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5章 母爱似海,父爱如山
    萧晨用枕头垫了一下陆瑜的手,然后扣住了她的手腕。

    陆瑜的手,微微一叹,心中有忐忑,有期待。

    而陆瑜的父母,也都盯着萧晨,一句话不敢说,甚至连呼吸都放轻了不少,生怕打扰到诊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萧晨的神色,始终没有什么变化,这让陆瑜稍微有些安心。

    差不多六七分钟左右,萧晨松开了陆瑜的手腕。

    “把另一只手给我。”

    “嗯。”

    陆瑜点头,把另一只手递给了萧晨。

    萧晨神色严肃,缓缓闭上眼睛,继续诊脉着。

    陆瑜偷偷瞄着萧晨,这小哥哥真的好帅呀!

    紧接着,她俏脸一红,帅关自己啥事儿啊,又不是自己的男朋友。

    再想到自己的身体,她轻叹一口气,能活着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还奢求什么男朋友啊!

    “为什么叹气?”

    忽然,萧晨睁开眼睛,看着陆瑜,问道。

    “啊?没,没什么。”

    陆瑜一惊,摇了摇头。

    “萧……医生,我怎么样?”

    “多发转移,晚期。”

    萧晨缓声说道。

    听到这话,陆瑜脸色一白,露出苦涩的笑容。

    “嗯,没救了,是么?”

    而陆父陆母的心,也猛地一沉,心仿佛被刺了一刀,疼。

    “有救,就是麻烦一些。”

    萧晨看着陆瑜有些绝望的眼神,摇摇头,认真说道。

    “嗯?”

    陆瑜一怔,随即瞪大了眼睛。

    有救?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赶忙又问了一句:“萧医生,你说什么?我还有救?”

    “对,你还有救。”

    萧晨点点头。

    “……”

    陆瑜瞪着萧晨,张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眼圈也红了,眼泪忍不住滚落下来。

    “萧专家,你说什么?你说小瑜她还有救?她还能活么?”

    陆母看着萧晨,不敢相信的叫道。

    “嗯,阿姨,可以的。”

    萧晨点点头,刚才他用了那么久,就是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确定有把握后,才开口的。

    免得开口了,带给这一家子希望,出现什么意外情况,让他们又失望的话,那就太残忍了。

    听着萧晨的话,陆母喜极而泣。

    她看着萧晨,扑通一下子跪下了。

    “萧专家,求求你救救小瑜吧,求求你救救小瑜吧。”

    “阿姨,你这是做什么?”

    萧晨一惊,赶忙去扶陆母。

    可还没等他把陆母扶起来,陆瑜的父亲,也痛哭失声,跪在了地上。

    “萧专家,求求你,救救小瑜,这孩子苦啊!”

    陆父看着萧晨,大声说道。

    “叔叔,你也起来,我会救她的。”

    萧晨看着陆家父母,心中颇为震动。

    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这一跪,母爱似海,父爱如山!

    “爸妈……”

    陆瑜看着父母,眼泪更止不住的流。

    自从她得病以来,父母跟着她操碎了心,跑断了腿,求尽了人!

    她自己都忘记,父母是几次给人跪下,求人救她的命了!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恨自己,恨自己不能让他们享福就算了,还让他们如此!

    “好了,都起来吧,既然萧老弟说能治,那肯定就能治。”

    李胜也上前,扶起了陆父,认真说道。

    “李院长,真的么?”

    相比较萧晨来说,陆瑜的父母显然更相信李胜。

    “嗯,不是我夸口,要是萧老弟都治不了,那这个世界上就没人能治得了!既然他说治得了,那肯定没问题!”

    李胜点点头,说道。

    听着李胜的保证,陆瑜以及她的父母,都很是激动。

    “萧老弟,怎么治疗?你说吧,需要什么,我想办法提供。”

    李胜看向萧晨,问道。

    “九十九根银针。”

    萧晨刚才已经想好了治疗方案,直接对李胜说道。

    “还有呢?”

    李胜记下,问道。

    “没了。”

    萧晨摇摇头。

    “嗯?没了?”

    李胜愣了愣,就需要银针就完事儿了?

    “对啊,没了……哦,准备一下消毒的东西,还得给银针消毒。”

    萧晨想了想,说道。

    “好,我马上让人去准备。”

    李胜说完,快步向外走去。

    “萧专家,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啊!”

    陆瑜的母亲看着萧晨,眼泪滚滚,又要跪下。

    “阿姨,这话等我救了陆瑜以后,再说吧。”

    萧晨摇摇头,扶住了陆瑜的母亲。

    “哎。”

    陆母点点头,看向病床上泪流满面的女儿,一阵心疼。

    “小瑜,不哭了,我相信萧专家一定会治好你的……我的苦命的女儿。”

    “嗯嗯,妈,我不哭了。”

    陆瑜点点头,擦了擦眼泪。

    “妈,等我好了,我就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旅行,好么?”

    “好好好,妈等着。”

    陆母点头。

    差不多三四分钟,李胜从外面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个托盘。

    “给,这是银针,有几百根,你随便用……这是消毒的酒精棉,酒精灯……”

    “好。”

    萧晨点点头,打开银针,从里面数了九十九根银针。

    随后,他又拿出九炎玄针,放在了旁边。

    “这是……”

    李胜看着九炎玄针,有些惊讶。

    “呵呵,我自己的针,一共需要一百零八根。”

    萧晨笑了笑,说道。

    “哦哦,怎么是红色的?”

    李胜打量着,问道。

    “嗯,材质的原因。”

    萧晨说着话,开始为九十九根银针消毒,然后摆在了旁边。

    “萧老弟,还需要我做什么?”

    李胜问道。

    “不用了,等会儿我单独为陆瑜治疗,你们都出去……李哥,你守在门口,别让任何人进来,知道么?”

    萧晨看着李胜,说道。

    “嗯?哦哦,好啊。”

    李胜点点头。

    “叔叔,阿姨,如果等会儿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也要忍住,不要进来。”

    萧晨又看向陆瑜的父母,说道。

    “我们也要出去么?”

    陆母犹豫一下,问道。

    “嗯,得出去。”

    萧晨点点头。

    “我治疗的时候,不能有人在场,更不能被打扰分神,要不然就治不好了。”

    “哦哦,那我们出去。”

    陆母一听,赶忙说道。

    等萧晨做完准备后,李胜就带着陆家父母出去了。

    “小瑜,别害怕,妈就在外面。”

    陆母看着女儿,说道。

    “嗯嗯,我不怕。”

    陆瑜点点头。

    “李哥,别让人进来。”

    萧晨又对李胜说了一句后,关上了病房的门。

    “萧医生,我需要怎么配合你?”

    陆瑜看着萧晨,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问道。

    “呵呵,别听李院长胡扯,我可不是什么海归精英,也不是顶级专家,所以你不用叫我萧医生,喊我‘晨哥’就行了。”

    萧晨笑了笑,说道。

    “不是海归精英?不是顶级专家?那你是……”

    陆瑜呆了呆,问道。

    “呵呵,自学成才的。”

    萧晨咧咧嘴,捻起一根九炎玄针。

    “好了,不讨论这个了,我们准备开始吧。”

    “啊?哦哦。”

    陆瑜点点头,她觉得到了如今,甭管萧晨是啥,也都得试试了!

    “萧……晨哥,我需要怎么配合你?”

    “把衣服脱了。”

    萧晨看着陆瑜,说道。

    “啊?”

    听到萧晨的话,陆瑜瞪大眼睛,脱衣服?

    “嗯,脱衣服。”

    萧晨点点头,随即注意到她的反应。

    “额,我要给你针灸,不脱衣服的话,没法下针……陆瑜,你放心,这点人品我还是有的,绝对不会对你怎么着,更不会占你便宜,不该看的,我保证不看。”

    “……”

    陆瑜俏脸一红,这话还不如不说呢。

    “陆瑜,你就把我当成医生……不,我本来就是医生,在医生眼里,病人是不分男女老少的,知道么?”

    萧晨认真说道。

    “嗯。”

    陆瑜想了想,点点头。

    只要能活着,脱了衣服治病,也不算什么。

    以前,也不是没有过。

    不过,不是孤男寡女罢了!

    “晨哥,你……你能先转过去么?”

    陆瑜犹豫一下,说道。

    “好。”

    萧晨点点头,转了过去。

    很快,他就听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

    差不多有两三分钟,身后又传来陆瑜的声音。

    “好了。”

    “嗯。”

    萧晨转过来,就见陆瑜已经用薄被盖住了自己的身体,脱下来的衣服,放在了旁边。

    “那我开始了。”

    “嗯,开始吧。”

    陆瑜深吸一口气,不敢去看萧晨,闭上了眼睛。

    她的脸蛋儿,红扑扑的,带着几抹娇羞。

    萧晨倒是没什么杂念,掀开薄被后,目光一扫,用酒精棉消毒后,飞快下针。

    陆瑜的身子,微微一颤,有些温热的酥/麻的感觉传出。

    “一会可能会疼,忍着。”

    萧晨说了一句后,九根九炎玄针全都落下,锁住了九大生死穴位!

    紧接着,他又拿起九十九根银针,不断刺入穴位中。

    “啊……”

    忽然,陆瑜身子猛地一颤,忍不住发出痛叫声。

    “忍着。”

    萧晨对陆瑜说了一句,继续施针。

    “唔……”

    陆瑜紧咬着牙关,不想让自己叫出来,免得萧晨分心。

    可那种疼痛,比平时的痛苦,更甚。

    哪怕是经常忍受病痛的她,也受不住。

    “啊!”

    陆瑜再次忍不住发出痛叫。

    病房外,陆母听到女儿痛苦的叫声,不由得一惊,就要冲进病房。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