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8章 漫天要价
    晚宴,开始了。

    作为今天绝对的主角,萧晨坐在了第一张桌子上。

    这张桌子上,有药岐黄、陈全、郭东波、李胜等人,就连花漪萱都没资格坐过来。

    旁边的二号桌,花漪萱频频看着萧晨。

    刚才那一下亲亲,现在想起来,还让她心中羞涩。

    那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亲吻男人。

    她想到刚才萧晨不满的跟她说,还没仔细感受就结束了,嘴角忍不住勾勒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就在她看着萧晨时,忽然,萧晨也转过头来看向她。

    四目相对,花漪萱俏脸一红,赶忙挪开目光,心中慌乱的不行。

    萧晨咧咧嘴,这小妞不谈工作的事情,还是挺有意思的。

    他下意识摸了摸刚才被花漪萱亲过的地方,再看看药岐黄,压下了某些念头。

    “萧老弟,今天你给华夏长脸了,给中医长脸了啊!”

    陈全敬完了药岐黄后,端起酒杯,看着萧晨说道。

    “呵呵,这是作为一个华夏人应该做的。”

    萧晨笑着说道。

    “好,说得好!”陈全点头:“刚才药老还在跟我说,华夏中医界有你这样的年轻人,中医振兴有望啊!”

    “呵呵。”

    萧晨只是笑了笑,他可不觉得他能肩负起这个责任来。

    再者,他志向不在此,也没打算过多搀和进来。

    每一种事物的发展,都有其规律。

    现在是中医的低谷,或许有人会站出来,振兴中医。

    不过,这个人应该不会是他。

    萧晨跟陈全喝完酒,刚放下杯子,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郭东波就端起了杯子。

    “萧老弟,我托大,也这么喊你一声,从今天,咱们算认识了,以后多联系。”

    郭东波看着萧晨,客气地说道。

    “好。”

    萧晨笑着点点头,跟郭东波碰了碰杯子。

    “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

    “哎,老郭,你能办的事情,我也能办了,他不用找你,找我就行了。”

    李胜开口说道。

    “……”

    郭东波翻个白眼,没有再多说话。

    现场的气氛很不错,除了一些别有用心的老外。

    他们今天被萧晨怼得没脾气,吃饭都感觉没什么滋味。

    他们不甘就这么放弃,可是不甘心又能怎么样?

    说,他们说不过萧晨。

    临床,他们也不行。

    “暂时先忍了,明天再找机会。”

    鹰钩鼻子对同桌的人低声说道。

    同桌的人点点头,也只能这么办了。

    倒是华夏这边的医生,尤其是中医,都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他们作为真正有本事的中医,自然也清楚国内以及在世界上,中医到底是个什么地位。

    他们也想改变,可他们无力回天。

    单凭他们,又能改变什么呢?

    可现在不一样了,萧晨出现了,药岐黄出现了。

    尤其是药岐黄的出现,更像是给他们打了一剂强心针。

    “萧先生,我来敬你一杯。”

    “啊?哦哦,好,干杯。”

    “萧先生,你太厉害了,我太崇拜你了,我敬你一杯。”

    “呵呵,也没多厉害,干杯。”

    “萧先生,为中医崛起而干杯。”

    “额,为中医崛起而干杯。”

    这样的对话,不断响起。

    很多人都来敬萧晨酒,甚至他比陈全等人都受欢迎。

    萧晨无语的同时,也是来者不拒,来了就干杯。

    “萧晨,少点喝,身体要紧。”

    药岐黄提醒了一句。

    “呵呵,没事。”

    萧晨笑着摇摇头,他刚才都用内劲把酒精给分解了,除了有点撑外,根本醉不了。

    药岐黄看萧晨确实没有醉意,暗暗惊讶的同时,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了。

    实际上,他也乐意看到这画面。

    像他这一代的中医,都已经老了,而现在则面临青黄不接的尴尬局面。

    所以,他很想让萧晨成为领头羊。

    可萧晨却志不在此。

    萧晨应付了一批又一批人后,终于受不了了,找了个空当,去洗手间了。

    要是再不去的话,他感觉他的膀胱就要爆炸了。

    因为刚才经历过袭杀,这次萧晨尿尿的时候,都格外注意了。

    万一他尿的正爽,忽然来个杀手,那太该咋办?

    尿他?

    要是女杀手还行,男杀手的话,那不是吃大亏了嘛。

    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萧晨扭头看去。

    鹰钩鼻子从外面进来了。

    萧晨见是他,也懒得搭理。

    之前跟他说话,那是想虐他,现在又不虐他,搭理他干嘛。

    总不能跟他比比,谁尿的远来虐他吧?

    “萧先生,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鹰钩鼻子来到旁边,看着萧晨问道。

    “哎哎,你找我就找我,能不能别看我尿尿?先出去等着,等我尿完,ok?”

    萧晨没好气地说道。

    “ok。”

    鹰钩鼻子点点头,又转身出去了。

    萧晨心里奇怪,这鹰钩鼻子找自己干嘛?

    不过他也没着急,磨磨蹭蹭,洗了洗手,然后才出去。

    “萧先生。”

    “格林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萧晨看着鹰钩鼻子,问道。

    “萧先生,我能问一下,你之前说的‘肝阳上亢’怎么治疗么?”

    鹰钩鼻子左右看看,见没人,问道。

    “呵呵,格林先生,那你承认中医更厉害了么?”

    “我承认。”

    “不不,不是在这承认,这就我们两个人,你承认有个毛用?我说的是当众承认,只要你承认了,那我就给你治疗一下。”

    “不可能,如果我当众承认,那我背后的人,会要了我的命。”

    鹰钩鼻子摇摇头。

    “那就没得商量了。”

    萧晨摇摇头,就要离开。

    “等等,萧先生,只要你帮我治疗,我可以给你钱。”

    鹰钩鼻子拦住了萧晨,语气软了不少。

    “给钱?你很有钱么?”

    萧晨一挑眉头,问道。

    “还可以。”

    “一千万美元,我帮你治疗肝阳上亢。”

    萧晨淡淡地说道。

    “什么?一千万美元?”

    鹰钩鼻子瞪大了眼睛。

    “对,一千万美元,爱治不治。”

    萧晨点点头,心里却憋不住笑。

    肝阳上亢,随便找个靠谱的中医,或者说今天来参加交流会的任何一个中医,都能治好!

    吃中药调理一下,也就几百块的事情。

    可他张口就管人家要一千万,还是美元,也是没谁了。

    “格林先生,不是我吓唬你,这个肝阳上亢,绝对是大问题……你现在头晕眼花,等过一阵就会窒息,然后吐血……”

    萧晨开始忽悠起来。

    忽悠普通老百姓算什么本事,要忽悠,就忽悠这种专业的!

    “……”

    听到萧晨的话,鹰钩鼻子脸色变了,这么严重?怎么听起来比癌症还严重啊?

    “来,我给你诊脉看看。”

    萧晨伸出右手。

    “哦哦。”

    鹰钩鼻子忙把右手递给了萧晨,心里忐忑的不行。

    萧晨捏着鹰钩鼻子的手腕,心里暗暗嘀咕,这家伙的身体还真挺好啊!不过,他面上却皱着眉头,还不时摇头叹息,做出命不久矣的感觉。

    鹰钩鼻子看着萧晨这做派,心里更忐忑了,这是什么情况?不会要死了吧?

    “格林先生,如果你再不治疗的话,最多再有三个月时间,肝阳上亢就入脑,然后你就要去见上帝了。”

    萧晨胡扯着说道。

    “肝阳上亢入脑?见上帝?”

    鹰钩鼻子更害怕了。

    “唉,回去想吃啥吃点啥,想喝点啥喝点啥……保重吧。”

    萧晨拍了拍鹰钩鼻子的肩膀,就要离开。

    鹰钩鼻子看着萧晨的背影,急了:“萧先生,等等,我治,我治!”

    “治?”

    “对,能不能便宜点?”

    “不能,就一千万,爱治不治,不治拉倒。”

    “治,我治,一千万就一千万吧。”

    鹰钩鼻子点点头,虽然肉疼,但也比死了强啊。

    “嗯,那转账吧,我现在就给你开药方。”

    “好。”

    很快,鹰钩鼻子给转账成功了,萧晨的手机响了。

    萧晨拿出来看了眼,露出得意的笑容,什么哈弗医学院的副院长,还不是被他忽悠住了。

    “怎么治疗?”

    “我给你开中药,然后你回去熬了喝了,差不多半月就会好。”

    “这么快?”

    “也有慢的法子,你想用慢的?”

    “不不,快的好。”

    鹰钩鼻子忙摇摇头,心里却犯嘀咕,为嘛他总有一种被坑了的感觉呢?

    回到晚宴现场,萧晨找花漪萱。

    “有纸笔么?”

    “有啊,干嘛?”

    “开个药方。”

    “哦。”

    花漪萱给萧晨找来纸笔,递给他。

    萧晨刷刷刷,写了个药方,然后去交给了鹰钩鼻子。

    鹰钩鼻子见萧晨向他走来,拼命向他打眼色,示意他不要过来。

    因为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在用中药治病。

    可萧晨却权当没看到,来到他面前:“给,这是药方,你回去按照我说的方法煎服,你的病就会好了。”

    “……”

    鹰钩鼻子的脸都绿了,他很想把手里的药方撕了,可想到这玩意儿是他花一千万美元买回来的,又没舍得。

    萧晨才懒得管他怎么想,转身就走了。

    “什么情况?”

    回来后,药岐黄问道。

    萧晨也没瞒着,笑着把事情说了一遍。

    “收费?多少钱?”

    “一千万。”

    “什么?一千万?”

    听到这数字,连药岐黄都瞪大了眼睛,一个肝阳上亢,就敢管人家要一千万?疯了吧?

    还没等他们说什么,只见萧晨得意一笑:“单位是美元。”

    “……”

    一桌子人,全傻了。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