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2章 赌局变故
    离开楚狂人的房间,萧晨还在想他刚才说的话。

    这个世界,或许并不是我们认知的那样!

    萧晨问他是什么意思,他摇摇头,没有多说。

    见他如此,萧晨也没多问,不过对埃及却升起几分兴趣。

    应该是楚狂人上次去挖木乃伊时,发现了什么。

    要不然,怎么会再惦记着去一趟,然后还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不管埃及有什么,不管这个世界怎么变,有一样是不变的,老苏是为他而死,他必须为老苏报仇!

    所以,眼下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查‘流亡者’,看看这个‘流亡者’是否就是自己要找的改造人组织。

    如果是,他就简单了,为老苏报仇,然后再挖出他背后的势力,连根拔除!

    如果不是,那就重新查!

    “你想什么呢?”

    秦兰看着萧晨,问道。

    “没什么。”

    萧晨摇摇头。

    “还在想蒋昱的电话?不用想了,就算他真有什么惊喜,应该也不是在今天。”

    秦兰对萧晨说道。

    “嗯。”

    萧晨点点头,握着秦兰的手。

    “我没再想他,而是想别的事情……兰姐,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知道我辛苦,那你倒是别当甩手掌柜呀!”

    秦兰白了萧晨一眼,说道。

    “额,兰姐,有些事情,该交给别人,就交给别人……我可能还得当甩手掌柜。”

    萧晨讪讪地说道。

    “什么时候走?”

    秦兰看着萧晨,问道。

    “也就这几天吧,先去京城,然后再去那伽。”

    萧晨点上一支烟。

    “需要我陪你么?”

    秦兰点点头。

    “不用,我自己就可以。”

    萧晨摇摇头。

    “兰姐,龙海这边,就得麻烦你了。”

    “唉,我天生忙碌命。”

    秦兰故意叹口气。

    “谁让我找了你这么个家伙。”

    “兰姐,今晚我好好补偿你。”

    萧晨抱住了秦兰,说道。

    “不让我满意可不行。”

    秦兰媚笑。

    “保证让你满意!”

    萧晨咧咧嘴。

    “行了,今天你也累了一天了,先休息会儿。”

    秦兰笑了笑,说道。

    “那你呢?”

    萧晨问道。

    “我还有点事情,你先休息吧。”

    “行,也别太累了。”

    “嗯。”

    等秦兰离开后,萧晨想了想,拿出手机,给白羽打去电话。

    虽然风满楼和楚狂人都在帮忙调查,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子。

    白羽能查到的,或许他们两人都查不到。

    当然,他们两人能查到的,白羽有可能也无法通过网络查到。

    “晨。”

    电话接通,白羽的声音传来。

    “嗯,干嘛呢?”

    萧晨点上一支烟,放松了下来。

    “正在编写一个程序,怎么了?你那边忙完了?”

    白羽问道。

    “嗯,算是忙完了吧。”

    萧晨点点头。

    “又编写什么程序呢?”

    “一个配合天眼系统来识别的程序,以后想找人,可以更便利一些。”

    白羽简单解释道。

    “嗯。”

    萧晨对于白羽编写的那些稀奇古怪的程序,已经见怪不怪了,也没再多问。

    两人闲聊了几句后,萧晨把‘流亡者’的事情说了。

    “流亡者?行,我会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白羽敲击着键盘,说道。

    “嗯,我需要流亡者的详细资料。”

    萧晨点点头。

    “好,那我把我这边能查到的,都发给你吧。”

    白羽答应一声。

    “嗯嗯,好,辛苦你了。”

    萧晨点头。

    “呵呵,没什么,那我工作了。”

    白羽轻笑。

    “嗯。”

    萧晨挂断电话,按灭了手中的香烟。

    就在他准备出去转转时,手机又响了。

    他拿出来一看,是白夜打来的。

    “喂,小白。”

    “晨哥,我给我师父打电话了。”

    “哦?你师父怎么说?”

    萧晨挑了挑眉毛,问道。

    “叶家那边,确实出问题了……那场赌局,叶家输了。”

    白夜缓声道。

    “什么?输了?”

    萧晨有些惊讶。

    “那场赌局进行了?”

    “是的。”

    “紫衣不是说,还没进行么?”

    萧晨有些奇怪,难道叶紫衣骗了自己?那么,她又是为什么骗自己呢?

    “那场赌局结束了,不过另一场赌局,还没开始。”

    白夜解释道。

    “什么这场那场的,说明白点!”

    萧晨皱眉。

    “我师父他们过去以后,经过几轮,选出了三位能代表叶家参赌的高手……我师父是其中之一,不过他最后还是输了。”

    白夜说道。

    “你师父输了?”

    萧晨更惊讶了,陈九指的赌术,很牛逼,在华夏赌坛中,难逢敌手。

    连他都输了?

    “对,赢了我师父的,是一个以前名不见经传的人,不知道叶家把他从哪找来,但颇受叶家信任……”

    白夜继续说道。

    “他赢了我师父后,又赢了另一个赌术高手,代表叶家参赌!”

    “然后呢?在跟那边赌博的时候,他输了?”

    萧晨点上烟,问道。

    虽然他没有去现场,但可以想象到,那绝对是近年来少有的大场面,一场真正的惊天豪赌!

    “对,他输了。”

    白夜应了一声。

    “那他输了,怎么又会有一场赌局?”

    萧晨好奇。

    “因为……他背叛了叶家!”

    白夜缓缓说道。

    “什么?他背叛了叶家?”

    萧晨一惊,随即反应过来。

    “他故意输掉了那场赌局?他是对方的人?”

    “没错,他被对方收买了,输了那场赌局……不过,不得不说,叶紫衣魄力十足,直接抛出了更高的筹码,要与对方再来一局!”

    白夜说到这时,带着几分佩服。

    “对方答应了,在一周之后,双方还会有一场赌局,来决定谁是最后的真正赢家!”

    听完白夜的话,萧晨也不禁舒出了一口气,这叶紫衣确实是女中豪杰啊!

    换做其他人,哪敢这么做!

    就算是男人,也没这个魄力!

    “不过,现在叶家也很尴尬和头疼,因为他们这边找不到合适的赌术高手了!那个家伙虽然背叛了叶家,但他是凭真正的实力,赢了我师父他们……所以,叶家能派出的最厉害的赌术高手,就是他!现在,他背叛了,叶家还怎么玩?”

    “这个人还活着?”

    萧晨皱眉,问了一句。

    “活着啊,而且还活得好好的,要代表那边,参加下一场赌局呢。”

    白夜有些无奈地说道。

    “我问我师父,叶家怎么能让这家伙活着,我师父说,这家伙已经被保护起来了,根本没机会干掉。”

    “看来,叶家的情况,还真是不太妙啊。”

    萧晨点上烟,说道。

    “是啊,我觉得叶家现在最蛋疼的就是,就算有赌术高手,他们也不敢找,万一再出现这么个事情呢?到时候,找到的赌术高手再故意输了,那就蛋疼了。”

    通过他师父的话,白夜显然也知道现在叶家的尴尬处境。

    萧晨抽着烟,没有说话。

    他在想,该怎么才能帮到叶紫衣。

    短短一个星期,想要找到一个顶级的赌术高手,而且还是值得信任的,实在是太难了!

    之前那场赌局,叶紫衣准备了多久,结果一子落错,满盘皆输了。

    以叶紫衣要强的性子,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又怎么可能甘心!

    现在,她还指不定怎么上火呢。

    “晨哥,要不你去代表叶家出战?”

    白夜提议道。

    “我?”

    萧晨抽了口烟,摇摇头。

    “虽然我的赌术不错,但跟这种世界级赌术高手较量,应该还差了一些。”

    “晨哥,上次在澳门,你不就赢了么?怕什么,反正现在叶家也就这情况,死马当活马医呗。”

    白夜怂恿道。

    “少扯淡,对方能答应再赌一场,肯定紫衣拿出了让对方足够心动的筹码……在这种情况下,要是输了呢?”

    “可你不去,叶家好像也输定了。”

    “去,肯定是要去……不管怎样,这个事后,紫衣身边都需要一个人。”

    萧晨深吸一口烟。

    “不过,代表叶家来参赌,那就算了。”

    “那怎么办?”

    白夜问道。

    “在我看来,叶家已经输定了。”

    “一周之后,是么?”

    萧晨想了想,问道。

    “对。”

    “那时间还来得及,先去京城,然后再去找紫衣!”

    萧晨有了决定。

    “晨哥,你有办法了?”

    白夜忙问道。

    “没有,先去了再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活人总不会让尿给憋死,是吧?”

    萧晨缓声道。

    “唔,也是。”

    白夜应了一声。

    “晨哥,那你走的时候,可得喊着我……反正龙海这边也没事儿了,我也得去凑个热闹。”

    “好。”

    萧晨点点头。

    两人又聊了几句后,萧晨挂断了电话。

    他把手机扔在一旁,想着叶家的情况,皱起了眉头。

    叶家这种情况,就像白夜说的,确实很难办。

    先不说短时间内,找不到这种赌术高手。

    就算找到了,叶紫衣敢用么?

    万一……再出现之前的事情呢?

    如果再输了,估计叶家付出的代价,连叶紫衣都有点承受不住吧!

    “不管怎样,先去了再说!”

    萧晨想来想去,做下了决定。

    虽然过去一趟,会扰乱他之前定下的行程,但也不会冲突。

    最多,就是过去耽搁个几天!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