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3章 怼!
    听到萧晨的话,老外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放屁?

    这也太不绅士了吧?

    虽然他也经常说这个词,但那都是在没人的时候!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怎么能这么说呢?

    “你侮辱我!”

    老外瞪着萧晨,大声说道。

    “侮辱你么?放屁,在华夏语里,只是一个‘否定’的意思,说明我不赞同你的话,只不过语气更加强烈而已。”

    萧晨耸耸肩,对老外说道。

    “……”

    很多华夏人都神色变得古怪起来,编,你继续编,你就可劲忽悠老外吧!

    “真的?”

    老外被萧晨这么一说,还真有点相信了。

    “约翰斯博士,他是骗你的,他就是在骂你。”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

    萧晨扭头看去,挑了挑眉头,怎么又是这个傻逼啊?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萧晨手上吃了亏的刘伟。

    他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我抗议,我只是在做学术交流,你们华夏国的医生,怎么骂人?”

    老外,也就是约翰斯博士听到刘伟的话后,朝着主席台大声说道。

    “……”

    主席台上的领导,也都一脸无语。

    尤其是卫生部的副部长陈全,皱着眉头,先看了眼刘伟,然后又看看萧晨。

    他对刘伟有点不爽了,这家伙是华夏人么?

    怎么看热闹不怕事儿大啊?

    还有萧晨,这家伙是谁啊?

    怎么能跟人家外国来交流的精英这么说话?

    “这是谁?”

    没等陈全问,旁边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郭东波问了一句。

    “他叫萧晨,是我带进来的。”

    李胜开口了。

    “你带进来的?老李,你怎么什么人也往里带啊?”

    “呵,他可不是我要带进来的。”

    李胜笑了。

    “那是谁?”

    “他是我老师的朋友。”

    虽然李胜看起来是回答郭东波,可实际上却是说给陈全听的。

    果然,听到李胜的话,陈全眉头一挑。

    他是知道李胜的老师是谁的!

    虽然他是副部级官员,但在药岐黄面前还真不敢托大。

    因为药岐黄认识的达官显贵,一巴掌拍死十个人,可能一个副国级,五个正部级,两个副部级,两个正厅级。

    这,就是药岐黄的人脉!

    所以,当他听说萧晨是药岐黄的朋友时,心中震动异常。

    一个年轻人,得是什么背景,才能跟药岐黄成为朋友?

    就京城那些太子,药岐黄也不放在眼里啊。

    因为药岐黄交往的,都是太子他老子,什么太子,都是小辈而已,见了他,都得恭恭敬敬喊一声‘药老’。

    当他得知这年轻人是药岐黄的朋友后,就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呵呵,约翰斯博士,我没觉得我们华夏的医生骂人了,就像他说的,他只是在否认你而已,不过是语气强烈了一些。”

    陈全看着约翰斯博士,笑着说道。

    “……”

    听到陈全的话,全场都傻眼了,包括萧晨。

    卧槽。

    这什么情况?

    怎么连陈副部长也跟着胡扯了?

    萧晨打量着台上的陈全,心里也犯嘀咕,他跟这个副部长应该没见过吧?

    要是见过的话,他应该会有印象。

    可是连见都没见过,他为什么要帮自己呢?

    “萧医生是吧?你刚才否认了约翰斯博士的话,那说一下,中医有什么办法来治疗吧。”

    陈全又看向萧晨,缓缓说道。

    他帮萧晨,一个是因为药岐黄的关系,另一个,他也很清楚,这些老外这次来,是来干嘛的!

    所以,要是有人能压制住老外的气焰,他也是非常乐意见的。

    “好。”

    萧晨把疑惑压下,看向约翰斯博士。

    “刚才约翰斯博士说了西医的方法,其实里面有很多东西,都是从中医借鉴来的,比如五行的运用……”

    他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有一部分人听明白了,也有一部分听懵逼了。

    听懵逼的,多以老外和西医为多,因为他们听不懂什么是五行。

    而少数的中医,则眼睛越来越亮,脸上露出兴奋之色。

    “原来是这样……原来五行还可以这么用啊。”

    “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奶奶的,难关这家伙敢说‘约翰斯博士’放屁,人家有牛逼的实力啊。”

    萧晨刚才的一番话,把所有听明白的医生,都给征服了。

    约翰斯博士也目瞪口呆,因为就像萧晨说的,他借鉴了中医的很多东西!

    虽然他改了名字,但还是被萧晨一下子就听了出来。

    “约翰斯博士,你觉得我说的方法,怎么样?”

    萧晨看着约翰斯博士,笑着问道。

    “……”

    约翰斯博士沉默了许久,最后点点头。

    “你很厉害,我希望和你有更多的交流。”

    “别,我这人只喜欢和美女交流,跟男人还是算了,尤其是外国男人。”

    萧晨摇摇头,很干脆的拒绝了。

    “哈哈……”

    不少人没忍住,笑了出来。

    约翰斯博士张张嘴,最后从台上下来了。

    他无法反驳萧晨说的方法,因为也给他带来了新的思路。

    他忽然发现,他还是走了歪路,其中两个步骤改一下,会更好。

    等约翰斯博士下去后,萧晨也缓缓坐下了。

    啪啪啪。

    掌声响起来。

    至于刘伟,刚才他在陈全看他时,就吓得赶紧坐下了,到现在小心脏还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呢。

    “漪萱,我说的怎么样?”

    萧晨看着花漪萱,得意的问道。

    “是不是不负众望?”

    “嗯,挺厉害的。”

    花漪萱点点头。

    “再接再厉,要是再有针对中医的,你就继续怼。”

    “嗯嗯,那必须的,往死里怼,怼不死再怼。”

    萧晨点点头。

    “……”

    花漪萱想到萧晨站起来,对约翰斯博士直接说人家放屁,就嘴角抽搐了一下。

    “那什么,等会你起来怼的时候,温柔点,别那么……语气激烈,行么?好歹你也代表着中医的形象。”

    “刚才是你让我怼的。”

    萧晨有点委屈。

    “可我没让你那么怼啊。”

    “好吧,我记住了。”

    萧晨点点头。

    等约翰斯博士下去后,又有老外上来了。

    这次,是个澳大利亚的医生。

    他上来第一句话,就差点让萧晨蹦起来,指着他大骂一句“我去泥马勒戈壁”。

    不过想到花漪萱的话,他代表的是中医形象,就又生生忍住了。

    “我觉得,中医就是迷信!”

    这个澳大利亚的医生说完这句话时,还看了眼萧晨,眼神很挑衅。

    “漪萱,你别拦着我,我要起来怼他。”

    萧晨对花漪萱说道。

    “我没拦着你,怼!”

    “好。”

    萧晨点点头,站了起来。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我去年买了个表的。”

    “嗯?”

    澳大利亚的医生愣了一下,不是医学交流么?他提手表干嘛?

    “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萧晨又大声说道。

    刘伟很想站起来,再喊一声‘他骂你’呢,不过想到陈全刚才的目光,又没敢。

    “我说,中医是迷信!什么穴位、经脉这些,都是故弄玄虚糊弄人的,根本不存在!身体,只有血管、神经、肌肉等等,哪有什么穴位、经脉。”

    澳大利亚的医生大声说道。

    “你说穴位、经脉不存在?”

    “对,我研究了半年多,也解剖过几百具尸体,根本没发现什么穴位、经脉之类的。”

    “呵呵,是不是我证明了穴位和经脉真的存在,你就不觉得中医是迷信了?”

    萧晨看着他问道。

    澳大利亚的医生想了想,点点头:“没错。”

    “好。”

    萧晨笑了笑,迈开大步向台上走去。

    “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我练过散打。”

    澳大利亚的医生见萧晨向他走来,忙摆出架势。

    “呵呵,别紧张,你还没资格跟我动手。”

    萧晨笑着摇摇头。

    “对了,怎么称呼?”

    “我叫马歇尔,你刚才说什么?我没资格跟你动手?”

    马歇尔仿佛受到了什么侮辱,怒声道。

    “唉。”萧晨摇摇头:“得,我今天不光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中医,也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华夏功夫!”

    “华夏功夫?”

    马歇尔愣了一下。

    “对。”

    萧晨说着,随手拍在了台上的一张桌子上。

    啪。

    声音不算大。

    众人都奇怪,这是干嘛呀?

    拍桌子谁不会啊?

    可下一秒,他们就瞪大眼睛,露出了惊骇之色。

    包括陈全!

    咔嚓!

    本来好端端的桌子,突然爆裂,变得四分五裂了!

    这还是萧晨收着劲,要不然,这桌子就不是四分五裂了,得被内劲完全毁掉!

    “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练练么?”

    萧晨看着马歇尔,淡淡的问道。

    “我……我……我……我先下去了。”

    马歇尔被吓坏了,他觉得他在医生里,算是比较能打的了。

    可是跟萧晨一比,他就是渣啊!

    “下去干嘛啊?我要给你证明一下穴位和经脉的存在!”

    萧晨拦住了马歇尔。

    “怎,怎么证明?”

    马歇尔忐忑问道。

    其实不光马歇尔好奇,就连不少中医也好奇。

    大家都知道穴位的存在,可想要证明出来,却不容易。

    要是换做其他人,可能真没什么办法,但萧晨不一样。

    他会点穴!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