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5章 你是男人么
    “漪萱,别闹,你先松开我……”

    随着两人身体的亲密接触,萧晨也很不淡定了。

    要是放在平时,花漪萱清醒的时候,他巴不得跟极美女发生点什么呢。

    可是现在,在药效之下,她的意识根本不清醒。

    要是跟她发生了什么,等她清醒过来后,那他该怎么面对她?

    到时候,花漪萱又会不会怪他,甚至恨他?

    尤其是……他和药老还是忘年之交,以后怎么面对药老?

    总不能下次见到药老说,我趁着你孙女神志不清的时候,把她给睡了吧?

    那样的话,那老头子能跟他拼命!

    “不……”

    花漪萱嘴里呢喃着,用力撕扯着萧晨身上的衣服,同时她身上的衣服,也被掀了起来。

    在药效之下,她的身体温度很高,跟萧晨的亲密接触,刺激性更大。

    萧晨觉得,他快要忍不住了,太特么遭罪了!

    甚至,他都在想,这绝对是世界上最残酷的刑罚之一!

    要是有朝一日,他被敌人给俘虏了,不用别的,给他安排几个极美女,然后还不让他吃,那绝对得‘怂’。

    “漪萱,你清醒些,先松开我……我给你针灸,然后把毒排出来就好了。”

    萧晨抓着花漪萱的胳膊,对她说道。

    花漪萱根本不听这个,死死抱住萧晨,亲吻着他的脸。

    “卧槽……”

    萧晨都想骂娘了,这药效怎么这么霸道!

    “妈的,看来不用点强制手段,都不行了……你再这么下去,我可就禽兽了!”

    等他说完后,他一把扣住了花漪萱的手腕,稍微一用力,只见后者身子一颤,浑身有些乏力了。

    “呼……”

    萧晨见她动作变小了,稍微松口气。

    “那你……是要禽兽不如么?”

    忽然,本来闭着眼睛的花漪萱,睁开眼睛,断续着哼道。

    “啊?”

    听到花漪萱的话,萧晨呆了呆,禽兽不如?

    “萧……萧晨,你是男人么?”

    花漪萱似乎豁出去了,看着萧晨,娇喘着问道。

    “……”

    萧晨又一呆,是男人么?

    下一秒,他就火大了,卧槽,竟然敢这么质疑他?

    他一直都是,可以说他没钱,可以说他没钱,甚至可以说他不帅,但不能说他不是男人啊!

    这是对一个男人的最大侮辱!

    “我……不想针灸,如果……你是男人,就……用男人的方法!”

    花漪萱强忍着心中的冲动和羞涩,用最后的理智,冲着萧晨说道。

    听到这话,萧晨又一呆,是男人,就是用男人的方法?

    他看看花漪萱,陡然惊觉:“你……你还有意……”

    可还没等他说完,花漪萱的红唇,就吻在了他的嘴巴上。

    轰!

    这一吻,就像是一颗火星,落在了干柴上。

    就像是……天雷勾动了地火,瞬间让萧晨燃烧了起来。

    萧晨松开花漪萱的双手,抱住她,疯狂亲吻起来。

    刚才花漪萱的反应,足可以证明,她还有一些理智。

    而这,也是她的选择!

    在这种情况下,他哪还能忍得住!

    最主要的是,花漪萱都质疑他是不是男人了,要是再不干点什么,那就真不是男人了!

    所以,萧晨不再迟疑,什么狗屁针灸解毒,他现在要用男人的方法,为花漪萱来解毒!

    他,要做点男人做的事情!

    撕拉!

    衣服开裂的声音,在房间响起。

    很快,花漪萱的衣服,就掉落在了地上。

    “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男人……”

    随着萧晨话落,一声有些痛苦的闷哼声传出,然后……房间中响起了诱人的声音。

    一分钟,两分钟……

    药效之下,花漪萱有些疯狂,哪怕……这是第一次。

    一小时过去了。

    房间中,渐渐安静下来。

    萧晨抱着花漪萱,微微喘息着。

    他的身上,多了几道抓痕。

    这都是刚才在某些云颠之处,花漪萱控制不住自己,在他身上留下来的。

    而经过萧晨的‘治疗’,花漪萱也恢复了正常。

    不过,她一点点力气都没有了,甚至连小拇指动一下,都懒得动了。

    她靠在萧晨的怀里,脸色红润,带着满足之色。

    没错,她刚才没有完全丧失理智,至少……还存留着十分之一的意识。

    不过,她刻意抹除了这十分之一的意识,随着药效而疯狂。

    要不然,放在平时,她还真没这勇气。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都那样了,萧晨竟然还忍得住,想着什么给她用针灸解毒!

    她知道萧晨为什么会这么做,心里颇为感动的同时,更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

    这也更让她决定,把自己交给这个男人!

    所以,她强忍着羞涩,说了‘禽兽不如’以及‘你是男人么’这样的话。

    然后……然后就发生了她想发生的。

    “咳,漪萱,现在知道我是男人了吧?”

    萧晨觉得气氛稍微有些尴尬,干咳一声,没话找话的问道。

    “嗯。”

    听到萧晨的话,花漪萱俏脸更红,轻轻应了一声。

    “呵呵。”

    萧晨得意的笑了。

    “你笑什么?”

    花漪萱有些奇怪。

    “没,没什么。”

    萧晨摇摇头,哪能把心里想法告诉花漪萱。

    “哦。”

    花漪萱也就没再多问。

    “漪萱,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萧晨感受着怀中的温度,又有些蠢蠢欲动了。

    “刚才治疗好了么?还有没有余毒啊?要不,我再给你治疗一下?”

    听到萧晨的话,花漪萱有些哭笑不得,想干啥就直说,怎么还找这么个理由啊?

    不过,她觉得自己实在扛不住折腾了,浑身跟散架了一样。

    “唔……”

    随着她微微一动,皱起眉头,发出痛苦的声音。

    “怎么了?”

    听到花漪萱的声音,萧晨低头看去。

    “有点……疼。”

    花漪萱缓缓坐起来,刚才激情的时候,没有感觉到,现在有些疼了。

    “额……好吧。”

    萧晨挠挠头,刚才光顾着疯狂了,也没怎么注意。

    尤其……他看到身下盛开的几朵红色梅花,暗怪自己刚才太狂野了,忽略了花漪萱的身体。

    “漪萱,对不起,我……”

    “好了,我又没怪你。”

    花漪萱摇了摇头。

    “等休息几天就没事儿了。”

    “不用几天,我给你治疗一下吧。”

    萧晨也坐起来,瞄了眼,说道。

    花漪萱注意到萧晨的目光,哪怕已经跟他有过亲密的接触了,也羞涩不已,稍微并上了双腿。

    “治疗?怎么治疗?”

    “当然是针灸了,用不了多久,就会好了。”

    萧晨笑着说道。

    “……”

    花漪萱撇撇嘴,还敢提针灸?要是真针灸的话,现在还有你啥事儿!

    萧晨注意到花漪萱的表情,也有点尴尬,差点就禽兽不如啊。

    “那什么,要是我早知道你有想法,我肯定不用银针,直接用大针了。”

    “大针?”

    花漪萱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轻啐了一口,不要脸。

    “嘿嘿,漪萱,来,我给你治疗一下。”

    萧晨也不忍让花漪萱疼好几天,拿起九炎玄针,消了消毒。

    “嗯。”

    花漪萱毕竟是医生,也没再不好意思,让萧晨给针灸了。

    “漪萱,今晚到底怎么回事?”

    怕花漪萱不好意思,萧晨一边给她治疗,一边问道。

    “今晚……”

    想到今晚的事情,花漪萱俏脸生寒。

    她真的没想到,姚海竟然会做出这样下三滥的事情,给她下药!

    “我真的没想到,他会这么做,白白受了高等教育!”

    花漪萱冷声道。

    “呵,当禽兽和受高等教育,又有什么关系?正所谓,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往往心里更肮脏!”

    萧晨笑了笑,说道。

    “我和他认识几年了,真的没想到……”

    花漪萱摇摇头,把晚上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说。

    包括,她跟姚海的对话。

    “呵呵,漪萱,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他啊?”

    听花漪萱说完后,萧晨开了个玩笑。

    “感谢他?”

    花漪萱一愣。

    “对啊,要不是他给你下药,咱俩哪能这样啊?”

    萧晨笑了笑。

    “……”

    花漪萱无语。

    “不过,那小子确实下三滥了点,等我明天就去收拾他,让他为他的所做作为,付出代价。”

    萧晨眼神一冷。

    “你打算怎么做?”

    花漪萱问道。

    “打断他第三条腿,怎么样?”

    萧晨想了想,说道。

    “啊?”

    花漪萱有些无语。

    “这个不好?那就让警察把他抓起来。”

    萧晨又说道。

    “不行,我不希望这件事情被太多人知道。”

    花漪萱摇摇头,虽然没让姚海得逞,但传出去了,对于她的名声也不好听。

    “好吧,那我再想想的……呵呵,你说这家伙,是不是特别郁闷?精心策划着,寻思能把你拿下了,结果呢?被我截胡了。”

    萧晨想到当时姚海的反应,就有些好笑。

    可惜,后来他们走了,没见到姚海更郁闷的样子。

    “你还笑!”

    花漪萱瞪了萧晨一眼。

    “唔,我不笑,都怪他,搞得我这么累……”

    萧晨收起笑容,故意说道。

    “少得了便宜卖乖!”

    花漪萱又瞪了萧晨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嘿嘿。”

    萧晨咧咧嘴,又笑了。

    “这件事情,你别管了,我自己会处理的。”

    花漪萱想了想,说道。

    “行吧,不过你小心些,谁知道这家伙没有得逞,会不会再做什么疯狂的事情。”

    萧晨提醒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