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0章 耿直的girl
    实验室里,一身无菌服的花漪萱,正在做着调配实验。

    她的神情很专注,把手里滴管里的液体,一点点滴在了玻璃片上。

    最后,她把玻璃片拿起来,放进了先进的实验仪器中。

    这个仪器是新购的,因为论文的关系,如今实验室并不缺钱。

    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出资,不过全都被花漪萱给拒绝了。

    她心里清楚,一旦拿了他们的钱,那就不会是纯粹的实验了。

    在某些时候,也不能拒绝一些事情。

    不过,市里的拨款,还是可以收下的,算是实验经费。

    另外,校方也拿出一部分钱,投入到了实验室,鼓励他们继续研究。

    因为这次cvk酶的发现,让校方也名声大噪,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如果再有新的进展,那校方自然也会更出名。

    这些,都是校方领导乐于见到的。

    “怎么样?”

    冯梅从外面进来了,看着专注的花漪萱,问道。

    “正在进行分析,这国外购买的设备,就是比我们以前用的更先进。”

    花漪萱抬起头来,晃了晃有些僵硬的脖子。

    “呵呵,这些设备也是砸入很多资金才研发出来的相对来说,我们国内还是缺乏研发的土壤,所有的资本家都盯着眼前的利益,对于那种长久看不到收益的事情,很少有人去做。”

    冯梅笑了笑,这次的事情,也是让她颇为感慨。

    “嗯。”

    花漪萱看看冯梅,点点头。

    她心里,还是颇为感激冯梅的。

    因为这些日子以来,冯梅一直站在她这边,支持她去进行纯粹些的实验,不被外物所干扰。

    甚至,尽可能为她挡一些她不喜欢接触的人。

    “好了,这个分析结束后,今天就差不多了,罗马不是一天就能建成的今晚,不是还有活动嘛。”

    冯梅上前看看,对花漪萱说道。

    “嗯,其他人呢?”

    花漪萱点点头,问道。

    “都已经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情,你尽快些。”

    冯梅说着,拿过旁边的记录本,在上面写了今日总结。

    “好。”

    花漪萱点头,不再说话,专心忙碌起来。

    等冯梅写完后,就离开了实验室。

    “漪萱,你还没忙完啊?需要多久啊?”

    过了没大一会儿,姚海进来了。

    “快了。”

    花漪萱没有抬头,盯着屏幕上的数据。

    姚海见花漪萱对自己爱搭不理的,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阴冷之色。

    不过想到什么后,他又重新露出笑容。

    “漪萱,那你先忙,不急,我先出去了,不打扰你了。”

    “嗯。”

    花漪萱还是没抬头,不怎么想搭理姚海。

    姚海看看花漪萱,转身出去了。

    随着他转身,脸上的笑容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疯狂之色。

    “花漪萱,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姚海攥了攥拳头,迈开大步,离开了。

    “cvk酶,活性减弱,看来还是有影响还是要多做临床才行,才能够发现更多的影响性。”

    花漪萱沉浸在cvk酶的分析中,丝毫没有意识到,一场危险正在慢慢逼近。

    差不多又过了十几分钟后,她才舒出一口气,今天的分析,终于结束了。

    随后,她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然后把分析报告打印出来,关掉仪器设备,出了实验室。

    也就是她刚走,一道人影,晃进实验室。

    他在实验室里转了一圈,然后拿出手机,对着花漪萱打印出来的分析报告,连续拍了几张照片后,才转身离开了。

    外面,休息区域。

    “漪萱,你忙完了啊?”

    有人看到花漪萱出来,笑着问道。

    “嗯,刚忙完,小李,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么?”

    花漪萱点点头,问道。

    “准备好了。”

    被称为‘小李’的人,点了点头。

    “好,那你明天跟我去二院,我有几个病人,刚好做一下临床。”

    花漪萱对他说道。

    “好。”

    “是不是可以走了?”

    “嗯嗯,可以了。”

    “哎,姚海呢?”

    “不知道,好像去卫生间了吧?”

    “那就等一下吧。”

    “嗯。”

    差不多三四分钟左右,姚海出现了。

    “海哥,你干嘛去了,就等你。”

    “哎呀,肚子有点疼,现在好了,我们走吧。”

    姚海笑了笑。

    “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现在走吧。”

    “嗯嗯。”

    随后,一行人离开了实验室。

    “漪萱,坐我的车吧。”

    下了楼,姚海对花漪萱说道。

    “不了,我坐老师的车。”

    花漪萱摇摇头,向着冯梅的车走去。

    姚海见花漪萱这么不给面子,脸上笑容微微一僵。

    “呵呵,姚海,就让漪萱坐我的车吧,我刚好有点事情跟她聊。”

    冯梅注意到姚海的表情,打了个圆场。

    “呵呵,好。”

    姚海笑了笑,点点头,上了车。

    冯梅也上了车,看看副驾驶上的花漪萱:“漪萱,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

    花漪萱有些奇怪。

    “你和姚海啊,怎么事?”

    冯梅发动起车,问道。

    “没怎么事,不想搭理他。”

    花漪萱稍微落下点车窗,系上了安全带。

    “姚海喜欢你这事儿,我们都知道,你不喜欢他,最好还是跟他说清楚。”

    冯梅想了想,说道。

    “作为过来人,不希望你在这上面受伤害。”

    “我已经跟他说了好多次,我不喜欢他,我跟他不可能了可他还是这样,我也没办法,只能不搭理他,躲着他了。”

    花漪萱有些无奈。

    “是么?那倒是挺麻烦的。”

    冯梅点点头。

    “其实姚海还是挺优秀的,年纪轻轻的,是吧?长得也算不差,凭他的资历,出去任何一家医院,也得是主治医生,两年之内就能提上去”

    “他优秀是他的事情,跟我无关,而且我也没觉得他多优秀。”

    花漪萱摇摇头。

    要知道,她爷爷是药岐黄,从小到大,她见多了那些大家族的大少。

    虽然说,有很多是草包,但也有很多优秀的年轻人!

    这些优秀的年轻人,如今已经在各自的领域崭露头角了,甚至执掌百亿级别的公司,也是有的,而且还是靠自己的能力!

    所以,相对来说,在花漪萱眼里,姚海真算不得多优秀。

    更何况跟她心中的某个人比,那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唔,跟萧先生比,是差了一些”

    听到花漪萱的话,冯梅也想到什么,点了点头。

    “是差很多。”

    花漪萱也是个耿直的girl,一本正经地说道。

    “”

    冯梅哭笑不得,这姚海遇到萧晨这个情敌,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她仔细比较一下发现这两人好像还真没什么可比性。

    无论是看脸,还是比才华,萧晨都吊打姚海啊!

    如果换做是她,那她肯定也不会选姚海。

    “漪萱,你喜欢萧先生?”

    冯梅想了想,问道。

    “”

    花漪萱看看冯梅,没有说话。

    “我能看出来,你喜欢萧先生不过,你对他了解多少?像他那样优秀的年轻人,喜欢他的人,应该很多吧?”

    冯梅看着花漪萱,又问道。

    “嗯,应该吧。”

    花漪萱点点头,其实她心里也有数。

    “那你就得想好了,是不是要和别人去竞争如果你想要和他有个结果,那该主动就得主动,不能光等着,知道么?不是有句话嘛,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嘛,而且我也是过来人。”

    冯梅对这个得意女学生,也算是操碎了心。

    “既然喜欢了,那就勇敢些,我看萧先生应该对你也有意思,要不然不会帮那么大的忙,对你也很好其实前几天的庆功宴上,我跟他单独聊了几句。”

    “嗯?聊什么了?”

    花漪萱好奇问道。

    “随便聊了聊,我能看得出来,他很关心你,不希望你受到任何伤害”

    冯梅笑了笑。

    “所以,你自己好好想想,该怎么去面对他至于姚海这,等找个时候,我跟他聊聊吧。”

    “跟姚海有什么好聊的。”

    花漪萱微皱眉头。

    “爱和恨就差一线,有些人很容易由爱生恨,甚至钻了牛角尖,有些别的想法”

    冯梅认真道。

    “对了,今晚你邀请萧先生了么?”

    “他今晚好像没时间。”

    “嗯,他不来也好,来了,估计也会跟姚海再起冲突。”

    “”

    花漪萱没说话,她在考虑,是不是该找个理由,让姚海退出实验室了。

    不光是因为感情问题,还因为她知道,姚海一直背着他们,在做一些小动作。

    这些小动作,让她很讨厌。

    龙门客栈里,萧晨陪龙老喝着酒。

    刘掌柜、大胖二胖他们都在,全都作陪着。

    “晨哥,来,我敬你一杯。”

    大胖他们端起酒杯,对萧晨说道。

    “呵呵,怎么,又要跟我拼酒?忘了我的酒量了?”

    萧晨看着他们,笑着说道。

    “当然没忘了,只是满怀敬意的敬你一杯酒而已。”

    大胖他们都摇摇头。

    “呵呵,那来吧。”

    萧晨轻笑,与他们碰了碰杯子。

    “萧晨,你前一阵去巴南,跟巴地龙皇的人,有过接触,是吧?”

    等喝完了酒,龙老忽然问道。

    第三更,加一更!

    小舞微信公众号寂寞的舞者五百关注加更活动还再继续,大家没关注的,多多关注每天都有推送,还可以加更

    另外,小舞说句最贴心的话,如果你们只看小舞这一本,那就不用包月,不合适,充值了订阅就可以了,看多少,花多少钱!

    包月,只能看免费看那些包月,精选是看不了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