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7章 大佬的人情
    薛飞看看端着酒杯的萧晨,再看看旁边的父亲,只能强忍着胃里的不舒服,干了这杯酒。

    “嗯,贤侄酒量不错,我们再来……”

    “不,不来了,我去趟洗手间。”

    薛飞不等萧晨说完,就捂着嘴巴,狂奔而出。

    萧晨看着薛飞的背影,咧咧嘴,估计得把苦胆水都吐出来吧?

    “萧老弟,小飞这孩子,从小让我惯坏了,多见谅,我自罚一杯。”

    薛战虎开口了,笑着说道。

    “呵呵,没什么,孩子嘛。”

    萧晨摇摇头,他对薛飞的印象不算坏。

    至少,这种把一切挂在脸上,我看你不顺眼,我就想怼你的人,比那种喜怒不形于色,想着背地里捅刀子的人好多了。

    差不多十几分钟,薛飞才回来,本来发红的脸色,此时有些苍白。

    “贤侄,你没事吧?”

    萧晨看着薛飞,笑眯眯的问道。

    “刚才去吐了?喝多了?”

    “谁说我喝多了?我刚才只是去尿尿了。”

    薛飞不想让萧晨看笑话,梗着脖子说道。

    “哦,呵呵,没喝多啊?那我们继续喝吧?”

    萧晨端起杯子,笑着问道。

    “啊?不喝了不喝了,我服了,成不?”

    薛飞怂了,刚才吐得他实在是太难受了,差点在洗手间里出不来了。

    “呵呵,服了就行。”

    萧晨放下了杯子,毕竟当着老子的面,太欺负人家儿子也不太好。

    除了这档子事情外,整场下来,也算是宾主尽欢了。

    就连赵德义都多喝了几杯。

    “赵老,你还是少喝点。”

    萧晨看着赵德义的脸色,提醒了一句。

    “哈哈,好,既然神医都说话了,那我就少喝几杯。”

    赵德义大笑着点头,他很信服萧晨的医术。

    当初要不是萧晨,他现在坟头上的草,可能已经有半米高了。

    神医?

    听到赵德义的话,薛战虎等人都奇怪,这是说萧晨呢?

    “你们还不知道吧?萧晨的医术很厉害,上次要不是他,我老头子已经死了。”

    赵德义笑着说道。

    “你还会医术?”

    薛飞瞪大眼睛,怀疑问道。

    “呵呵,不信?”

    萧晨看着薛飞,问道。

    “不信。”

    “年轻人还是节制点,最近玩女人是不是有点力不从心?尤其最后那一哆嗦后,是不是手脚冰凉,腰部有隐痛感?”

    萧晨随意说道。

    听到萧晨的话,薛飞脸色大变,他是怎么知道的?

    本来薛战虎等人也不相信,可看着薛飞的表情,他们信了。

    “小飞,你萧叔叔说的是真的?”

    薛战虎开口问道。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薛飞没有回答他老子的话,而是瞪着萧晨,惊讶叫道。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当然是看出来的了!”

    “……”

    “贤侄,不是我吓唬你,你要是再不节制,不好好调理自己的身体,最多也就半年,估计你就得变成三秒君……到时候沾边就射,完全没男人的尊严啊!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你可能断了你薛家的后啊。”

    萧晨认真说道。

    沾边就射?断后?

    听到这两个词,不光薛飞脸色变了,就连薛战虎脸色也变了。

    是否沾边就射,这个薛战虎不关心,可要是给薛家断了后,那可就是大问题了!

    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啊!

    虽然有几个私生女,但却没有私生子。

    真要是断了后,那就蛋疼了!

    “萧老弟,你……你能给他治好吗?”

    薛战虎看看自己的儿子,想到什么,赶忙问萧晨。

    这个青帮大佬,多次生死危机不曾变色的男人,此时却有些发慌了。

    华夏人,还是很讲究传宗接代的。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观念。

    这个观念,深入人心。

    “当然了,小意思。”

    萧晨点点头。

    “那可否麻烦萧老弟,妙手回春?这样,我不白让萧老弟出手,刚才谈的黑虎帮利益,我不要了,但我的承诺,还照旧。”

    薛战虎认真说道。

    听到薛战虎的话,骆世杰脸色微变,那可是不小的利益啊。

    不过他看了眼自己的儿子,又理解一个父亲的心了。

    要是骆长空这样,那他也会付出任何代价的!

    萧晨也愣了一下,薛战虎这开价,也太高了吧?

    “呵呵,薛老哥,看你说的,他是我贤侄,我这当叔叔的,给他治疗一下,不是应该的么?只要那些利益,既然已经谈好了,那就按照谈好的来。”

    萧晨说着,转头看向守在门口的阿山:“山哥,帮我拿纸笔过来,我要开药方。”

    “好。”

    阿山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随后,萧晨起身,来到薛飞面前,扣住了他的手腕。

    “你,你要干什么?”

    薛飞一惊,下意识想要挣扎。

    “别激动,给你把脉而已,没看过中医么?”

    萧晨淡淡说着,开始把脉。

    虽然他刚才通过望诊,诊断出了一些问题,但切脉会更准确一些。

    薛飞不敢动了,有些紧张的看着萧晨。

    差不多两分钟,萧晨松开了薛飞的手腕。

    “比我想象中的轻一些,我给你开几副药调理一下……哦,对了,三个月别碰女人。”

    萧晨说着,拿过纸笔,开始写药方。

    “什么?三个月不碰女人?”

    薛飞差点跳起来,他可是一夜无女人不欢啊!

    让他三个月不碰女人,那还不如杀了他呢。

    “那你是想以后沾边就射,做一辈子假太监,还是忍三个月呢?”

    萧晨看了眼薛飞,语气很认真,心里却暗笑,让你得罪哥,憋着吧!

    其实,根本不用三个月那么久,只需要一个月就可以。

    不过,谁让薛飞总是惹他呢,借机给他个小教训而已。

    “可……”

    “可什么可,你他妈要是敢在三个月之内碰女人,我就让你变成太监!”

    薛战虎猛地一拍桌子,怒目瞪着儿子,杀气腾腾。

    “……”

    薛飞还是很怕他老子的,不由得一哆嗦,低下了脑袋。

    “年轻人,三个月而已,忍忍就过了,我是为你好。”

    萧晨拍了拍薛飞,笑着说道。

    “……”

    薛飞看看萧晨,没有作声。

    很快,萧晨写好了药方,递给了薛战虎。

    “找最大的中药房抓药,按时煎服。”

    萧晨说了一些注意事项,薛战虎都一一记住了。

    “萧老弟,我欠你一个人情。”

    薛战虎看着萧晨,认真说道。

    刚才他提出放弃那份利益,而萧晨却拒绝了,这让他更高看了萧晨一眼。

    所以,他说了人情。

    到了他的地位,一个人情,往往比利益要大得多。

    萧晨笑了笑,没再说话。

    滴滴。

    短信声响起。

    萧晨拿出手机,看了眼,是解益玲发来的短信。

    “今晚过来么?”

    她知道萧晨今晚有应酬,所以才问了这么一句。

    “好。”

    萧晨想了想,回复了一个字。

    “嗯,那我等你,少喝酒,慢点开车。”

    萧晨看着屏幕上的字,笑了笑。

    随后,应骆世杰和薛战虎的要求,他又帮他们诊脉了,甚至连骆长空也没落下。

    这让萧晨很无语,今晚来这,好像不是给人看病的吧?

    不过,既然提出来了,那他自然也不会拒绝。

    当然,骆世杰也没白让他看,与薛战虎一样,说欠他一个人情。

    萧晨觉得还是挺赚的,看看病,让华夏地下世界最有权势的两位大佬欠下人情,实在是挺不错。

    最后,萧晨又给赵德义看了看,并重新开了药,给他调理身体。

    差不多十点半左右,散了。

    “萧老弟,我们随时电话联系。”

    经过今晚的喝酒以及看病,薛战虎对萧晨的态度更好了。

    以前他是忌惮萧晨的实力,而现在,也真正把他当成了朋友。

    “好。”

    “萧老弟,你之前可答应我了,要陪我喝酒哈。”

    骆世杰就更不用说了,非常友好。

    “呵呵,没问题。”

    萧晨满口答应下来。

    “那我们先走了。”

    “嗯。”

    萧晨点点头,把两人送了出去。

    当他们一出现,他们的保镖就快速靠近,警惕保护,上了车。

    萧晨看着这阵势,有些羡慕,真他娘的排场啊。

    不过想到什么,他又不羡慕了,其实也没啥好的,根本没自由啊,还不如像他现在这样。

    黄兴在旁边看得也很羡慕,啥时候自己能有这排场啊?

    “兴哥,别羡慕,你现在也是龙门老大,该有的排场也得有,要不然,会让人看轻了龙门。”

    萧晨注意到黄兴羡慕的神色,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

    “晨哥,你都没这样,我……”

    “行了,你要记住,龙门的老大是你。”

    萧晨认真说道。

    “我知道了。”

    “这也不光是排场,你该加强一下自己的安保了,要是你出事,龙门也会乱的。”

    “我知道了。”

    萧晨刚准备再说什么时,又有短信进来了。

    他本以为是解益玲的,拿出来看了眼,愣了愣,随即眯起了眼睛,闪过一抹寒光。

    “晨哥,怎么了?”

    光头蛇注意到了萧晨眼中的寒光,忙问道。

    “呵呵,没什么。”

    萧晨笑着摇摇头,然后看向赵德义。

    “赵老,今晚打扰了,我们也先走了。”

    “哈哈,有你在,我这把老骨头能多活几年,我巴不得你多来打扰我呢。”

    赵德义大笑着。

    “呵呵。”

    萧晨又跟赵德义寒暄了几句,就准备离开了。

    黄兴等人也离开,他们去了龙门总部。

    “要不,今晚留下?我这会所里,也有不少好玩的。”

    赵德义看着只剩下萧晨,露出个男人都懂的笑容。

    “哈哈,不了,我还有事呢。”

    “那行,那我就不留你了,路上注意安全。”

    “嗯,那我先告辞了。”

    萧晨点点头,驱车离开了龙腾会所。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