    到时,族中金丹期修士稀缺,留在族中的金丹修士都去守护一些要地,对于这一处作用不大的密室,顶多派个筑基修士看守。

    对付筑基修士,茅瑞自然有机会脱逃。

    茅撼地笑着摇了摇头,也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