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8章 砸得爽歪歪
    萧晨把闫鸣绑在了柱子上,就是刚才绑老三的那一根。

    “你要干什么……”

    闫鸣看着萧晨,满脸惊恐之色。

    “干什么?呵,你刚才怎么对我兄弟的?你刚才怎么对他的,我就怎么对你。”

    萧晨冷笑一声。

    “放开闫……”

    那个倒地的闫家高手,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关你屁事儿,给我好好趴着!”

    萧晨说着,拿起旁边的酒瓶,直接扔在了这个闫家高手的脑袋上。

    砰!

    酒瓶砸在了闫家高手的脑袋上,后者眼睛一翻,晕死了过去。

    紧接着,萧晨重新拿起一个酒瓶,掂量着,走向闫鸣。

    “你要干……”

    “干你大爷!”

    萧晨说着,狠狠把酒瓶子砸在了闫鸣的脑袋上。

    砰。

    酒瓶子碎了。

    鲜血,不断流了下来。

    闫鸣脑袋一疼,耳朵旁边也嗡嗡响着。

    “三哥,刚才他砸了你几个酒瓶子?”

    萧晨转头,看着老三问道。

    “我……我也忘了。”

    老三摇摇头,刚才有一阵,他都有点被打蒙了。

    “哦,那就先按照十个吧,多不退,少了补。”

    萧晨说着,又一个酒瓶子砸了下来。

    啪!

    酒瓶子还是碎了。

    闫鸣的脑袋上,血流如注。

    “爽么?”

    萧晨看着闫鸣,笑眯眯的问道。

    “啊……”

    闫鸣大声惨叫着,用力挣扎着。

    “听你叫得这么**,应该还挺爽吧?”

    萧晨咧咧嘴,又抓起一个酒瓶。

    “不……不要……”

    闫鸣用力摇头,他现在感觉脑子里已经有了震荡感。

    “这就不要了?好歹你也是暗劲中期巅峰的高手吧?连几个酒瓶子都撑不住?来,再撑着,再来一个。”

    萧晨说着,又一个酒瓶砸下。

    “……”

    闫鸣感觉整个脑子里都乱糟糟了,好像随时都要爆炸了一样。

    “来,我教你个方法……你的内力呢?怎么不用啊?用内力护身啊!”

    萧晨拍了拍闫鸣的肩膀,笑着说道。

    听着萧晨的恶化,闫鸣愣了愣,下意识运转心法,果然舒服了不少。

    “对,就是这样。”

    萧晨能察觉到闫鸣气势的变化,满意点点头,又一酒瓶子砸下。

    “……”

    旁边的老三和老张都已经看傻眼了,尼玛的,这可是闫家大少啊!

    这一酒瓶子一酒瓶子砸下去,仇可就结大发了!

    不过,要是他们知道萧晨连闫嵘都给杀了,估计他们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想法了。

    随着闫鸣运转心法,头上的鲜血,逐渐停了下来。

    而且,刚才那种嗡嗡的爆炸感,也好了很多。

    不过,还没等他松口气时,萧晨又一个酒瓶子砸了下来。

    闫鸣身子晃了晃,感觉还好。

    “不错不错,就这样,我们好好玩。”

    萧晨咧咧嘴,噼里啪啦,一顿酒瓶子就拍了下去。

    他越大越爽,原来砸酒瓶子这么爽啊!

    “三哥,老张,你们不来两下试试?挺不错的。”

    萧晨看向老三和老张,笑眯眯的问道。

    “……”

    两人都赶紧摆手,就算是刚才挨了几个酒瓶子的老三,也没胆子往闫鸣脑袋上砸酒瓶子啊。

    “真的挺爽的,你们不试试?”

    “不了不了。”

    两人赶忙摇头。

    “哦,那可惜了。”

    萧晨也摇摇头,然后继续往闫鸣脑袋上砸酒瓶子。

    “这……这是第十个了!”

    忽然,闫鸣有些虚弱地喊道。

    “嗯?这么快就第十个了么?”

    萧晨说着,又把一个酒瓶砸在了闫鸣的脑袋上。

    “你……这已经是第十一个了!”

    闫鸣有些恼火,怎么说话不算话呢?

    “吆,你还有脾气?现在是你说了算的时候么?我想砸多少就砸多少,我怎么开心怎么砸。”

    萧晨说着,又砸了一个。

    “……”

    也不知道是撑不住了,还是怒火攻心,闫鸣眼睛一翻,晕死了过去。

    “又晕了?真特么没用。”

    萧晨看着晕过去的闫鸣,有些失望的摇摇头。

    “萧老弟,行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万一等闫家的人来,那我们就走不了了。”

    老张劝着萧晨。

    “对,萧老弟,闫家现在正憋着一股火呢,你刚才也给我报仇了,我们还是快走吧。”

    老三也这样说道。

    萧晨想了想,虽然他不怕闫家,但老三和老张却不行。

    而且,有他们在,等会估计真杀不出重围。

    这么一想,他就点点头。

    “好,那我们就走吧。”

    虽然说要走,但萧晨并没有着急,而是飞快在闫鸣身上大穴拍了几下!

    “这是……”

    老三奇怪问道。

    “呵呵,刚才打得有点严重,我怕这小子死了,给他活活血。”

    萧晨笑了笑。

    “哦。”

    老三半信半疑,你有这么好心?

    差不多一个月后,闫家传出消息,闫鸣暴死家中!

    当老三听到这消息时,目瞪口呆,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暴死了呢?

    紧接着,他就想到了萧晨在闫鸣身上拍的这几下,不会是跟这几下有关吧?

    他越想越觉得是这样,而且也越想越心惊,这是什么手段啊!

    一个月前拍几下,一个月后人才死?

    这也太恐怖了!

    虽然他想到了,但他还是很聪明闭嘴,没敢乱说什么。

    这个秘密,存在心里就好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三人没再管闫家的人,离开了酒吧。

    “三哥,老张,你们住在什么地方?”

    出了酒店,萧晨问道。

    老三说了个酒店的名字。

    “为了安全着想,你们别回去了……不是明天就走了么?今晚在我那凑合一晚上?”

    萧晨看着他们,问道。

    老三和老张也有担心,听到萧晨这么说,自然心中大喜,赶忙点头。

    他们刚走没多久,闫家就来人了。

    而且,几乎是倾巢而出啊!

    这次来轩辕镇的高手,都赶了过来,包括闫鸣的老子。

    “是谁?!”

    闫鸣的老子看着被绑在柱子上,满脸鲜血的儿子,怒声咆哮起来。

    “是……是萧晨。”

    “萧晨?查,查出他的下落,我要把他扒皮抽筋!”

    “是!”

    ……

    萧晨带着老三和老张溜达着回到了悦来客栈。

    他的心情很不错。

    跟宁仙子的关系不敢说进了一步,但至少不像之前那样不清不楚了啊!

    最重要的是,他心头一块大石头算是落下了,宁仙子和七叔没关系!

    再加上做了一天的运动,末了还虐了一波情敌,这小心情,美美哒!

    “晨哥。”

    大胖等人纷纷跟萧晨打招呼,这一天没见,怎么回来了,还带着两个男人?

    难道,晨哥口味变了?

    “嗯,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老三,三哥,还有这是老张。”

    萧晨介绍着。

    “这是大胖、二胖……”

    老三属于那种爱交朋友的,很快就跟大胖他们聊上了。

    “先别聊,大胖,还有多余房间吧?安排一个,让三哥先洗洗澡,然后我给他包扎一下伤口。”

    “这谁弄的?”

    大胖询问道。

    “闫鸣。”

    “闫鸣?艹,他在哪呢?弄死!”

    “……”

    老三和老张都无语,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好像都很狂啊!

    “我已经收拾过了。”

    “嗯,那就好,咱连他爷爷都收拾了,还收拾不了一个孙子?”

    大胖大咧咧地说道。

    “咳咳!”

    小二咳嗽了一声。

    大胖一愣,随即意识到说多了。

    果然,老三和老张都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三哥和老张也不是外人。”

    萧晨笑了笑。

    “在轩辕山,我把闫嵘那老家伙给干死了。”

    “什么?!”

    老三和老张眼珠子都差点惊掉了,闫嵘是被萧晨给干掉的?

    他们不是不知道闫嵘被人剁掉脑袋的事情,可是却万万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是萧晨干的。

    “三哥,老张,这事别忘外说啊,万一让闫家知道了,那他们真就得疯了。”

    萧晨看着两人,笑着说道。

    老三两人赶忙发誓,表示就算打死也不会说出去。

    同时,他们两人暗暗嘀咕,相比较剁掉闫嵘的脑袋,往闫鸣脑袋上砸啤酒瓶子算什么啊!

    这根本不算事儿啊!

    随后,大胖给两人安排了房间,洗了澡后,萧晨给老三又上了药。

    等搞完这些后,外面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萧老弟,闫家不会找上门来吧?”

    老张有些担心问道。

    “不会,就算找上门来,也不用怕。”

    萧晨笑了笑。

    “就是,咱这客栈里,两个化劲高手坐镇,别说现在的闫家了,就是闫嵘还活着,他们也不敢来!”

    大胖霸气的说道。

    老三两人又一惊,两个化劲高手?

    这也太牛逼了吧!

    在他们满心好奇,旁敲侧击之下,大胖神秘地说道:“我说一个名字,你们两个可能都听过。”

    “谁?”

    “龙追风。”

    “什么?龙老?”

    老三两人脸色大变,竟然是古武界备受尊崇的龙老?

    “那,那另一个化劲高手,可是有老顽童之称的……聂老?”

    老张想到什么,小心翼翼问道。

    “对。”

    “……”

    老三和老张真被惊呆了,难怪他们这么强势,原来有这两位靠山啊!

    紧接着,他们也挺直了胸膛,心里也不怕了!

    “哎,大胖,龙老和大哥去干嘛了?”

    萧晨看着大胖,问道。

    “说是去见老朋友了。”

    “嗯,行吧,那咱先吃饭。”

    萧晨摸了摸肚子,砸了闫鸣那么多酒瓶子,又有点饿了。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