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早生鬼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无脉修真 (www.)”查找最新章节!

    在楚华雄这个楚家族长的亲自迎接下,茅家众人进入了楚家府邸。

    在楚家会客室中,众人分主客依次落座。

    楚华雄能坐到族长之位,也是一个擅长健谈之人,刚一落座,就和茅震天、茅世豪等茅家长辈谈论各种事宜。

    其中,以茅家搬迁到茅族后,在浙省修真界发生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为主。

    茅瑞坐在座位上,听着几人闲聊,都快睡着了,也不见双方提及茅哲与楚楚婚事。

    闲的无聊,茅瑞实在坐不下去了,在茅震天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对着楚家之人抱了抱拳,告辞一声,离开了会客室。

    楚华雄在茅震天的解释下,得知茅瑞在此待着无趣,准备出去逛逛,连忙派了名楚家子弟,给茅瑞去做向导。

    茅浩左右看了看,对着诸位前辈抱了抱拳,说了几句客套话,跟着茅瑞跑了出去。

    走在楚家铺就的青石小路上,茅瑞看了看并肩而行的楚家子弟侧脸,突然问道:“你叫楚什么?以前被我打过吗?”

    楚家弟子被茅瑞话语问的愣了愣,不知该如何作答。

    茅浩在一旁不满道:“瑞哥,我出来的时候,爷爷叮嘱我,让我看好你,别让你惹事。”

    “我又没惹事,只是问个问题而已。”茅瑞撇了撇嘴说道。

    茅浩心想;‘你这还不叫惹事?就你问的那个问题,叫什么问题啊,开口就问人家有没有被你打过。’

    楚家子弟在愣了好片刻后,才回过神来,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个...茅瑞道友,我叫楚易,在楚家同辈中排行最小,在我刚接触修炼之时,茅瑞道友已经去凡俗界了。”

    楚易的言下之意就是,你茅瑞经脉具断,跑去凡俗界避难的时候,我才刚开始修炼,因此,在今天之前,我们并没有接触过,更别提被你打过了。

    能在这种情况下,把这话说的如此婉转,可以看出,这叫楚易的,是个脾气非常不错的少年。

    “这样啊,那真是可惜了。”茅瑞轻叹一声。

    “可惜什么?”茅浩问道。

    “可惜楚易小时候没被我打过呀!小浩子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想不明白?”茅瑞说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茅浩脸上肥肉颤了颤,楚易在旁报以苦笑。

    三人继续在楚易的带领下,参观着楚家的建筑,途中随意闲聊着。

    “哎,对了,你叫楚易,那你厨艺是不是很好?会做什么好吃的?”路过楚家膳房,茅瑞对楚易问道。

    “我...我不会做菜。”楚易有些窘迫。

    “嗯?你不会厨艺?那你父亲或母亲厨艺一定不错了。”

    “我父母好像也不会做菜。”楚易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名字谁取的啊,你都不会厨艺,非得叫你楚易,给你取名字的时候,酒喝多了吧。”

    楚易皱了皱眉,没有回答茅瑞这个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清楚谁给他取的名,还是说知道却不想回答。

    “瑞哥,爷爷让你不要惹事。”茅浩在旁提醒了一句。

    向茅瑞这种问法,已经可以算是在变相谩骂他人长辈了,也就楚易脾气好点,没有当场发飙,换个脾气暴躁的,早就和茅瑞决斗了。

    因此,茅浩不得不对茅瑞进行提醒。

    茅瑞转头,不爽的看了眼茅浩,不耐烦得说道:“行了行了,我不问可以了吧,烦得要死。”

    茅瑞说完,还真就闭嘴不说话了;茅浩无奈的看了看茅瑞,也没有说话;楚易好像被茅瑞问得有点生气了,也没有说话,场面陷入了及其尴尬的沉默之中。

    沉默了七八分钟,茅瑞突然开口,打破了这片沉默:“啊,我知道了,楚易,你是在某年某月的初一出生的对不对?”

    楚易被茅瑞这突然的问话,搞得有点小慌张,支支吾吾的说道:“啊...我...我是月末出生的。”

    “月末?你父亲之所以给你取名叫楚易,一定是希望你在月初出生,可惜你母亲没能憋住,把你早生了一两天。”茅瑞猜测着说道。

    楚易瞪大了眼睛,看着茅瑞,呐呐问道:“这个...生小孩这事还能憋?”

    “我又没生过小孩,也不知道能不能憋,你可以去问下你母亲,是不是生你的时候没憋住,早生了一两天。”茅瑞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改天我去问问。”楚易认真说道。

    “恩,去问问,问完后,不管什么结果告诉我一声,看我猜测的对不对。”茅瑞鼓励道。

    楚易点了点头,和茅瑞交换了联系方式,传讯玉简和手机号码都存了一下。

    在楚易不注意的时候,茅瑞转头,对茅浩咧了咧大嘴,『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坏笑。

    茅浩看到茅瑞笑容后,抚了抚额,怜悯的看了眼正在低头存茅瑞号码的楚易,在心中叹息道:

    ‘唉,还是太年轻,太单纯啊。你若真去向你母亲询问,你母亲哪怕舍不得打你,你父亲也会把你打得半死的。’

    在楚易存完号码,抬起头的时候,茅浩连忙抬头望天,尽量不去与楚易进行目光接触。

    在继续观光楚家府邸的时候,茅浩没怎么去观看各个建筑,而是在心中胡思『乱』想了起来。

    其实,我的年纪比楚易大不了多少,本应和楚易一样,是个单纯的少年,整天无忧无虑过着快乐的生活。

    全是因为两位兄长太过可恶,对我灌输了诸多不良思想,才使我年少的身躯中,长着一颗老迈的心。

    若是被茅瑞和茅哲知道茅浩心中所想,必定会上演一出兄弟间大战的戏码。

    茅哲身为茅家长子长孙,乃是名正言顺的族长继承人,从小就接受家族的各种教育,根本没时间与茅浩进行过多的接触。

    茅瑞更不用说了,九岁经脉具断后,就离开了茅族,去了凡俗界生活,与茅浩的接触那就更少了。

    茅浩的内心会变得如此早熟,完全是他个人天赋,和茅哲茅瑞两人没有任何关系。

    临近傍晚,楚家叫来所有嫡系子弟,大摆筵席,宴请来楚家的茅家之人。

    看这架势,茅哲与楚楚的婚事,应该是敲定下来了,茅瑞虽不知详情,却也能猜出个大概。

    无非就是两家借婚姻关系,达成互惠互利的结盟关系。

    进入筵席之中,终于不用再陪同茅瑞了,这让楚易大大的松了口气。

    在带领茅瑞、茅浩两人参观楚家的大半天时间中,可把楚易害苦了,茅瑞那层出不穷的奇葩问题,不是把楚易弄得一愣一愣的,就是把楚易气的半死不活。

    若不是这是族长亲自布置的任务,楚易好几次都想不顾二人死活,直接离去了。

    在这半天中,楚易听到最多的,就是茅浩的‘瑞哥,爷爷让你不要惹事。’这一句话了。

    从未接触过茅瑞的楚易,之前只是听几位兄长说茅瑞是如何如何的不好。今日亲自接触,才算是深刻的明白了浙省修真界祸害,绝非浪得虚名,比之传言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让楚易再来一次,哪怕是族长命令,楚易也会进行抗拒,坚决不去给茅瑞二人引路。

    茅瑞的嘴实在太可怕了,绝望到生无可恋是楚易半天来的唯一感受。

    在筵席期间,楚华雄和茅震天共同宣布了茅哲与楚楚在今日完成订婚,将择一良辰吉日,令两人正式结为道侣。

    席间自然是一片喜庆,各种祝贺话语络绎不绝。

    当楚楚和茅哲来到茅瑞这桌敬酒时,正在几个楚家同辈无奈的目光中,谈天论地,讲述自己辉煌人生的茅瑞,对两人报以邪魅一笑,眼中寓意,怕是只有两位新人才能明白所有。

    楚楚俏脸一红,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茅哲则是狠狠瞪了茅瑞一眼,以眼神警告茅瑞,别让他生事。

    茅瑞对茅哲的目光视若无睹,站起来举杯说道:“呦,两位新人来了,来来来,都站起来,让我们祝两位新人双修有成,早生‘鬼’子。”

    茅瑞故意将‘贵’说成‘鬼’,还特意在这字上加重了语气。

    茅浩今天刚听到了茅哲和女鬼之间的故事,自然听出了茅瑞话语中的双重含义,想到了那句‘楚楚为妻,女鬼当妾,’的话语。

    斜着缝一般大小的眼睛,看了一眼茅瑞,笑眯眯的站了起来,为两人进行祝贺。

    同桌其他人不知内情,以为茅瑞只是单纯的祝贺,纷纷站起来,跟着茅瑞的话语,齐声道贺。

    楚楚听到双修,生子字眼,娇羞的低下了已是通红的俏脸。

    茅哲似是没听出茅瑞话中的其他意思,奇怪的看了看眼神古怪的两位族弟,对众人地祝贺表示感谢,带着楚楚去了下一桌敬酒。

    茅瑞和茅浩两人对视一眼,茅浩问道:“‘鬼’子?”

    茅瑞回道:“‘鬼’子!”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笑容中透『露』着深深的邪恶,为无形中坑了茅哲一把感到高兴。

    茅哲和楚楚的定亲宴,从当天傍晚,一直举行到第二天清晨。

    又在楚家呆了半日,茅震天才带着茅家众人告辞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