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坑孔澄泓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无脉修真 (www.)”查找最新章节!

    默默地将茅浩和长相着急的魁梧汉子无视掉,目光转向其他人。

    茅哲正在和一名白衣长衫青年对拼。

    白衣长衫青年乃是剑修,虽不炼体,但因剑法玄妙,在近身后,依旧能和施展幽冥鬼体的茅哲打的不相上下。

    两人都是身形灵活之辈,空中地面不断腾挪,长剑与厚背大砍刀碰触,摩擦出耀眼的火花。

    不知为何,看到这白衣长衫青年时,茅瑞脑中浮现了柳依依的身影。

    两人都是修炼剑道的剑修,若是相遇,不知谁之剑,更胜一筹。

    茅浩和茅哲都是与人一对一进行对抗,余下四人,直接开启了四人大混战。

    令茅瑞感到惊奇的是,两名筑基初期地术法修士,一人施展火属『性』术法,一人施展水属『性』术法,竟然『逼』/迫的为恶和孔澄泓无法近身。

    可以看出,两人对术法的理解以及掌控,都达到了及其恐怖的地步,尤其是那一个个术法的等级均不低,让一旁的茅瑞好生羡慕。

    他,茅瑞,手段尽出之下,可正面对抗金丹期修士的存在。但在术法之上,却是一窍不通,能施展最高等阶的术法,为低级中阶的‘火鸟术’和‘火鸡术’。

    为恶在几次近身失败之后,不再理会两个术法修士,转头向着孔澄泓冲去。

    ‘既然两个术法修士无法近身,那就先对付你这个同为体修之人吧。’为恶心中盘算着,毅然决然与孔澄泓展开了近身搏斗。

    几个回合下来,小和尚苦着张脸,退了回来,离得孔澄泓远远的。

    他还是继续想办法去靠近两个术法修士吧,这个隶属国家的体修,肉身太恐怖了。

    打在他身上,疼的反而是自己的手,对方的攻击落到自己身上,却痛的要命。

    在暗中观战的茅瑞,看到小和尚和孔澄泓过了几招,又马上退开的举动,倍感亲切,对小和尚好感大增。

    做为和孔澄泓交战过数次的人,茅瑞完全可以理解小和尚心中是有多么憋屈。

    孔澄泓修炼有现在近乎断绝传承的纯体修之法,以灵气淬体,强化肉身,却不留丝毫灵气在体内。

    不会任何术法,全凭肉身进行战斗。

    而让人无奈的是,可能是体内不留灵气的缘故,貌似得到了天地灵气的认可,一举一动,都会有天地灵气凝聚在体表,不管是攻击还是防御,都得到了极大加成。

    茅瑞等诸多与孔澄泓交手过的体修,之所以打不过他,吃亏就吃在这凝聚在他周身的天地灵气上。

    ‘这孔澄泓,仗着天地灵气对他的宠爱,很嚣张啊!’

    茅瑞捏着下巴在心中暗道。

    眼睛滴溜溜『乱』转,茅瑞看看四周,在门户之中得到了一个新阵法,可以隔绝天地灵气,正好可以在此时拿来试试。

    看着孔澄泓如此嚣张,茅瑞心中及其不爽,他嚣张可以,但有人在他面前比他还要嚣张,可不行!

    所以,他要趁机好好打压一下孔澄泓那嚣张气焰,至少不能比他嚣张。

    打量完地形,茅瑞就暗戳戳的取出布阵材料,着手去布置了。

    此阵名为绝灵阵,是茅瑞在一次阵法交流中,从一名残月门长老手中得来。

    在刚听到这座阵法的介绍之时,茅瑞就立刻察觉到,此阵可以克制孔澄泓。

    本想着找个时间,设计一波孔澄泓的,却没想到,刚从门户中/出来,就幸运的遇上了孔澄泓。

    更幸运的是,他发现了孔澄泓,而孔澄泓却没发现他。这不正是绝佳的设计时间吗?

    一年中,茅瑞的阵法造诣得到了长足进步,这么一座笼罩大半个荒原的阵法,布置下来,只几分钟就布置完毕,速度比之前快上不少。

    在布置阵法途中,茅瑞还在地面之中埋下了诸多符箓,在他神识氛围内,只要意念一动,随时都能将这些符箓启动。

    布置完毕,茅瑞跑到一处不会被战斗波及到的地方盘膝坐下,双手掐诀间,直接启动了绝灵阵。

    “谁啊,这么缺德,居然在约战之地提前布置了阵法。”

    绝灵阵的启动,在第一时间被阵法内八人察觉,纷纷停下战斗,长相着急的魁梧男子,更是开口怒骂。

    为了争夺榜单排名,八人相约在此交战,分出一个胜负。

    而这刚开始没多久呢,居然发现有人在此地布下了阵法,这还怎么战?在此布下阵法之人,简直无耻之极。

    “我可不会阵法,跟我没关系奥。”站在魁梧男子对面的茅浩,第一时间撇清关系。

    会来帝都参加排行榜排名之人,均是对自身实力相当自信,除了那所谓榜单排名奖励外,更重要的是上了榜单,得以扬名。

    此榜含金量极高,想在榜单留名之人,多多少少都会在乎面子问题。

    像这种在约战之地,提前布置阵法之事,只要不是自己所为,绝不会有人会愿意背锅。

    哪怕就是自己做的,也坚决不能承认。

    继茅浩之后,小和尚也是双手合十,口念佛号地说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也不是小和尚所为。”

    “没兴趣。”白衣长衫剑修,持剑而立,一脸冷漠的说道。

    “我是和东方道友一同来到此地的。”茅哲淡淡说道。

    那位施展火属『性』术法的修士,想必就是茅哲所说的东方道友了,在茅哲说完后,对着茅哲点了点头。

    “我皇埔融不屑去做此事。”最后那位施展水属『性』术法的修士傲然开口。

    七人目光齐齐看向孔澄泓,却见孔澄泓趁着所有人注意力集中在阵法之上,正在缓缓后退,想要退出阵法范围。

    “孔澄泓,此阵是你布置的?”魁梧汉子怒吼。

    “不是。”孔澄泓身形开始急退,口中用坚定的语气回道。

    “不是你,你跑什么?”

    孔澄泓不答,继续急退。

    “此阵隔绝天地灵气,除了无法让修士在战斗中补充灵气外,并无多大伤害。”茅哲虽不精通阵法,但他脖间吊坠里的老鬼精通啊!

    与茅哲最近的白衣剑修,在听到茅哲话后,眼神闪动,缓缓问道:“也就是说...此阵除了对孔澄泓不利以外,对我们没有多少影响?”

    茅哲笑眯眯的点头道:“我想,在场之人中,只有孔道友是最不可能布置此阵的了。”

    说完,还向着孔澄泓所在靠近过去。

    “哈哈,姓孔的你别跑啊。”魁梧汉子大笑一声,撇下茅浩,同样向着孔澄泓追去,茅浩同样跟上。

    在场八人皆非蠢人,茅哲刚将这座阵法的特『性』描述出来,众人都明白了,在天地灵气被隔绝的情况下,孔澄泓这位纯体修,将失去他最大的依仗。

    此刻已无人去在意阵法由谁布下的问题了,不管是否有人针对孔澄泓,都不可否认,这是打败孔澄泓的最佳机会,若被孔澄泓退出阵法范围,众人将失去这次良机。

    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向着孔澄泓靠近,或直接施展术法,进行远程攻击。

    就连心地淳朴的小和尚为恶,在这个时候也是口念一声佛号,向着孔澄泓冲去,口中念念有词道:“孔施主,再与小和尚大战三百回合。”

    孔澄泓无法,只得全速向阵法边缘逃去。

    以他如今没有天敌灵气加持的状态,与其中一人对战,顶多只能靠肉身强度,与人打成平手,若是七个齐上,全盛时期的他都没丝毫把握。

    眼看即将跑出阵法范围,孔澄泓眼中泛出喜『色』。追来之人,除了两个术法修士的术法外,其余人想在他离开阵法范围前就追上他,根本不可能。

    只要到了阵法范围之外,重新获得天地灵气的加持,虽无法以一敌七,却可进退自如,不必担心会被七人围攻。

    而且,等他重新获得天地灵气的加持,同属竞争对手的七人,是否还会继续联手对付他还是两说。

    茅瑞在旁乐呵呵的看着七人追杀孔澄泓,眼看孔澄泓即将离开阵法范围时,伸出手指,隔空向着孔澄泓前方的地面一点指。

    十余张符箓从地面冲出,化为火鸟和火鸡形状,扑棱着翅膀,向着孔澄泓扑去。

    看到那造型独特的火鸡时,孔澄泓眼睛瞬间通红,仰天怒吼道:“茅瑞...”

    “轰轰轰”

    孔澄泓后边还在说话,貌似是在谩骂,不过却没人听到。

    在火鸟和火鸡触碰到孔澄泓身体时,直接爆裂开来。十余声轰鸣连在一起,直接将孔澄泓的声音淹没掉。

    爆炸的气浪,直接将孔澄泓从阵法边缘,往阵中心处回推了十来米。

    七人眼睛一亮,上去抓着孔澄泓一顿胖揍。

    尤其是茅哲、茅浩、为恶和魁梧汉子四人,那是拳打加脚踢,拼了吃『奶』劲,往死里打。

    两个术法修士是不用说了,在四人的围攻下,想上去加把力,都找不到下手的空隙。

    而长衫剑修,看着四人都是进行肉与肉的碰撞,他一个拿剑的,也不好破坏队形,索『性』站在一边观战。

    主要是三人都怕自己的攻击无伤到再动手的四人,倒时平白无故多个对手,这可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