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杀
    听到持刀高手的话,黄兴脸色巨变!

    青帮的人?

    青帮,三帮之一,庞然大物!

    光凭这两个字,就能让黄兴心中震颤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个高手竟然是青帮的人!

    要是青帮得知两大高手死在他们手里,那绝对是滔天大祸,真可能被灭帮!

    一个个念头转过,黄兴脸色也在变幻着。

    持刀高手见黄兴脸色,露出冷笑:“我奉劝你们一句,还是赶紧放了我们……要不然,等待你们的,将是……”

    砰!

    不等这持刀高手说完,只感觉嘴上一阵剧痛,随即张嘴吐出几颗牙齿。

    “老小子,在俺们的地盘,还敢这么嚣张?青帮怎么了?晨哥说了,青帮算个屁啊!”

    李憨厚收回被他当苍蝇拍用的开山刀,嘲弄说道。

    持刀高手遭受这一下重击,本就脑袋有点发蒙,再听到李憨厚的话,气急攻心,张口喷出一口鲜血,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另一个高手,身子一颤,刚才他也想说来着,不过晚了一步!

    现在看看同伴的下场,他有点庆幸了,还好没说啊!

    同时,他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这大个子……好像根本不怕三帮啊!

    在龙海市的地下世界里,竟然还有不害怕三帮的存在?

    黄兴看着李憨厚的动作,眼皮也是一跳,真他妈是大爷啊,连青帮的高手都敢打啊!

    现在该怎么办?

    他觉得,这两个高手,就像是两个烫手山芋!

    放在手里不是,扔出去也不是!

    “兴哥,既然知道他们的来历了,那就宰了算了。”

    李憨厚扬起了刀。

    “别。”

    黄兴赶忙拦住了,真要是把这两人杀了,就惹大祸了啊!

    不过,再看看两人的凄惨模样,好像大祸已经惹了!

    “你们为什么要来袭杀他们?”

    黄兴驱散杂乱念头,看着剩下的高手。

    “有人想要他们的命!”

    “谁?”黄兴皱眉,随即想到什么:“是乌鸦?!”

    “无可奉告。”

    “就是乌鸦,对么?”

    黄兴盯着这个高手,青帮的人,只跟乌鸦有仇!

    “悟空,无可奉告是什么意思?”

    李憨厚扭头,问道。

    “就是不想告诉你。”

    “哦。”

    李憨厚点点头,手里的刀又拍了上来。

    啪!

    不过这次不是拍在嘴上,而是拍在脑袋上!

    力量虽然小了不少,但也头破血流了!

    “都被抓了,还不告诉俺们?欠拍!”

    “……”

    这个高手脑袋一阵发晕,他觉得,这一下子,最少也是个中度脑震荡!

    黄兴用力挠挠头,到底该怎么处置这两个家伙?

    按理来说,应该干掉!

    可他们的来历,却让黄兴非常忌惮!

    青帮啊!

    敢杀青帮的高手,那不是活腻歪了么?

    黄兴想了想,决定还是给萧晨打个电话,问问他是什么意思吧!

    “大憨,先别杀他们,我先问问晨哥。”

    黄兴怕李憨厚把两人给拍死,忙说了一句。

    “好。”

    黄兴匆匆去旁边,拿出手机,给萧晨打去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了。

    “兴哥,什么事?”

    黄兴快速把事情说了一遍,也把自己的忌惮说了。

    “等我过去。”

    “好。”

    萧晨挂断电话,看向病床上的叶紫衣:“紫衣,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

    “嗯。”

    叶紫衣点点头,经过萧晨的治疗,她感觉状态又好了很多。

    “你好好养伤,如果有什么需要,再给我打电话。”

    “好。”叶紫衣看着萧晨手中装着九炎玄针的盒子,犹豫一下:“萧晨,一定要记住我的话,以后别再人前使用九炎玄针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嗯,我尽量,走了。”

    萧晨笑着点点头,收起了盒子。

    “萧晨,我欠你的,会还给你。”

    在萧晨准备出门时,叶紫衣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萧晨扭头,对叶紫衣笑了笑:“说这个干嘛,我们是朋友。”

    “嗯,我们是朋友。”

    叶紫衣轻轻点头,只有她心中才知道,这两个字代表什么。

    萧晨刚离开,田锟就出现了。

    “紫衣,你没事吧?”

    “没有,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了。”

    叶紫衣摇摇头,她没有提九炎玄针的事情!

    这将是秘密,她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那你休息,我守在外面。”

    叶紫衣点点头,刚要侧躺下,想到什么:“消息传回去了么?”

    “嗯,已经传回去了。”

    “好,三天后,我们就离开龙海。”

    叶紫衣沉声说道。

    “三天?你的伤……”

    田锟一惊。

    “他说,三天足够了!”

    “他?”田锟一愣:“谁?萧晨?”

    “你去准备就好了。”

    叶紫衣没多说,缓缓躺下。

    “好。”

    田锟见叶紫衣不愿再多说,也不多问,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

    萧晨驱车离开医院,直奔南城。

    在路上,他也快速思考着。

    青帮的高手?

    他与黄兴的反应一样,这两个高手是乌鸦派来的!

    乌鸦的报复,开始了!

    不过,让他疑惑的是,为什么他们要说是飞鹰帮的人呢?

    什么时候青帮的人出手,变得藏头露尾了?

    开始,萧晨没想明白,不过当他的车停在猎鹰堂总部门口时,忽然就想明白了!

    “乌鸦……呵呵,原来你打得这个主意……好,老子就让你吃了这个哑巴亏!”

    萧晨露出冷笑。

    “晨哥。”

    黄兴出现了,一脑门子纠结。

    “这么晚了,还打扰你。”

    “没什么,那两个家伙呢?”

    萧晨摇摇头。

    “在后院,大憨和悟功也在那。”黄兴顿了顿:“该怎么处置他们?杀不得,但要是放了……”

    “谁说杀不得?”

    不等黄兴说完,萧晨冷冷说道。

    “啊?”

    黄兴瞪大眼睛,难道萧晨也打算干掉那两个青帮高手?

    萧晨没再多说什么,快步向后院走去。

    黄兴也跟在后面,在他看来,现在是进退两难的境地!

    “晨哥!”

    来到后院,李憨厚和孙悟功都跟萧晨打招呼。

    “你们两个没受伤吧?”

    “没有。”

    萧晨点点头,目光落在绑在柱子上的两个高手。

    “就是他们?”

    “嗯。”

    “你……是萧晨?”

    此时,那个持刀高手也醒了过来,不过因为被拍掉了几颗牙,说话有点漏风。

    “你认识我?”

    萧晨有些意外。

    “认识……”

    “呵呵,是不是我也是你们的目标啊?”

    萧晨笑了。

    “……”

    持刀高手没敢承认,那个大个子根本不在乎青帮,谁知道他会不会冲上来再用刀拍他啊!

    “乌鸦派你们来的,是吧?”

    “我们是青帮的人。”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青帮的人,我只想知道,你们是不是乌鸦派来的。”

    “……”

    “我讨厌别人骗我,你们也只有一次机会。”

    “不是。”

    “大憨,给我打!”

    萧晨懒得再问,指了指持刀高手。

    “好。”

    李憨厚点头,拿着开山刀,噼里啪啦一顿胖揍。

    “我说……是鸦爷派我们来的。”

    持刀高手脑袋已经变成猪头了,胳膊腿也都断了,凄惨的不能再凄惨了。

    “早承认不就得了,还得遭这么多罪……”

    萧晨笑了笑。

    “萧晨……如果我们回不去,鸦爷不会放过你们的……”

    持刀高手虚弱地说道。

    “呵呵,是么?”萧晨笑了:“我倒想看看,他是怎么不放过我的!”

    话音一落,他从李憨厚手里夺过开山刀,直接捅进了持刀高手的肚子里!

    噗!

    刀刃切开肚皮,发出闷响声,然后从后背透出,钉在了柱子上。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所有人都是一惊。

    “你说什么?乌鸦不会放过我?你们不是飞鹰帮的人么?怎么又跟乌鸦有关系了?”

    萧晨握着刀,看着凸瞪着眼睛,满脸不敢相信的持刀高手,冷冷说道。

    “你……你……”

    “飞鹰帮的人……呵呵,放心,我等会就把你的人头,扔到飞鹰帮去!”

    萧晨说完,右手猛地一用力,开山刀旋转,绞断了持刀高手的肠子。

    噗!

    持刀高手喷出鲜血,颤抖着,眼神涣散了。

    他到死也不相信,萧晨竟然真的敢杀他!

    另一个高手,也瞪大眼睛,他真敢下手?

    不!

    他仿佛看到了他的下场,杀一人和杀两人,没什么区别!

    萧晨拔出了开山刀,扭头看了过来:“说,孙飞是谁伤的?”

    “是他。”

    “哦,那也算为孙飞报仇了。”萧晨点点头,“现在,轮到你了。”

    “不,不要杀我……”

    这个高手真的怕了,脸色苍白无比。

    “你要来杀我兄弟,现在却让我不杀你?”萧晨轻笑一声,扬起滴着鲜血的开山刀:“你觉得……可能么?”

    “不……”

    噗!

    萧晨挥手一刀,人头落地!

    “……”

    现场,骤然安静了下来。

    黄兴瞪大着眼睛,死了?那怎么给乌鸦交代?怎么给青帮交代?

    他眨了眨眼睛,忽然想到萧晨刚才的话,飞鹰帮的人?

    这是……想让乌鸦吃个哑巴亏?

    可乌鸦像是吃哑巴亏的人么?

    “兴哥,让人把他们两个的脑袋,扔到飞鹰帮去……另外,再查一个飞鹰帮的高手出来,斩首,脑袋也扔过去!”

    萧晨扔掉染血的刀,对黄兴说道。

    “晨哥,这样……能行么?”

    “呵呵,行不行的,我已经把人杀了。”

    萧晨笑了笑,随意擦了擦手上的鲜血。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