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7章 被捉现形
    “喂?谁啊?”

    萧晨见那边不说话,微皱眉头,又问了一句。

    “”

    那边,除了呼吸声之外,没有别的声音。

    萧晨有点不爽了,这特么谁啊,大早上的打电话不说话,扰人清梦找死啊?

    就在他准备骂人的时候,忽然觉得不对劲,这手机手感不对啊?

    随即,他想到什么,睁开眼睛,看了眼手机,不是自己的!

    紧接着,他目光扫过屏幕上的名字爷爷!

    这谁的手机?

    爷爷,又是谁?

    这两个念头一闪而过,然后萧晨一个激灵,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点朦胧的睡意,也瞬间没了,要多清醒有多清醒!

    这手机不是他的,是花漪萱的!

    既然手机是花漪萱的,那这爷爷除了药岐黄之外,还能有谁!

    萧晨感觉他的小心脏,跳得都比平时快了不少,砰砰砰的。

    “怎么了?”

    花漪萱也被萧晨的动作给惊醒了,坐起来,看着他问道。

    “你爷爷。”

    萧晨苦笑,冲花漪萱做了个口型,指了指手里的手机。

    “”

    看懂萧晨的口型,花漪萱也有点懵逼,爷爷的电话?他怎么这么早,就打电话来了?

    “你是萧晨?”

    还没等这两人缓过神来,那边似乎缓过来了,声音传了过来。

    “啊我药老啊,呵呵,呵呵”

    萧晨本想否认,可是这能否认得了么?

    要是真否认了,估计这老头子能马上从京城杀过来!

    不过,他还真是很尴尬,除了尴尬的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昨晚他和花漪萱还说呢,暂时先瞒着药老,不跟他说。

    结果倒好,这才几个小时,就被捉了个现形!

    虽然不是现场捉的,但大早上的,人家打给孙女的电话,被他接了,该怎么解释?

    正常的朋友关系,能大早上的就在一起么?

    就算在一起,那也不至于接电话吧?

    而且,花漪萱刚才说话的声音,那边应该也都听到了。

    “漪萱呢?”

    药岐黄的声音,似乎没什么波动,根本听不出喜怒来。

    “额,她她在旁边!药老,这事儿啊,是这样的,不像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平时,萧晨还真不怵药岐黄,可昨晚刚把人家孙女给睡了,他这心里还真有点发虚。

    “怎么,你想找什么借口?”

    药岐黄的声音,微微一冷。

    “不不,我没找借口我找什么借口啊,药老,我跟您宣布一件事儿!”

    萧晨心一横,妈的,豁出去了,做都做了,怕个毛线啊!

    “从今天不,从昨晚起,咱俩断绝关系不,咱俩就不是忘年交了啊,老爷子,我这孙女婿啊,您是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反正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

    “”

    听到萧晨的话,花漪萱哭笑不得,心里担心的同时,又有些感动。

    那边的药岐黄,显然也被萧晨这无赖口吻给弄无语了,迟迟没有说什么。

    “那什么,老爷子,您怎么不说话?您别生气,这样,等过几天,我和漪萱去京城看您啊。”

    萧晨见药岐黄不说话,有点担心,可别把这老头儿气出个好歹来。

    虽然他是神医,但医者不自医,真要气出好歹来,可咋办。

    “把电话给漪萱!”

    差不多过了十几秒,药岐黄才缓声说道。

    “老爷子,这事儿不怪漪萱啊,都是我的错,您要骂,就骂我,可别骂她”

    萧晨有点担心,说道。

    “别废话,把电话给她!”

    药岐黄声音一沉。

    “哦哦,我现在就给她。”

    萧晨点点头,按住了手机的话筒,看着花漪萱,小声道。

    “你爷爷要跟你说话。”

    “嗯。”

    花漪萱点头,她刚才也想明白了,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就知道了吧,反正早晚也会知道。

    “你先出去吧,我跟我爷爷聊几句。”

    “唔,好吧。”

    萧晨点点头,把手机递给花漪萱,起身出了房间。

    “喂,爷爷。”

    花漪萱深吸一口气,做好了承受任何暴风雨的准备,开口说道。

    “昨晚你们睡在一起了?”

    药岐黄冷冷的声音,传来。

    “对。”

    花漪萱点点头,看来爷爷挺生气啊。

    “爷爷,您别生气,再气坏了身子。”

    “你们都干嘛了?”

    药岐黄又问道。

    “啊?都干嘛了?”

    花漪萱呆了呆,这话问的,一男一女,还是成年人,睡在一起能干嘛?

    “那小子有没有说,要负责什么的?”

    药岐黄也觉得自己问了一句废话,又问道。

    “唔,他说我是他的女人。”

    花漪萱犹豫一下,说道。

    “真的?哈哈哈,漪萱,好样的,厉害啊,还真把那小子给拿下了!”

    药岐黄终于忍不住了,大笑起来。

    “啊?”

    听着爷爷的笑声,花漪萱这边傻了,这反应不太对吧?

    刚才,不还冷冰冰的,一副气愤的样子么?

    现在怎么就这样了?

    好像很高兴?

    “哈哈,好孙女啊,爷爷就知道,你肯定会把这小子给拿下太好了,哈哈哈。”

    药岐黄在那边,还沉浸在自己的兴奋之中。

    “不是,爷爷您没事儿吧?”

    花漪萱有些担心,难道爷爷是受刺激了,精神一下子错乱了?要不然,怎么会这样!

    毕竟,这样的病例,也是有的。

    “哈哈,我当然没事儿了,我能有什么事儿,我就是太高兴了漪萱,不错,我就知道,凭我孙女的才华与美貌,那小子肯定逃不出你的手掌心哈哈,果然啊!”

    药岐黄大笑着。

    “爷爷您不反对我和萧晨在一起了?”

    花漪萱有点缓过来了,惊讶问道。

    “当然不反对了,我以前不还介绍你俩认识嘛,没想到你们早有缘分,早就认识了。”

    药岐黄终于笑够了,收敛了笑声。

    “那那您后来,不是说他花心,说他有好几个女人,让我离他远点,免得受伤么?”

    花漪萱还是有点懵逼,又问道。

    “对啊,不过那又怎么了?我不这么跟你说,你会更觉得他好么?”

    药岐黄笑着说道。

    “啊?您是故意这么说的?”

    花漪萱瞪大眼睛。

    “嗯,从小到大,你这孩子性子就倔,我们不让你做什么,你就偏做什么,而且做得还非常出色萧晨那小子,是有好几个女人,是有点花心,但在爷爷看来,男人嘛,尤其年轻的,像他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没女孩子喜欢呢?看看京城圈子里的这些,太正常不过了。”

    药岐黄有些得意。

    “”

    花漪萱呆了呆,这是亲爷爷么?

    “漪萱,我相信凭你的优秀,肯定可以把他牢牢抓住的像你奶奶,当年不就杀出重围,成为了你奶奶嘛。”

    药岐黄鼓励道。

    “爷爷您三观有问题吧?”

    花漪萱神色古怪,忍不住说了一句。

    “胡说八道,爷爷三观正得很,怎么就有问题了?不跟你扯太多了,漪萱,爷爷很高兴!”

    药岐黄又笑了起来。

    “”

    花漪萱眨眨眼睛,爷爷三观正得很?那是她三观有问题?

    不过,她心里还是松口气,只要爷爷不反对就好。

    要是爷爷反对,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最重要的是,她不希望因为她和萧晨怎样,影响了他们两个人的交情。

    “漪萱,刚才那小子说了,过几天来京城看我我就在京城等你们了啊,到时候你也来。”

    药岐黄笑着说道。

    “您觉得您刚才那么吓唬他,他还敢去么?”

    花漪萱想到什么,神色古怪。

    “那小子的胆子,哪有那么小刚才还跟我耍无赖呢,什么生米煮成熟饭了,这孙女婿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哈哈,不过这话听得我心里,还真是舒坦啊!”

    药岐黄有些得意,能吓唬住萧晨,可太不容易了啊。

    “对了,你不准跟那小子说啊,你就说,我把你臭骂了一顿到时候,等来京城了,我还要吓唬一下这小子。”

    “额”

    花漪萱哭笑不得,爷爷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

    不过,她在爷爷的再三要求下,还是答应了保守‘秘密’。

    “先挂了,呵呵,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亲热了本来我对你的安全还有点不放心,现在完全放心了!有那小子在,没人能动得了你!哈哈,我今天一定要喝三杯酒,好好庆祝一下!挂了!”

    药岐黄说完,不等孙女再说话,就挂断了电话。

    “喂,爷爷喂?”

    花漪萱呆了呆,这就挂了?

    不过,想到爷爷的话,她又微皱眉头。

    爷爷对自己的安全不放心?

    看来,爷爷也想到了什么啊。

    啪啪。

    敲门声响起,萧晨从外面探了个头。

    “打完了?”

    “嗯,打完了。”

    花漪萱看着萧晨,眼中闪过一抹怪异,真要瞒着他么?

    “你爷爷怎么说的?有没有骂你?”

    萧晨坐在床上,问道。

    “唔,还好吧。”

    花漪萱含糊了一句,不过她对两人京城见面时的画面,也颇为期待。

    嗯,暂时就先瞒着他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