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4章 被截胡了
    “萧晨?!”

    懵逼之后,姚海惊叫出声,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萧晨怎么出现在这!

    “吆,这不是姚先生么?你好啊。”

    萧晨随便打了个招呼,走上前来。

    “萧晨……”

    花漪萱捂着太阳穴,那种眩晕感更强了……燥热感,也更强了。

    “嗯?”

    听到花漪萱声音有异,萧晨微皱眉头。

    “喝多了?怎么喝这么多?”

    “嗯,喝得有点急了,我没事儿,我们走吧。”

    花漪萱强自压下某种**,摇摇头。

    “好。”

    萧晨也没多想,扶着花漪萱,向汽车走去。

    啪!

    等萧晨把花漪萱扶上了车,关上车门,姚海才惊醒过来。

    他瞪大眼睛,花漪萱怎么上了萧晨的车了?

    “不,漪萱,你怎么能坐他的车,快下来……”

    姚海说着话,冲上前去,就要把花漪萱给拉下来。

    萧晨看着姚海的动作,微皱眉头,麻痹的,这家伙还真以为自己多抗揍?

    他身形一晃,拦住了姚海:“姚先生,你想干嘛?”

    “她……你……”

    姚海见萧晨挡住自己,不由得一惊。

    “刚才我已经和漪萱说好了,我送她回去的!”

    “说好了?呵,现在她上了我的车,就不劳烦姚先生了。”

    萧晨看着姚海,冷笑一声。

    “你……你让开,让她下车!”

    姚海有点急了,花漪萱的药效已经发作了,要是让萧晨把她给载走,那……不用想,都知道会发生什么啊!

    想到自己策划了好几天,忙活了一晚上,最后却被萧晨摘了桃子,姚海这心里别提多蛋疼了。

    “该干嘛干嘛去。”

    萧晨懒得搭理姚海了,花漪萱都喝多了,这家伙非得要送她回家,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你……你放开花漪萱!”

    姚海看萧晨要上车,真急了,一把向他衣领揪去。

    “滚!”

    萧晨见这家伙还敢跟自己动手,当即也不客气,一脚踹了过去。

    砰!

    沉闷的响声传出,姚海惨叫一声,被他给踹飞了出去,重重摔在了旁边的绿植上。

    “哎呦!”

    姚海捂着肚子痛叫,一时半会爬不起来了。

    “傻逼!”

    萧晨冷冷吐出两个字,转身上车,发动起来。

    “漪萱,你感觉怎么样?”

    “还……还好,走,我要回家。”

    花漪萱白皙的脸蛋儿上,已经香汗淋漓了。

    她双手死死攥在一起,控制着不让自己去撕扯自己的衣服,可她觉得,她应该控制不了多久了。

    “嗯。”

    萧晨还是以为她喝多了,毕竟他们实验室里的庆功宴,又能怎么着。

    再加上车里黑乎乎的,他也没注意到花漪萱脸上的汗水。

    “怎么喝这么多酒,他们灌你酒了?”

    萧晨说着话,踩下油门,缓缓驶离了。

    “不,你不能带走花漪萱,不能……”

    姚海见汽车走了,忍着疼爬起来,大声喊道。

    可萧晨又怎么可能搭理他,一脚油门,汽车很快就消失在了姚海的视线中。

    “不……不……萧晨,你个该死的王八蛋!”

    姚海看着汽车消失的方向,身子颤抖着,最后怒吼出声。

    同时,他身子晃了晃,全身的力量,仿佛被抽空了一样,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

    今晚,花漪萱是属于他的啊!

    可现在呢?

    却被萧晨给带走了!

    “王八蛋……王八蛋!”

    姚海怒吼连连,拳头不断砸在地上。

    这一去,能发生什么,他用脚指头想,都能想得到!

    大晚上的,孤男寡女一辆车,女的还被下了药,药效马上就发作了……他怎么都不觉得,萧晨能控制住自己,不去做点什么!

    “该死,萧晨,我要杀了你!”

    想到自己的女神,马上要跟萧晨发生什么,姚海更是无法接受。

    尤其……这一切还是他自己造成的,他更是郁闷得想吐血!

    什么叫辛辛苦苦一顿,给别人做了嫁衣?

    这就是了!

    他紧攥着拳头,很想追上去跟萧晨拼命。

    可他也知道,自己并不是萧晨的对手。

    “那人干嘛的?”

    “不知道,喝多了吧?”

    “不像,刚才才出去,还挺清醒的。”

    门口的保安,远远看着坐在地上的姚海,有些奇怪。

    “要不,我们过去看看?”

    “好。”

    两个保安点点头,上前。

    “先生,您……”

    “滚,都给我滚!”

    姚海怒吼着,眼睛都赤红了。

    “……”

    两个保安皱了皱眉头,也懒得再搭理他,转身走了。

    “萧晨……花漪萱……她是我的……”

    姚海发了一阵子疯后,无力瘫软在地上,声音变得沙哑。

    路上。

    花漪萱的呼吸,越来越浓了,身子也不受控制的扭动着。

    “漪萱,很热么?”

    萧晨注意到了花漪萱的异样,问道。

    “要不,我落下点车窗?”

    “唔……不用……”

    到了此时,花漪萱已经意识到什么了,喝醉酒,不可能是这种情况。

    “嗯?”

    听到花漪萱的哼声,萧晨也终于察觉到异样,打开灯一看,不由得一惊。

    “漪萱,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说着,他把车停在了路边。

    “回……回家。”

    花漪萱用最后的理智,克制着自己,对萧晨说道。

    “这是……”

    萧晨仔细看看花漪萱的反应,瞪大了眼睛,怎么会这样。

    随即,他扣住了花漪萱的手腕。

    很快,他皱起眉头,没错,被下药了!

    可是,她怎么会被下药!

    本来还能稍稍克制的花漪萱,感受着手腕上的温度,再也控制不住了。

    尤其那种雄性的气息,更是让她神迷。

    她一把抱住了萧晨,红唇吻在了他的脸上。

    “漪萱,漪萱,别冲动……”

    萧晨一惊,想要推开花漪萱。

    “不,不要……”

    花漪萱死死抱住萧晨,不松手。

    “该死的,怎么会……是姚海!”

    忽然,萧晨想到什么,心中大怒。

    刚才他就觉得姚海的反应有些奇怪,不过也没多想。

    现在想来,他全明白了。

    药,是姚海给花漪萱下的!

    结果呢?

    那家伙根本没想到,花漪萱跟他约好了,让他过来接她,一起喝杯咖啡。

    所以,就有了刚才那一幕。

    然后,马上就要吃掉的美女,上了他的车,姚海当然急了,还动了手。

    不过,那杂碎的战斗力差了点,被他给一脚就解决了。

    “妈的!”

    萧晨骂了一句,要是早知道这样,刚才他非得废了姚海不可!

    不过,现在也不是考虑怎么收拾姚海,得先把花漪萱搞定。

    “漪萱,你先松开我……”

    萧晨想要分开花漪萱的手,可花漪萱却抱得很紧。

    偏偏,他又不敢太用力,怕伤到了花漪萱。

    “萧晨……我……想……要……”

    花漪萱呢喃着,一边疯狂亲吻着萧晨,一边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要什么要,大马路上呢!”

    萧晨嘟囔一声,拿出九炎玄针,飞快刺在了花漪萱的穴位上。

    花漪萱身子微微一颤后,晕了过去。

    “呼……”

    萧晨见花漪萱晕了过去,不由得松口气,可算消停会儿了。

    不过,这也不是长久之计,用不了多久,她就会重新清醒。

    “该怎么办呢?算了,先去她家,然后再解除药性吧。”

    萧晨想了想,有了决定,把她扶正了,重新系好安全带。

    随后,他发动起车,疾驰而去。

    “姚海……马勒戈壁的,敢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明天老子就去给你把第三条腿废了去!”

    萧晨骂了一句后,神色稍微古怪了些。

    他想到了姚海,估计这孙子得郁闷吐血了吧?

    下了药,马上就能吃掉花漪萱了,结果被他截胡了……

    一路上,萧晨把车开得飞快,十几分钟左右,就到了楼下。

    他把车停下后,下车,打开副驾驶的门,弯腰抱起昏迷着的花漪萱,走进单元门。

    此时的花漪萱,浑身滚烫,脸蛋儿更是烧的发红。

    “妈的,还是烈性药……”

    萧晨的手,扣在花漪萱的手腕上,皱了皱眉头。

    乘电梯上楼,他从花漪萱的包包里,拿出了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随着进门,一股淡淡的香味儿,弥漫而来。

    萧晨随手打开灯,把花漪萱放在了沙发上。

    “唔……”

    花漪萱似乎有了反应,红唇微张,身子扭动一下。

    “快醒了。”

    萧晨看看花漪萱,起身去关上了入户门,然后回来了。

    花漪萱的反应,更大了,无意识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只有本能的燥热感。

    “别扯了……”

    萧晨看得有些口干舌燥,再加上他今晚也喝了不少酒,不由得有了些感觉。

    不过,趁人之危的事情,他还是做不出来的。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某些冲动,拿出九炎玄针,上前准备为她解除药性。

    可还没等他怎么着,花漪萱就醒了过来,一下子扑在了他的身上。

    “漪萱,你……你先松开我……我给你针灸,解除药性。”

    萧晨被花漪萱扑倒,九炎玄针也掉在了地上。

    “萧晨……我……想……要……”

    花漪萱的双手,用力撕扯着萧晨的衣服。

    “我特么也想要,可不能要啊。”

    萧晨无奈,想要把花漪萱推开。

    可花漪萱却像是八爪鱼一样,死死缠住了他,根本不松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