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引序:天才落幕
    “轰隆隆”

    “呜呜呜呜”

    狂风扫过林间,似咆哮如哽咽。雷霆轰鸣,电蛇游走,仿佛天之怒神之罚。黑云翻滚将这正午的时光渲染的宛如黑夜,使之大地充满压抑。

    茅家,一个在如今地球修真界并不算大的家族,不算杂役奴仆,家族直系人口也就四十来号。家族于城市周围的一处山脉之中开辟了一处空地,在其上建立了一座庄园,作为府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

    茅家庄园附近的一处无名山巅传来九岁少年的笑声,此声凄厉,夹杂在风中让人辨不清是哭声还是笑声。雨水打在脸上,洗去了嘴角的血迹,却洗不去滔天的怨气。

    “我茅瑞五岁修行,七岁半已是练气圆满,九岁生日那天突破瓶颈,踏入筑基。是乃茅家骄子,族中振奋,八方震惊。”

    四周站着不少茅家的族人,有沧桑老者,似要化朽。亦有茅瑞同辈之人,活力四射。此时都沉默的看着仰天怒吼的少年,那个在今天之前还是族中的骄阳,那是任凭其他宗族的才俊娇女如何追赶,却始终无法超越的存在,碾压同辈,当之无愧的第一天才,可如今却

    “哈哈哈,断了,没了”少年神色癫狂,在笑也在哭。

    “既然给了我如此资质,为何不让我走上巅峰,反而要毁我丹田;既然给了我光环,为何还要收走,收走也就收走,何必断我经脉?”

    少年仰天质问,神色狰狞,双目通红,满是不甘。回答他的是倾盆的暴雨,是呼啸的狂风,是震天的雷鸣。

    质问过后,少年低下了头沉默了。

    “瑞儿”

    人群之中,一妇人哭着想要来到少年身边,身边男子拉住了她。

    “现在别过去”男子摇了摇头说道。

    妇人投入男子的怀里哭的更厉害了,男子宽慰着妇人,可双手的**显示着内心并不如表面平静。

    沉默过后,少年平静的抬起了头,稚嫩的脸上一看不到半点癫狂,眼中的不甘也已变成坚决,仿佛换了一人,唯独怨气依旧滔天。

    抱着妇人的男子看到少年神情由狰狞癫狂转为平静,他的瞳孔收缩了,他的手**了,那是看着自己骨肉经历如此起落刺痛所致。

    “如果这就是命运,我不接受;如果这就是天意,我不认同。命运决定我该失去修为,那我就将这命运改变,使我的决定变成他人命运;天意令我经脉具断,那我就把这天捅破,以我的意志成为新的天意。”

    话语坚定,其意破天。这是经历大变后对天地的咒言,也是对自己的誓言。

    风更急了,像是嘲讽着话语之人,也像是不屑这话语内容;雨更大了,似要将这怨气洗净,亦似要将这无知的人类唤醒;雷更响了,如天对这逆言的愤怒,又如用雷声表达对这话语的无视。

    四周沉默的族人神色复杂的望着茅瑞,表情不一。站在人群前方的老者,他是茅家族长,也是这个茅家的首位创始人,更是茅瑞的亲爷爷。这个老人望着自己这个从小就讨自己喜爱,并且未来有望成为同辈领军人物的孙儿,有慈爱,有关怀,有欣慰,更多的是心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