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8章 岳家老大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现在马上放下武器,出来投降!”

    随着大批武警进入后,这样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出。

    听到这个声音,岳波和岳虎先是一怔,随即狂喜,是老大/大哥带人来了么?

    萧晨看看他们的反应,若有所思,看来岳家*三兄弟的老大,也出现了。

    再想到那个男人说,镇上不行,就去县里的话,他就不打算放过这个‘县长’了。

    身为一县之长,不造福一方百姓就算了,竟然还跟这种魔宗邪派勾结,为他们提供童男童女,罪该万死!

    “呵,你以为你儿子能救了你么?做梦。”

    萧晨看着满脸喜色的岳波,露出了冷冷的笑容。

    “这,这件事情到此结束,如何?我知道你厉害,可就算你厉害,也不可能是大批武警的对手……只要你放过我们,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

    岳波稍微镇定几分,跟萧晨谈起了条件。

    “你以为,你儿子是县长,能调来大批武警,就可以了?”

    萧晨冷笑更浓,捏着岳波的脖子,缓缓收紧。

    “我先杀了你,再灭了你两个儿子!”

    “不,不……不要杀我……”

    岳波感受到脖子处勒紧的窒息感,吓得颤抖,重新哀求起来。

    “你杀了我,我大儿子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你在威胁我,是么?”

    萧晨看着岳波,想了想,又松开手了。

    “咳咳……”

    岳波大声咳嗽,心里却一松,看来他还是很忌惮啊。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怕了外面的武警,所以才不敢杀你?呵呵,你想多了,我是想让你亲眼看看,我是怎么让你那个县长儿子,从他所在的位子上,滚下来的!”

    萧晨冷笑一声,说道。

    听到萧晨的话,岳波一惊,什么意思?

    “里面的人听着,放了人质,放下武器,出来投降!”

    外面,又传来了喊声。

    “晨哥……”

    解益玲透过窗户,看着外面大批武警以及他们手中黑洞洞的枪口,有些害怕。

    而解坤更是不堪,早就吓得瘫软在沙发上了。

    “去那边站着。”

    一道红外瞄准星闪过后,萧晨微皱眉头,竟然还安排了狙击手?

    他四下看看,指着一个角落,对解益玲说道。

    那里,是死角,*无法狙击。

    “啊?哦哦,好。”

    解益玲一怔,不过还是乖巧听话,去死角站着了。

    外面,一辆奥迪a6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下来一个国字脸的男人。

    “岳县长,您来了。”

    中年警察老孙,见到男人,快步上前,恭敬打招呼。

    “嗯。”

    男人沉着脸,点点头。

    “老孙,现在是什么情况?”

    “岳县长,那个家伙把您父亲以及您二弟都给抓进去了……他先是杀了您二弟的师叔,刚才又杀了您二弟的师哥,把尸体从里面扔了出来。”

    中年警察想到刚才尸体突然砸出来的一幕,就忍不住一哆嗦。

    听到中年警察的话,男人皱起眉头:“那你和你的人,就眼睁睁看着了?你是干什么吃的!”

    “岳,岳县长,那个家伙太厉害了,我们……我们也没办法啊。”

    中年警察苦笑。

    “哼,不能保护老百姓的生命财产,你还穿着这身衣服干嘛?等过后,我再找你算账的!”

    男人打了个官腔后,向里面走去。

    “岳县长。”

    等他进了院子后,就另有警察过来汇报了。

    “张队长,怎么样?”

    男人点点头,问道。

    “歹徒心理素质很好,我们刚才喊话两次了,他都没什么动静……”

    张队长汇报道。

    “那不能强行冲进去,制服歹徒么?”

    男人皱眉,问道。

    “岳县长,歹徒手上有人质,我们不敢贸然冲进去……尤其是,他手上的人质,还是您的父亲。“

    张队长说到这,偷偷瞄了男人一眼。

    “哼!”

    男人冷哼一声,心中尽是怒火。

    今天的事情,让他完全没有想到。

    也不知道从哪蹦出这么个人来,把事情闹得这么大。

    甚至,他连副市长都没接待好,就匆匆安排武警什么的,赶了回来。

    “岳县长,您放心,我已经安排了狙击手,只要机会合适,我会下令狙击,一定会保证您父亲的安全。”

    张队长见男人阴沉着脸,忙道。

    “最好如此,要是我父亲怎么着了,你扒了这身皮,自己滚蛋。”

    男人冷冷说道。

    “……”

    张队长脸皮抖动几下,没敢再多说什么。

    “还站在这里干嘛,还不快想办法救人!”

    男人说着,抬头看看半空中盘旋的直升机,皱了皱眉头。

    “里面那个是*,该怎么做,你清楚么?”

    听到这话,张队长先是一怔,随即点头。

    “岳县长,我知道了。”

    “嗯。”

    男人点头,看向客厅。

    他透过窗户,隐隐能看到自己的父亲和二弟。

    可是,他却有些束手无策。

    这种感觉,让平时执掌一县大权,平时说一不二的他来说,很是不爽!

    他喜欢那种,把所有事情,都牢牢掌控在手中的感觉!

    “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放开人质,放下武器,出来投降!”

    又有人通过扩音器,大声喊道。

    本来,他们也没指望里面有什么回应,刚才喊了两遍了,都没什么动静。

    可没想到,这次刚喊完,只听‘砰’的一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被人从里面扔了出来,重重砸在地上。

    “老二!”

    男人看着地上的东西,不由得一惊,下意识就要上前。

    可还没等他上前,就见一个年轻人,捏着他父亲的脖子,从里面出来了。

    “爸!”

    男人一愣,随即喊道。

    “阿龙,救我啊!”

    岳波看着大儿子,大声喊道。

    “爸,您放心,我一定救您!”

    男人忙点头,然后怒目瞪着萧晨。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放开我爸,要不然,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你在威胁我?”

    萧晨打量男人几眼,挑了挑眉头。

    “没错!”

    男人咬牙。

    咔嚓!

    萧晨抓起岳波的一条胳膊,猛地一用力,清脆的骨断声传出。

    “啊!”

    岳波发出凄厉的惨叫,他的胳膊,被萧晨给硬生生扭断了。

    “爸!”

    男人看得瞪大眼睛,气得身子颤抖。

    “王八蛋,我不会放过你的!”

    “还威胁我?呵,很好。”

    萧晨说着,又同样手法,把岳波另一条胳膊,也给扭断了。

    “啊……”

    岳波疼得直翻白眼,恨不得晕死过去。

    “你……”

    男人怒目瞪着萧晨,可到了嘴边的威胁,却怎么也不敢说出口了。

    “来,继续威胁啊,还有两条腿呢。”

    萧晨淡淡地说道。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男人咬咬牙,问道。

    “我想做什么?呵,我今天就想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萧晨看着男人,冷笑一声。

    听到萧晨的话,男人一怔,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你们父子为恶多年,鱼肉乡里的,既然让我遇上了,那你们的报应,就算到了。”

    萧晨点上一支烟,冷眼扫过院墙上的狙击手。

    “最好,让狙击手撤了,要不然……他打爆的,可能是你老子的脑袋。”

    “……”

    男人瞪着萧晨,没有说话。

    “阿龙……救我啊……疼!”

    岳波惨叫着,他心里后悔死,来找萧晨的麻烦了。

    “爸……你放开我爸,我让你活着离开!”

    男人想了想,咬牙道。

    “呵,看来你还是没看清楚眼前的情况,不是你让我活着离开,而是……我不打算让你们父子活着了。”

    萧晨冷笑。

    “你以为你当个县长就很牛逼?还有你老子当个镇长,就是土皇帝了?可以在这里一手遮天?现在,我就把他手给剁了,看还怎么遮天!”

    “……”

    男人死死盯着萧晨,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别冲动,放开人质……”

    张队长偷偷打出两个手势后,对萧晨开口,想要转移他的注意力。

    而与此同时,狙击手的手指,缓缓扣住了扳机,然后瞄准……准备击杀。

    “看来,你们还真想让这家伙死啊,那可以试试看。”

    萧晨哪能不注意到这些,冷笑着,把岳波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

    张队长皱眉,也有些头疼了,这个歹徒,实在是太难缠了!

    无论心理素质,还是他的行为,都不可能是普通人!

    “说,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了我父亲!”

    男人深吸一口气,冷声问道。

    “你自杀,我就放了他,怎么样?”

    萧晨看着他,玩味儿问道。

    “你……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父亲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把这里平了,让你也死!”

    男人再也压抑不住心中怒气,怒吼一声。

    “我知道你是古武修炼者,可就算古武修炼者,又怎样!我不信,你能躲得过几十把枪!”

    “是什么给你的底气,让你这么说?”

    萧晨嘲弄之色更浓。

    “是你的职位么?好,我现在……就打掉你的底气,让你从天堂,跌入地狱!”

    听到萧晨的话,男人一怔,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