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抽烟抽到上头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无脉修真 (www.)”查找最新章节!

    落入阵法正中,茅瑞趴在上面,灵力从手中涌出,落入阵法之中。

    阵法瞬间被点亮,刺眼光芒将茅瑞整个包裹。

    当光芒消散,阵法暗淡之后,阵法之中,已无茅瑞身影。

    茅一鸿看着空无一人的阵法,皱了皱眉。

    被饿得昏了头的茅瑞,在没有经过试验的情况下,就这么进入阵法中太过鲁莽了。

    若是碑文记载错误,或是翻译有误,茅瑞岂不是很危险?

    其余人也是静静观望着阵法,无一人敢擅自『乱』动,很明显的是将茅瑞当成了探路石。

    门户外,密林中,各个势力留守在此,负责接应之人,以各自势力为单位,分布在门户四周,进行盘膝修练。

    修炼之中,时不时会有人睁开眼睛看一眼门户,或散开神识查探四周,戒备之意十足。

    突然,一道人影及其突兀的出现在十米高的半空中。

    刚一出现,就在引力牵引下,向着地面落去。

    “咔,咔,咔,咔,砰。”

    密林之中树木茂密,那道人影在下坠途中,撞断了不少树枝,发出数声树枝被折断的脆响,以及**落地的闷声。

    五大势力所有接应之人齐齐睁眼,或『操』控灵器、法宝浮于周身,或手掐法诀,做好了随时施展术法的准备。

    小心谨慎的盯着密林中那道人影落下处,更有人早已散出神识,去查看来者何人。

    不看不要紧,看完之后,所有散出神识之人,面『色』就变得不对劲起来了,古怪的看向茅族众人。

    神识所见,那冲空中掉落之人,赫然是茅族那个,以练气圆满修为,就敢正面怒怼皇埔臻这位修真界大能的茅瑞。

    之所以面『色』怪异,是因为茅瑞此时姿势太过独特,身上盖着一些断了的树枝和叶片,脸贴地,身子歪扭,一只脚笔直地靠在一棵大树树干之上,另一只脚挂在一根藤蔓上左右摇摆。

    散出神识之人中,自然也有茅族之人,和身边的同伴小声说了几句,收起灵器、法宝,结束即将施放的术法印诀,快速向着茅瑞靠近。

    其他势力之人心中好奇为何茅瑞会突然出现在此处,跟着茅族之人凑了过去。

    “茅瑞少爷,你...怎么啦?”一名茅族客卿长老,来到茅瑞近前问道。

    实在是茅瑞如今样子看上去太过糟糕,面『色』蜡黄,双眼无神,比之进入门户前,廋了很明显的一大圈。

    茅瑞轻轻抬头,眼珠子有气无力地转了转,打量了一下四周,艰难的抬起一只手虚空一划。

    一道漆黑的空间裂缝出现,一只早已做好的烧鸡从中掉出,落到茅瑞头颅边的地面上。

    抬起的手落下,按在烧鸡之上,脑袋向烧鸡挪了挪,也不管粘在烧鸡上的泥土,张开大嘴,小口的撕咬起来。

    这烧鸡在空间袋中待了个把月了,早已凉透,味道大打折扣,若不是空间袋内没有任何空气,恐怕早已腐烂。

    平时嘴巴比较挑的茅瑞,在这个快要饿死的时候,才不在意味道好坏呢,只要能让他填饱肚子就好。

    不多时,一整只烧鸡就被茅瑞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真正的吃人不吐骨头,不对,是吃鸡不吐骨头。

    做为一个体修,那牙口也是非常好的,咬起骨头来,那叫一个嘎嘣脆,丝毫也不费劲。

    吃完烧鸡,茅瑞感觉整个人舒服多了,浑身气力也恢复了不少,双手支撑着从地上坐起,不在以那种奇特的姿势面对众人。

    背靠在之前那只脚所靠的树干上,看了围观他的众人一眼,从空间袋中再次取出一份食物,大口大口的啃食起来。

    “他这是...饿的?”有人不确信的对身边伙伴问道。

    “看样子是的。”

    “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能令一名修真者,在出来后如此模样。”

    “进去六十人,二十多天过去了,就他一人出来,也不知其他人在里面如何了。”有一名国家方面的修士,关心起了除茅瑞以外,其他进入遗迹的修士。

    “放心吧,其他人都很好,在里面集体研究东西呢。”正在进食的茅瑞,口中嚼着食物,含糊不清的说道。

    “其他人都很好?那你为何如此凄惨。”有人对茅瑞问道。

    “在里面,储物袋等物品无法打开,作为唯一一个进去的练气修士,我还无法辟谷,在里面呆了二十多天,期间除了喝一些术法凝聚出来的清水,没吃过任何东西,差点饿死在其中。”茅瑞坐在那边吃边说。

    呃...众人无语,原来是这么回事,还以为门户内如何凶险呢。

    众人又围着茅瑞询问了门户内其他细节问题,茅瑞一一为他们解答。

    将近一个小时之后,茅瑞满足的『摸』着自己肚子,懒洋洋的斜靠在树干之上,点上一根烟,深吸一口,满脸惬意。

    在门户之中的二十多天,茅瑞不仅差点饿死,连烟都没抽过一根,这对他这个资深老烟枪来说,比饿肚子还要难熬。

    如今这一口久违的烟入肺,别提有多舒畅了,那感觉...是...头晕的感觉!?

    看来是太久没抽烟,刚才那一口抽的太猛,导致上头了。

    这事茅瑞在没有修为,身为凡人时就经历过了,一下子就找出了头晕的症状所在。

    不过这烟的威力是不是太大了点,我现在都是一名修士了,居然都能产生影响。

    ‘哎呦,不行,我得缓缓。’

    茅瑞在内心呐喊一声,夹着烟的手纹丝不动,就晾在那任由烟丝自动燃烧。

    在大半根烟处于自动燃烧的情况下,茅瑞花费了平时两倍的时间,终于将这根烟给抽完了。

    将还残留在肺中的最后一口烟吐出,茅瑞缓缓起身。

    之所以要缓缓起身,主要是头还有点晕,起来的太急容易出丑。

    从空间袋中取出一个装有各种包装食品的大箱子,外加两条烟,茅瑞向着门户走去。

    吃饱喝足,香烟抽完,我,茅瑞,带着大量储备粮食,要和你们这群老家伙,继续进行阵法探讨了,迎接我的归来吧。

    茅瑞胸怀大志,走路带风,从正面看去,忽略那平凡的面貌和手中的大箱子,还真有几分威武之感。

    离门户还有几步路,茅瑞脚步停顿,愣在了那里。

    之前进去时,门户升起,直接从门户之下进去即可。

    可他从里面出来后,门户并没有升起,依旧紧紧关闭,这...要他如何进去?

    “那个...你们有谁知道在门户没升起的情况下,怎么进去吗?”茅瑞转头,问向众人。

    在场金丹修士被茅瑞问的愣了愣,这个浑浊的大眼瞪着那个不清澈的小眼,一个个『露』出面面相觑之『色』。

    “唉...”茅瑞叹了口气,看样子,这群金丹修士是指望不上了。

    仔细打量巨大门户几眼,来到近前,小心地伸出手触『摸』在门户之上。

    就在茅瑞手触碰在门户上时,门户上那个已经暗淡的六芒星微微一亮,茅瑞连同他手中的大箱子,一同消失不见。

    “这...这就进去了?”留守之人中,有人瞪大着眼,惊奇喃喃。

    一人走上前去,学着茅瑞模样,伸手触碰到门户之上,触碰了半天,门户被触碰的那一块地方都被手掌捂热了,那人依旧留在外面。

    六芒星上没有闪现任何光芒,人也没有凭空消失。

    留守众人不分势力的议论纷纷,最终得出一个结论:

    门户内最多进入六十人,当人数达标时,无法再多进入一人;而若是门户内人数少于六十,则只需碰触都门户,就会被门户吸入其中,直至内部人数再次达到饱和为止。

    门户空间内,茅瑞凭空出现,快速打量四周。

    那熟悉的独立空间;那熟悉的巨大石碑;那熟悉的三个阵法中的小号阵法;以及那小部分熟悉,大部分陌生的五十九张面孔。

    无一不是在告诉着茅瑞,他成功地回到了门户空间之中。

    茅瑞的回来,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打口水仗的停止了争论,低头观看阵法的抬起了头颅,相互论道的闭上了嘴巴,正在修炼的睁开了眼睛。

    茅一鸿看了一眼茅瑞手中的大箱子,里面装的满满的食物,逃不过他的神识。

    虽然在见到茅瑞样子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有了答案,但依旧开口问道:“传送到了哪里?”

    这个问题一出,茅瑞瞬间从引起了全场注意,升级到成为全场焦点。

    茅瑞扬了扬手中大箱子,咧嘴说道:“我们进来的地方。”

    “哈哈,老夫早说过,此阵就是此空间出口,你们偏不相信。”茅瑞话语刚落,研究阵法的人群中,立刻有一老者大笑着说道,还得到了五六人的附和。

    持有其他意见之人,想要辩驳,可茅瑞这个大事实摆在眼前,话都到嘴边了,硬是没能开口说出来。

    “对,此阵确实是出口,但这并不代表其他人的猜想完全错误。”茅瑞淡淡地话语,令老者笑声停歇。

    只听茅瑞继续说道:“此阵构造繁杂,只是用于离开此处空间,未免太过小题大做。我相信,碑文中所提到的关于此阵的用途,必定不止一个。”

    在场视线集体转移,集中到研究古文的众人身上,尤其是之前说出启动此阵,即可离开此地的那位茅族修士,更是被终点照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